白月光反渣攻略 第3章 第 3 章

小说:白月光反渣攻略 作者:望月晴子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4: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了了,还不出门吗——”

  傅颖蹙眉,抬步走到落地镜前,拉住傅了倾的手,“是不是又觉得身子不舒服了?”

  傅了倾一怔,这才回过神来。

  镜子前的她两眼微肿,面色憔悴的可怕,一副没休息好的模样。

  她沉默片刻,回握住傅颖的手,立即感受到丝丝暖意递进掌心:“妈,我没事儿的,就是有点累。”

  “是不是最近学业太繁重了?”傅颖叹了口气,把她拽到沙发处坐下,“了了,你听妈妈说,千万不要对自己施加太大的压力,知道吗?”

  傅了倾鼻尖微酸:“嗯,我知道的。”

  傅颖抬手提她捋顺额发,口吻带着商量:“要不然今天晚上的芭蕾课,咱们就先请个假吧?”

  芭蕾课……

  “不要!”

  傅了倾下意识驳回,有些激动:“我……我真的没事儿,缺一节课会落下很多很多内容的,根本补不回来。”

  而且,也不能缺。

  她记得,应该是十七岁那年的元旦,市区会在中心剧院举办一场跨年晚会,里面会有舞室重新编排的《胡桃夹子》曲目表演。

  作为舞社里最优秀的学员,傅了倾能成为晚会表演的主舞,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

  可当时峦枭那件事,给她留下了太多的心理阴影,整整一个月里吃不下饭,练不下舞,脸也因此消瘦了一大圈。

  可惜芭蕾从不需要羸弱无神的天鹅。

  所以她落选了,最终与机会失之交臂。

  自从傅了倾坠落神坛以后,舞社里便不断冒出更多新鲜娇嫩的种子,而她,也就这样渐渐消失在时间的洪流中,变成不起眼的沙粒。

  这一次,她必须夺回主舞的位置,不留遗憾。

  “好,都依你。”

  傅颖看女儿这么坚持,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默默支持:“不过,也别太累着自己。”

  傅了倾浅浅勾唇,用微笑带过一切语。

  “哦,对了。”

  傅颖起身,朝二楼望了一眼,扭脸道:“今天峦枭不上早课,正好你也没有出门,等下让司机送你们去学校吧。”

  “……”

  傅了倾怔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见“哐——”地一声响,那扇在二楼紧锁的门,突然在她眼前敞开。

  下一秒,那张熟悉的脸就落入她的视线里。

  少年时代的峦枭,轮廓远没有七年后那般深邃,却也带着一股唯他独有的气息,引人注目。

  刘海四六分,天生是微微卷翘的,有时会打理成背头,有时就这么随意地散下,过眉遮眼。

  就比如今天这样,慵懒,冽厉。

  他身上的校服大敞,随着关门的动作左右起伏摆晃,正露出穿在内里的纯黑线衣,高毛领紧紧吸附住脖颈,衬得肤色格外白皙。

  整整七天,最终还是碰上了。

  傅了倾的眼神下意识躲闪开,飞快过转身去,准备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可惜下一秒,她的手腕便被人死死扣住。

  “了了,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傅颖垂眸,看着眼前神情异样的傅了倾,不由得蹙起眉头:“为什么脸色变得这么难看?”

  “……”

  傅了倾咬唇,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此时,楼上的少年正踏着理石阶梯,一步步朝这儿走来。

  他单手提着书包,眉眼之间浮现倦意与慵懒,在听见这一番对话后,稍稍瞥了瞥不远处的傅了倾。

  却只是瞥了瞥而已,没有过多的举措。

  还好。

  傅了倾紧绷的心弦,略微松垮下来。

  四周沉默。

  峦枭敛眸,稍稍抿唇起唇角,随手从桌上拿起一片面片,而后转身背过大门的方向。

  “早。”

  “……”

  他眼神没瞧着人,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向谁问好。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傅颖见状,赶忙扯扯傅了倾的衣角,口吻稍带责备:“了了,没听到你二哥在给你打招呼吗?”

  鬼才知道他在和谁打招呼。

  傅了倾百般不情愿,但碍于傅颖的面子,还是硬着头皮喊了出来:“……早。”

  峦枭没有再应,只是自顾自掰着手里的面包片,留下满桌碎屑。

  “你这孩子,以前也没这样过,怎么最近变得这么傻里傻气。”

  傅颖说着,抬手抵住傅了倾的额头,仔细探了探温度:“哎呀,摸着好像是有些发热,不会是烧糊涂了吧?”

  “妈,我都说了没事,你就别再杞人忧天了。”傅了倾生怕傅颖把芭蕾课给停了,所以紧紧缠着她的胳膊解释道:“我现在特别好,能听讲,能思考,还能转圈儿。”

  傅了倾说着,差点就要原地转一个圈儿给她看。

  “行,我说不过你。”

  傅颖“噗嗤”一笑,抬手去刮傅了倾的鼻尖,口吻宠溺:“出门前要记得系好围巾,知道吗?”

