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反渣攻略 第7章 第 7 章

小说:白月光反渣攻略 作者:望月晴子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4: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苏阮果然来了。

  她推门而入的时候,手里正掐着根女士细烟,和上辈子初登场的情景一模一样。

  细长上挑的眉,眼尾轻微吊梢,远远望去水气弥漫,流光粼粼,还在末端画了现下最流行的小野猫眼线,更显魅惑。

  显而易见的,苏阮并不是一个好学生。

  她从不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校服裤子收成细腿,褂子也专门弄了个时髦的白蕾丝边儿,骚里骚气。

  傅了倾在一旁安静洗手,顺便透过镜子悄悄观察她。

  沉默间,清清凉凉的薄荷甜味顺着白雾一道儿升腾,蓦地混搅了视线。

  苏阮一边朝着镜子吐烟圈儿,一边掏出手机,对准镜中的自己“咔嚓,咔嚓”连拍了好几张。

  末了,她好像是不太满意镜子的模糊感,于是掸了掸烟灰,终于将视线转向身边站着的人。

  “同学?”

  苏阮笑容灿烂,把手机递到傅了倾手面前,顺带拍了拍她的肩膀,口吻和缓:“麻烦帮我个忙啦,这个厕所的镜子太脏,拍出来的效果有点儿差。”

  “……”

  傅了倾一噎。

  原本她守在这里,就是为了重现上辈子发生过的事,可眼下苏阮不但没有咄咄逼人,甚至连她是谁都没有认出来。

  难道,不是苏阮撕的海报?

  这么想着,傅了倾抬手便接过苏阮递来的手机。

  反正她现在的处境也不容乐观,还是少和人结梁子的为好。

  “我帮你拍。”她浅浅勾唇,举起手机对准眼前的人,“你稍微往后站一些,这样好对焦。”

  苏阮点点头,按她所说的去做。

  “脸稍往左侧一些,眼神看着地面。”

  傅了倾盯着手机镜头,指挥站在面前“摆弄骚姿”的苏阮。

  “烟其实可以更往前放一点,不然会挡到五官。”

  话音刚落,苏阮手中的细烟便挪移了位置,完美避开她精致的鼻梁。

  “下颌稍微抬高些,那样更显气质。”

  “……”

  这一次,抽烟的模特没动。

  傅了倾以为她没听见,抬高音调重复了一遍:“下颌稍微抬高一些,不然拍不清你的表情。”

  “……”

  依旧沉默。

  只有几缕轻烟缓缓升腾,弥漫周遭。

  眼看着手里那根烟就快要烧到尽头,苏阮才终于从沉默中反应过来——

  不对劲,简直太不对劲了!

  站在她眼前拍照的这个人,这水纹眼,这跟纸片儿一样纤瘦的身材……分明和那天在照片里见到的如出一辙。

  “靠?”

  苏阮把烟扔进水池里碾灭,透过镜子看过去,不真切地叫了一声:“你是……傅了倾?”

  这一声,倒是把傅了倾给喊傻了。

  她举着手机的胳膊颤了几下,抬眼正对上苏阮疑惑的目光。

  “对……我是。”傅了倾硬着头皮承认了。

  “我的天,居然真是你啊?”

  苏阮瞪着眼眨了眨,抬手拽过傅了倾的衣服,让她正对着自己,“你本人跟照片有点不太一样,我看了好半天才认出来呢。”

  那天照片上的傅了倾,整个人眼神处于失焦状态,看着就不喜庆,相比之下还是本人更漂亮些,像个矜贵的冰美人。

  “你本人比照片上好看多了。”苏阮看着她,一本正经地认可这个观点。

  “谢谢。”傅了倾抿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寒暄:“你长得也很好看,和你哥哥有点儿像。”

  “嘁,我哥那个老土狗,哪儿能有我好看?”苏阮重新点了根烟,靠着墙角边抽边说,“不过说起我哥……上次罗阳那个事儿,其实还挺对不起你的。”

  傅了倾顿住,没有说话。

  “我也是后来才听说的嘛,那段时间罗阳他死皮赖脸地追你,结果你压根就没搭理他,还把项链退到我哥手里去了。”

  苏阮越说越气,干脆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朝走廊透风处吐烟圈儿:“那种人渣,居然还想同时泡两个美女,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长的什么狗屎模样,我呸!”

  傅了倾听完后,“噗嗤”一声笑了。

  “没想到你还挺平易近人的,苏阮。”

  这话说的,好像她是个生人勿进的女魔头似的。

  “怎么?”苏阮眯起眼,看着她问:“之前你很怕我啊?”

  “那倒没有。”傅了倾笑着摇头,“不过我原本以为,今天撕海报的人会是你。”

  “海报?”苏阮不解地蹙眉:“什么海报?”

  傅了倾轻叹一口气,把今天上午所发生的事一并讲给苏阮听。

  “……”

  “靠啊,居然把海报全给撕了。”苏阮一边听着,一边踩灭烟头,咂舌道:“也是有点儿狠啊这人。”

  “嗯。”傅了倾故意压低了音调:“比起当年的你,有过之而无不及。”

  “什么?”苏阮没听清,蹙眉问道:“你刚刚说什么鸡?”

