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反渣攻略 第8章 第 8 章

小说:白月光反渣攻略 作者:望月晴子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4: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少年时代的峦枭,确实很招人喜欢。

  那个时候,至少在她和峦枭还保持正常关系以前,傅了倾没少替他收拾情书和礼物。

  当然,绝大多数最后都进了她的腰包。

  峦枭喜静,整个人沉稳的出奇,在当时那个燥热疯狂的青春时期,这样的男孩无疑是最具有吸引力的。

  没有人不知道峦枭的名字,无论男女。

  但他却总是孑身一人,性格孤僻,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都很少见他真心实意的笑过。

  就这样,暖阳终是难以融化冰川,随着时间慢慢推移,爱慕者们的热情不再高涨。

  而峦枭也恢复了以往的清净。

  ——他还是一个人。

  一个人上学,一个人看书,一个人下棋。

  直到上高中以后,他的身边才有了个名叫苏起的朋友。

  *

  “不过你姓傅,他姓峦,一般人谁能想到你们俩会是兄妹呢?”唐小果砸了咂舌,一边弯下身子拔掉插头,一边仰脸说道:“你看阮姐和起哥就是家里两个人都姓苏,一点儿也不奇怪。”

  他们是硬凑起来的关系,自然会奇怪。

  傅了倾挽唇笑了笑。

  她比峦枭低一届,平时又和他没什么交流互动,所以在这个学校里,鲜有知道他和她关系的人。

  “我和他之间不算太亲。”

  傅了倾垂眸,起身准备往门外走,“他是我二哥,我们……是重组家庭。”

  话音刚落,四下沉寂片刻。

  唐小果不好意思地搓搓手,快步走到傅了倾的身边去,满脸歉意。

  “抱歉啊,了倾。”

  唐小果口吻诚恳:“我好像问了不该问的东西,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没什么。”傅了倾缓缓摇头:“我十岁就和他住在一起了,其实跟亲人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彼此感情不深而已。”

  这话是真。

  和峦枭刚认识的时候,傅了倾才开始记事没多久。

  那个时候,她对峦枭的印象不算太深。只依稀知道这个新哥哥从小便体弱多病,不能吹风着凉,也从不去院子里和小朋友们一起玩。

  他性子沉闷不爱笑,讲话也超不过几个回合,做起事来一板一眼,并不怎么讨人喜欢。

  就连脾气极好的峦叔叔,也不太待见自己这个最小的儿子。

  久而久之,峦枭就像所有人记忆中的透明人一般,留不下太多痕迹,回想起来总觉得索然无味。

  仿佛从未有过任何交集。

  *

  十二点半,教学楼四周静悄悄的,早就空无一人。

  谈话间,一行人已经走到楼梯的拐角处,还有两层就要走出楼外。

  这时,苏阮突然停下脚步,趁着背风的地方点了根儿烟,缓缓送进嘴里去。

  “对了,我刚刚好像听你说……峦枭是你二哥来着。”她眯起眼,朝外呼出一口白雾,“难不成,你俩上面还有一个?”

  傅了倾愣住,下意识点点头。

  “是。”

  她说着,微微垂下眼睑,抬手握住身侧的扶手,“我上面还有个大哥,差不多大我五岁。”

  “牛逼啊。”苏阮掐着烟,抬手掸了掸灰,“大你五岁的话,今年刚好二十二,而且峦枭长得那么帅,估计你家大哥也差不到哪儿去。”

  傅了倾嘴角扯了扯,没接话。

  见她默不作声,苏阮笑得越发狐媚,几个快步就凑到傅了倾身边去,顺带揽过她的两臂。

  “快说!手机里有照片没?”苏阮笑得没心没肺,“有好男人的话,可得给姐妹分享分享啊。”

  那可是她大哥,又不是什么准备登上菜谱的甲乙丙丁。

  傅了倾沉默半晌,刚想开口回绝苏阮,结果放在衣兜里的手机,却被她给强行夺走了。

  苏阮攥着手机,耀武扬威地举在半空中晃悠。

  “不给我看照片的话,我就自己翻喽!”

