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反渣攻略 第4章 第 4 章

小说:白月光反渣攻略 作者:望月晴子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4: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由于时间紧迫,这次晚会的表演内容,舞室只报备了《胡桃夹子》的第二幕第二场。

  其中包含有一段名为《梅糖仙子之舞》的三分钟独舞,格外瞩目亮眼,堪称经典。

  谁能争取到这个名额,便足以说明,这个人已经拥有一名合格芭蕾伶娜的基本资质了。

  这对傅了倾来说格外重要,所以她势在必得。

  **

  出租车停在舞室的斜前方。

  傅了倾掏钱付款,匆匆忙忙地下车,一路小跑着推开训练室的门后,兀地闻到一阵玫瑰花香。

  她愣了片刻。

  眼前,是一片花海。

  浓郁芬芳的花瓣儿洒满走廊,却丝毫不曾沾染到练舞毯上,紧紧包裹着棕灰色的绒毯,仿佛被人精心设计过一般。

  一眼望去,好像真的走进了梦幻中的糖果王国。

  她不由得惊叹出声。

  正在练功的同学听见了她的声音,放下高抬的手臂,微微侧过身子看向她。

  “你来啦?”

  “……”

  傅了倾点点头,然后抬手指了指满地的玫瑰花瓣,有些震撼:“这些花,全都是你的杰作?”

  “你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不可能是我啊。”

  周伽耸了耸肩,扯嘴说:“依我看……八成是邓老师为了让咱们如临其境,才搞得这么一出。”

  这么一想,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胡桃夹子》是个童话故事,若真是想沉浸在既定的背景设定之中,如临其境是最好的办法。

  只不过,这样未免也太浪费钱了些。

  这一地的玫瑰加起来,往少里说也得有个□□十枝,要是回回上课都来这么一出,舞室不到一年半载就得赔光了学费。

  搞不懂,搞不懂。

  傅了倾抿抿唇,单手拎起袋子,准备去更衣室换上练功服。

  她到的早,进来的时候,整个更衣室静悄悄的,还留有暖气的余温。

  进门的长镜上落了水痕,像是被雾气蒸腾过,抬手一抹就消失无影踪。

  傅了倾坐在离自己最近的木排椅上,抬手解开黑色袋子的拉链。

  这里,装着十六岁傅了倾最喜欢的练功服。

  衣身酒红,半截袖是可透的黑纱,二者相连的缝线上,用黑色亮钻紧紧镶嵌为长竖条纹,穿在身上又欲又美,人群中一眼就能瞧见。

  她将衣服拿出来,大指轻轻摩挲衣料,眼眶霎间微红。

  怎么也忘不掉,第一次穿上这件衣服时的自己。

  “你叫什么名字?”

  “傅了倾。”

  “为什么想进我们舞室?”

  “因为这里,是市区最好的芭蕾培训室。”

  “你喜欢芭蕾?”

  “非常。”

  “很好,那么你觉得,芭蕾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芭蕾对她来说意味着……

  ——底气。

  鞋头踏在舞台上,连接大地,那些萦绕耳畔的掌声与称赞,是她来过世界的最佳证明。

  傅了倾望着镜中的自己,久久。

  **

  “两臂抬高,臀部上提,非常好,就这样保持住。”

  傅了倾两臂成弧形,掌心相对,左腿绷直,右腿呈慢板控势,缓缓由顶端向下移。

  她微微喘着,下颌稍抬,汗珠顺着白皙颈项滑入酒红色的衣衫中,又在下一秒张开双臂固在半空中,蹦脚转了个圈。

  栗色发丝骤然拂过,留下淡淡桃子香。

  轻盈,动作连贯一气呵成,挑不出半点儿瑕疵。

  “非常好,了了。”

  “……”

  “其实你的感觉很对,动作也没什么瑕疵,但就是缺了点灵魂。”

  傅了倾抬手拭去额前汗,专心听老师的指点。

  邓老师走上前去,将傅了倾的腰肢扶住,向后轻轻掰过,“你来说说,你对梅糖仙子的理解是什么样的?”

  美丽、大方、热情……

  但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特点。

  思索片刻,傅了倾抿唇作答:“灵动。”

  邓老师眼前一亮。

  “你很聪明,能发掘出人物身上的特点,但最致命的就是欠缺表现力。”

  换句话说,她没办法赋予自己梅糖仙子的灵魂。

  邓老师笑了笑,用两根食指戳中她的脸颊,向上一推:“归根结底,还是笑得还不够甜,眼神不够灵。”

  傅了倾唇角扯得厉害,面部肌肉也慢慢僵硬。

  “胡桃夹子是童话故事,而我们就是一个一个的造梦者,如果连观众感受不到你的热情和灵动,那他们又凭什么相信你就是梅糖仙子?”

  邓老师笑着把手放下,朝不远处努了努下巴:“其实你可以去看看未艺的表演,虽然她基本功远不如你,但表情管理已经可以算上乘水平,学习学习也好。”

  傅了倾往邓老师所指的方向看去。

  许未艺。

  她记得上一世,就是她最终饰演了梅糖仙子。

  那时候的傅了倾,根本就不把许未艺这号人放在眼里,自诩是芭蕾天才,于是不和任何人交流经验,只一个人练到昏天黑地。

  但是说实话,如果她一直死守在自己的舒适圈里,就永远不会有进步。

  思及此,傅了倾捋平衣褶,抬脚走到许未艺的身边去。

  “……”

  “未艺,不好意思,打扰到你训练了。”

  傅了倾勾唇,俯身看向正在压腿的许未艺,笑着说:“我想来请教一下,梅糖仙子的神态,到底该怎么去把握呀?”