  “没什么,你听错了。”傅了倾浅浅挽唇,抬脚往门外走,“马上就要打铃了,一起出去吧。”

  “哦哦。”

  苏阮抬手摆了摆,起身向外走,一边朝后扭脸,对她说道:“对了,我看跟你还挺投缘的,就顺带着你一把,放学你还在这儿等我,我有个办法,能帮你把那个人揪出来。”

  **

  中午十二点,放学时分。

  傅了倾走出班门后,果然在老地方看见了苏阮。

  苏阮正倚在门框上,瞧见她的时候,高高举起手挥了挥,顺便给她介绍了几个新朋友认识。

  新朋友一共两个人。

  其中一个叫黄霄,戴一副黑框眼镜,是上辈子扯她头发的那个;另外一个叫唐小果,留一头内扣卷发,是上辈子泼了她一身水的人。

  总之,都是熟悉的老面孔了。

  一路上,黄霄和唐小果一直夸她没停,先是说她身材好,后又说她长得漂亮,糖衣炮弹接踵而至,弄得傅了倾晕头转向。

  等一行人到达目的地后,她才彻底搞明白,苏阮口中的那个解决办法究竟是什么。

  “查监控?!”

  “……”

  唐小果龇牙咧嘴地叫出声:“阮姐,这样一帧一帧地查起来,就算是累不死,也得累个半死不活啊。”

  “废话那么多干嘛?”苏阮瞪她一眼,攥着手里的长烟打转儿,“要不是你们俩把傅了倾看成小三儿,我哥会去半路上堵人家小姑娘吗?”

  唐小果翻了个白眼:“我看起哥他求之不得呢吧……”

  “你说什么?”

  “得!查查查!我现在就查!”唐小果猛地坐到电脑桌前,一拍鼠标,豪气道:“早读时间是吧!”

  唐小果说着,把显示器内容提取为高三部的监控录像,再将时间轴缩短为早晨630—730之间。

  高三部是晨读开始时间最早的年级,相对来说,被纪检老师发现的概率也较小,只要趁着高一高二没进校前的空档儿犯案,就基本不会被发现。

  果不其然,紧盯着屏幕的黄霄发现了一点儿端倪。

  “你们看这儿,七点十分那个位置,是不是有个男的站在公告栏前面呢?”

  唐小果听闻后,立即放大了静止图像。

  只见电脑桌面上赫然出现一个颀长的人影,虽然画质稍有模糊,却也掩盖不住那一身独特气质。

  “话说这哥们长得有点儿帅啊……”唐小果托腮咂舌,一边招手喊人,“阮姐你快过来看看,没准是你的菜哦。”

  “看你个头啊,没见你阮姐我正忙着丧偶呢?”苏阮懒懒翻了个白眼,抬手揽过傅了倾的右肩,直接把她推到电脑前面,“傅了倾你过去,正好看看是不是认识的人。”

  “……”

  傅了倾闻,将身子凑过去,缓缓将视线落在画面上模糊的身影。

  黑衣,长腿,单手拎包,四六分背头。

  虽然只稍稍露出一点侧颜,甚至连分辨率都在作祟使坏,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峦枭。

  她记得他小时候体弱多病,遇凉便会发热,所以每到冬天时节,就会在里面穿一件高领的毛衣裹住脖颈。

  就像今天这样,羊绒毛领高高立起,紧连尖削的下颌。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的模样确实早已深深刺进她的脑海里,只需要一眼就能辨认出真伪。

  “还是算了吧。”她深吸一口气,抬手拽过唐小果的衣袖,音调极轻:“我不想再追究这件事了,就当它没发生过吧。”

  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答案,傅了倾的心情很沉重。

  她实在不想和峦枭牵扯在一起,尤其还是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有没有搞错啊你?”苏阮在一旁耍手机,听到这句话后差点被气炸,“人都找着了你还当没发生过,怎么,这人你不敢惹啊?”

  傅了倾懒懒敛眸。

  这人,她还真不太想招惹。

  “不是我说,你这也太没出息了吧.?”苏阮凑上去,嘴里嘟囔着:“起来起来,让你阮姐我看看到底他妈的是谁……”

  “我操?”

  苏阮愣在原地,抬手指着画面中的人,久久才反应过来:“这个人是……峦枭?”

  傅了倾点点头。

  “你、你哥?”

  傅了倾再一次点点头。

  苏阮话音刚落,身边这两个人的八卦之心也熊熊燃烧起来。

  唐小果两眼放光:“是那个高三实验班贼帅的峦枭?”

  ——是。

  黄霄满眼桃花:“是那个市区国际象棋赛的一等冠军?”

  ——是。

  “我操?”唐小果吞咽口水,“傅了倾大美女,你哥这么帅,能帮我找他要个签名么?”

  傅了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