  像是威胁,又像是在故意逗她。

  傅了倾突然觉得有点好笑。

  没想到苏阮这人,看上去是个凶巴巴的女流氓,可实际私底下的性格,却幼稚的像个小鬼。

  她没理苏阮,任她自己在一边儿胡闹。

  “……”

  “不是吧,你真不准备给我找啊?”苏阮哼了一声,准备抬手滑开屏幕,“算了,算了,我就只能自己一张张翻咯。”

  苏阮说着,把手机正冲在自己眼前,正准备装装样子,恐吓傅了倾的时候,屏幕却突然亮起。

  还伴随着“嗡嗡嗡嗡”的声响。

  众人一愣,下意识看向锃亮的手机屏幕——

  有人打进来电话了……

  苏阮干笑两声,手忙脚乱地把手机递还给傅了倾。

  “你、你哥来电话了。”

  “……”

  她哥?

  傅了倾的心口豁然一紧,下意识就将手机接过来。

  可是当她垂眸,看向屏幕上闪烁的名字时,那道原本在眼底闪烁的光芒,却蓦地消失无影了。

  就好像有盆刺骨冷水,“唰”地浇灭了才刚冒出头的一缕弱火。

  ——原来不是他。

  傅了倾嘲讽地扯扯嘴角,一边抬脚继续向下走,一边接通了电话。

  *

  “喂?”

  傅了倾压低声音,在呼啸的冷风中,将下半张脸埋进领口里,“怎么了?”

  她说话的口气很不耐烦,像是极不欢迎这通来电一般。

  “……”

  对面的人听着刺耳,便没有回她话,只是传来些不深不浅的呼吸声,仿佛宣泄不满。

  傅了倾本就有些烦躁,此刻更是被他如同恶作剧一般的行为惹恼。

  “峦枭。”她稍稍扬高了些声调,口吻愠怒道:“你实在没必要这么无聊。”

  他们两个之间,没有这种闲情雅致的需要,有话说就直奔主题,没话说就挂掉电话,省得浪费彼此时间,谋杀生命。

  她懒得奉陪,也不愿意迁就。

  沉默之际,就在傅了倾想直接掐断电话的时候,对面突然发出了声音。

  “你现在人在哪儿?”

  闹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一个屁出来。

  傅了倾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直接翻了个白眼,冲着电话开骂:“我现在在哪儿,关你屁事啊?”

  “……”

  “傅了倾,你到底会不会好好和人说话?”峦枭音色沙哑,像是努力在克制愠气。

  “怎么,还真把自己当成我哥了?”傅了倾冷笑两声,“不好意思,我还真不麻烦你管。”

  说完,她直接把电话挂了。

  没过两秒钟,新的电话再一次打进来。

  傅了倾看也不看,抬手就掐断。

  就这样周而复始,接连重复了三四次,手机终于消停了下来。

  一时间,周围气氛也格外尴尬。

  苏阮讪笑几声,拉着身边两个人一起上前,紧紧围在傅了倾的身边。

  “你刚刚……跟你哥吵架啦?”

  傅了倾淡淡抬眼:“没有。”

  “哦。”鬼才信。

  苏阮又讪笑道:“那,你哥都和你说了些什么啊?”