  许未艺愣了一下,连忙停住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向眼前这个漂亮到让人惊叹的少女。

  在酒红色训练服的映衬下,傅了倾的肌肤白嫩如玉,一双眼睛又亮又圆,脸颊也因舞动而泛起红润。

  额前的绒毛细碎,混着汗渍粘黏在两侧,看起来竟有些平日里没有的娇憨。

  她没想到,傅了倾居然会主动找她寻求帮助。

  原本以为……像傅了倾这样厉害的怜娜,根本不稀罕与她这样水平的人共伍。

  许未艺掀起唇角,退步给她让了一个位置,笑着邀请她:“我陪你一起练吧。”

  傅了倾一怔,也挽唇笑了。

  “好。”

  **

  半个小时过去,舞室的空气渐渐升温。

  这次训练的成果还算不错,已经初步解决掉笑容方面的问题。

  傅了倾性子冷,笑容不够有感染力,因此只要比平时再扬起一些弧度,就会立刻好很多。

  可是现在,还有一个板块没有攻破掉半分……

  她跳舞时的眼神。

  许未艺叹了口气,托腮望着陷入沉思的傅了倾,试图另辟蹊径。

  “了了,不如我们就直接情感代入吧。”

  她压低声调,俯在傅了倾的耳边问:“你,有没有谈过恋爱?”

  傅了倾霎间怔忪在原地。

  ——谈过。

  不过上辈子谈过的恋爱,肯定不能算到这辈子里去,更况且像那样的恋爱,还不如直接送她去坐牢来的痛快。

  思及此,傅了倾开口回答:“没有。”

  许未艺有些诧异:“啊?你这么漂亮,都没有人追你吗?”

  追的人倒是挺多的,只不过她都不喜欢罢了。

  傅了倾点头:“没什么眼缘。”

  “……”

  “什么没眼缘?嘀嘀咕咕说什么呢你俩?”

  话音刚落,一个人影就朝这边凑进来,兀地插进许未艺和傅了倾之间的空隙里。

  傅了倾蹙起眉头,回头一看,才发现是周伽。

  她把身子往一边挪了挪,给他多些空间:“你不好好练你的双人舞,来我们这儿凑什么热闹?”

  许未艺也在一旁附和:“就是就是,你这样突然跑过来,很吓人的知不知道?”

  周伽扯了扯领口,顺手递给她们一人一瓶水。

  末了,他佯装生气地咂舌道:“谁让你们私底下说悄悄话,不带我的。”

  傅了倾接过水喝了一口,冷冷瞥他:“怎么,我们和你很熟吗?”

  “哇,傅了倾,你说这种话可就太见外了,咱们怎么说也是一起跳过双人舞的关系,不熟俩字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

  周伽说着,突然低下脑袋,故作神秘道:“不过说起吓人……你们刚刚看到了没有?”

  许未艺打了个寒颤:“看到……什么?”

  “嘘。”

  周伽抬手揽过这两个人的肩,组成一个封闭的小三角后,才小声道:“我给你们说,刚刚我看见窗户外面站着一个男的,还挺他妈帅的,就是咱班后门的那个竖形窗户,不信你们看看去。”

  一个男的?

  傅了倾一脸疑惑,转过头去看。

  “……”

  “啪嗒——”一声,她手中的水瓶骤然落地,直直浇灌了一走廊的玫瑰花瓣,使每一片都娇嫩欲滴。

  周伽也不幸被淋了个透,十分懵逼地扯拽傅了倾的衣袖,可却久久得不到回应。

  他有些急,站起身来准备和傅了倾理论一番:“我说你到底行不行啊傅了倾,连个水都……我靠,你他妈要去哪儿!”

  “回家。”

  傅了倾背影纤瘦,正一步步朝着门外走去。

  说完这句话后,她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稍稍顿了几秒,又转了个身朝着储物柜折回去。

  她站在柜子前,把自己放进去的衣服全部抱出来,只挑出大衣披在身上,其余的都扔进袋子里。

  周伽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傅了倾是真的要回家。

  “你丫抽的哪门子风啊?”他捏着水瓶,努力把嗓音压制到最低:“课还没上完呢,疯啦?”

  傅了倾沉默半晌,蹲下身子把地上掉落的水瓶捡起来,抬手拧紧瓶盖,而后从空中抛给周伽,正扔进他怀里去。

  “没疯,走了。”她随意摆了摆手,头也没回。

  “我操?”

  周伽直接懵了。

  家里有矿吧这是,小一千块钱的课,说不上就不上了?

  紧接着,傅了倾就这样牛逼轰轰地消失在舞室里,并且无人问责。

  “……”

  许未艺沉思片刻,抬手扯了扯周伽的袖子,小声说:“其实我觉得吧……外面那个男的,应该是了了认识的人。”

  “认识的人?”周伽一脸疑惑。

  “对啊,不然她怎么会反应那么大,连水瓶都掉地上了。”

  这么一说,好像颇有道理。

  周伽认同地点头:“那回头我得好好盘问盘问她,到底是上哪儿认识这种帅哥的。”

  许未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