  “知道啦。”

  傅了倾说着,提起制服包的一角,准备趁此时溜之大吉。

  可惜,事情的发展却总是与心愿相违背的。

  比如说,和峦枭掺和上。

  她才刚迈出一步,就听见身后一道温柔的声音传入耳畔。

  “峦枭。”

  “……”

  紧接着,她看见傅颖脸上带着些讨好,侧过身去看向一旁的峦枭,语气和缓道:“你做事沉稳,傅姨放心,所以……能不能麻烦你把了了送到舞房去啊?我看她今天状态实在不好,怕会出事儿。”

  如遭雷击,傅了倾整个人怔在原地。

  峦枭也愣了片刻,似乎没想到傅颖会主动开口,求他帮忙。

  于是,气氛渐渐凝固。

  这时,傅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请求有些唐突,毕竟峦枭这孩子向来孤僻,不喜欢掺手别人的事。

  她思忖片刻,还是决定委婉地道歉:“不好意思啊,刚刚的事就当……”

  “我知道了,傅姨。”

  “什么?”

  峦枭迅速将目光转向另一侧,面色疏离:“舞室位置在哪儿?”

  他捏着书包的手稍稍用力,骨节泛白,面上却一如既往的淡然自若,好像只是在谈论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傅颖思索片刻后,立即脱口而出:“在敏行街403号。”

  “上课时间。”

  “下午六……”

  “妈!”

  看这两个人快要商量好一切的架势,傅了倾有些心慌,连忙出声阻止:“我可以自己走的,不需要别人送。”

  这句别人,就显得格外微妙。

  果不其然,峦枭的脸色立即阴沉下来,似是不悦。

  傅颖看在眼里,也觉得十分难堪,可眼下若是即刻出声教育傅了倾,会更加做实这种不尊重,反而火上浇油。

  思及此,她准备用劝和的方式解决问题。

  “了了,这不是为了以防万一……”

  “不会有万一的。”

  傅了倾也异常坚定,一字一句反驳她:“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

  这孩子,任性的模样倒是一点没变。

  “哎。”她叹了口气,只能同意:“好吧。”

  傅颖虽说最终同意了,却还是在临出门前偷偷拽住峦枭的胳膊,拜托他要多加照顾傅了倾。

  峦枭虽说没有答应,却也没有拒绝,只是单手拎着书包,自顾自向外走远了。

  **

  傅了倾最终还是没能坐上那辆车。

  她对他下意识的排斥,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种本能,无论何时何地,都能触发雷达。

  只要一想起窒息而死的遭遇,她就心慌到浑身发抖,更不要提能与他心平气和地共处一车了。

  就这样,傅了倾一路步行走到学校,正好赶在第一节课开始前,成功进了校门。

  她是最后一个到的。

  进班的时候座位上坐满了人,大大小小的眼睛“唰”地注视在她的身上,弄得浑身不适。

  曾几何时,她最喜欢这样的目光。

  被万人瞩目,成为唯一的焦点,听他们口中的嫉妒与羡慕。

  那时候,傅了倾的人缘不算太好,永远孤身一人,基本被所有女生圈子排斥在外。

  她骄傲,自尊心强,从不主动结交朋友,于是一来二去,就给人留下了这种生人勿扰的印象。

  其实,有点孤独。

  “……”

  傅了倾沉默地回到座位,不去理会那些打探的目光。

  可越是这样,那些不断投射来的视线,仿佛越发变本加厉起来。

  甚至,她还听到了前排的窃窃私语声。

  “我记得十二班的罗阳,前几天追她来着吧?”

  “可不是么,而且那个罗阳还有女朋友,也不知道是看上她哪儿了,真的好三儿。”

  “你小点儿声,别被她听见了。”

  “怕什么啊,那个罗阳都退学了。”

  “退学了?”

  “保真,好像被人狠狠揍了一顿,整整一周没来上学,然后直接退了。”

  “这么惨?谁打的啊?”

  “苏起,苏阮她哥,认识吗?”

  “我靠,这么刺激?”

  “嘘,小道消息,千万别外传啊。”

  “……”

  傅了倾的太阳穴隐隐作痛。

  罗阳还是退学了。

  原本她以为,只要做出不同于上一世的选择,就能改变当时的结局,然后在新的轨道上重新开始。

  不过好在这一次也并非全无收获,至少揍罗阳的人,由峦枭转变成了苏起。

  而峦枭也没有因为这条项链,再一次夺走她的初吻。

  所以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要看那帮曾经霸凌过她的女生,会不会重新找上门来。

  苏阮。

  傅了倾以前见过她几次,但都没有太深的交集,只是略微知道她在年级混得很开,有许多撑腰的朋友而已。

  当初那一次霸凌,影响了她至少半个学期,“小三儿”的名号一直摘不掉,走到哪儿都有指责的声音。

  再加上峦枭带给她的心理阴影,一前一后双重打压之下,让她慢慢学会了垂头驼背。

  因为没有人想听事实真相。

  他们恨不得傅了倾从云端跌落,从此往后一蹶不振,深深埋葬在淤泥之中,成为残废品。

  她太明白了。

  所以才不能再次沦为笑柄。

  **

  走出校门的时候,夜已经暗了大半。

  傅了倾脖颈上系着一条酒红色围巾,是傅颖亲自挑的,刚好可以抵挡风寒。

  她今天还特意穿了件宽厚的衣服,就是怕路上受凉感冒,耽误到训练的进程。

  街尾岔口的路标旁,傅了倾停下脚步。

  六点,还不算下班高峰期。

  不远处,亮着绿灯的出租车掉头驶来。

  她一手拎着训练服,另一手抬起来拦车。

  “师傅,去敏行路4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