  傅了倾敛下眼眸:“说的全是废话。”

  “哦哦。”鬼都不信。

  苏阮憋嘴,摊手做无奈状。

  既然她这么生气,那这两个人之间肯定发生了点问题。

  毕竟刚刚在监控器里看得一清二楚,峦枭就是撕掉傅了倾海报的罪魁祸首。

  不亲近的兄妹,撕碎的海报,重组家庭,一通并不和谐的电话……

  苏阮已经脑补出了一场“伪兄妹年度撕逼大戏”。

  狗血又刺激。

  *

  傅了倾被峦枭气的,中午都没心情吃饭,只垫了几口面包敷衍了事。

  她头有点晕。

  教室里本就烧着暖气,再加上一屋子人聚在一起,释放出大量的二氧化碳,越待在这个密闭空间里,傅了倾越觉得头昏脑胀。

  她堪堪抬手撑住脑袋,迷迷糊糊地阖上双眼,想趁着课间空档儿小憩一会,结果又听见前桌两个人在窃窃私语。

  声音不大不小,但传进她将睡未睡的脑袋里,就像是一阵阵空谷迷音,仿佛还能听见后缀的颤声。

  傅了倾实在坚持不住,只记得最后她们说的那句话。

  ——“所以她肯定是惹上大佬了。”

  等她睡醒了才知道,仅仅一下午的功夫,海报事件的舆论方向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又或者说,舆论已经彻底向“傅了倾得罪了某位大佬”的这种说法倒戈了。

  至于为什么排除了苏阮因爱报仇的可能性……

  主要原因还要归根于,苏阮今天中午发布的一条空间说说。

  [桃酥酥sue]:今日与美女会晤“了”。

  配图是苏阮和傅了倾在厕所里的对镜照。

  画面中的苏阮单手掐烟,傅了倾则垂眸不知道看向哪里,加了个滤镜之后,倒有种八零年代港片的味道。

  傅了倾哭笑不得,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偷拍的。

  就这样,傅了倾是小三的谣不攻而破。

  *

  “行了行了,你不用再担心了。”

  苏起把手机凑到峦枭面前,轻轻晃了晃,“已经破案了,谁知道原来你妹中午跟我妹在一起呢。”

  峦枭脸色一沉。

  “你确定她们不会打起来么?”

  “我说大少爷,你这是瞧不起我妹,还是不信任你妹啊?”苏起翻白眼,直接把手机丢到他身上,“哝,你要是不信,就自己好好看看喽。”

  峦枭抿唇,垂眸看向桌上的手机。

  [傻桃]:今日与美女会晤“了”。

  “傻桃是谁?”

  “傻桃?”苏起漫不经心地解释,“哦,那是我给我妹的备注。”

  “哦。”

  “哦什么哦?”苏起咂舌,准备伸手去拿手机,“看完了?”

  “嗯。”

  “这回放心了?”苏起挑眉,笑着问。

  “……”

  峦枭扯扯嘴角,没理他。

  “要我说啊,你妹也真是不懂事儿,连个行程都不跟你汇报一下。”

  峦枭淡淡抬眼:“你说谁不懂事?”

  苏起有被这道眼神杀到,连忙改口:“我?我说苏阮不懂事儿呢,呵呵,明知道枭哥思妹心切,也不早点发动态,要我说她就是故意的。”

  “你说谁思妹心切?”

  苏起:“……”

  他要是再多说一句废话,他就是狗。

  “我只是找她有事儿而已。”峦枭抿起唇角,故作漫不经心道:“别乱脑补那些不该想的东西,容易暴露劣根。”

  “哦哦。”

  苏起沉默半晌,寻思着自己也没想什么不该想的啊,于是口吻带了一丝纳闷:“那你要是放心了,我就把手机收走了啊。”

  一说起空间,峦枭的视线就再一次投向桌面上的照片。

  傅了倾不算上镜,照片总会把她的下颌线隐匿许多,包括鼻尖部分,也会被镜头放大一圈。

  但纵使如此,她还是很漂亮。

  “把图发我。”峦枭盯着屏幕看了许久,才哑声开口。

  苏起:?

  “你他妈是收图狂魔?”

  一道视线冷冷瞥来。

  苏起背脊一僵,立即改口:“……知道了,马上就发,您看发一百张够吗?”

  “滚。”那人慢悠悠收回视线。

  “那我滚了?”

  “发完再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