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反渣攻略 第9章 第 9 章

小说:白月光反渣攻略 作者:望月晴子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4: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等到下午放学时,傅了倾的手机里突然弹出一条好友申请。

  她点开一看,屏幕中赫然出现几个熟悉的字眼——

  [桃酥酥sue]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傅了倾抿唇笑了笑,指腹滑过指示键,选择同意添加,然后再把备注改为“苏阮”。

  没过一会儿,手机就一直“滴滴滴滴”响个不停。

  [苏阮]:你回家没?

  [如生]:还没,怎么了?

  [苏阮]:靠啊,你不知道,我哥差点没把我骂死!!!

  [如生]:为啥?

  [苏阮]:因为你哥呗,你中午不是跟他吵了一架?

  [如生]:对不起啊……连累你了。

  [苏阮]:嗐,我倒是没事儿,反正你赶紧回家给你哥道个歉吧,我听我哥说,你挂了电话之后,峦枭担心了好久呢。

  [如生]:好,我知道了,你回家路上慢点。

  [苏阮]:么么哒。

  “……”

  放下手机后,苏阮恶狠狠地瞥了一眼身边人。

  苏起感受到她的注视,扬了扬眉。

  “怎么样,搞定了?”

  “要不然呢?”

  苏阮“哼”了一声,咂舌调侃他:“不是我说啊,这点儿小事他就不能自己解决么……非得麻烦本小姐?”

  “这可不是峦枭麻烦的你。”苏起单肩挎包,顺便抬手拎住苏阮背在身后的书包,“这是你哥我在麻烦你。”

  “啥?”苏阮一脸吃了屎的憋屈表情,“人家兄妹俩的事跟你有个鸡毛关系啊,皇上不急太监急?”

  “去你的,怎么跟长辈说话呢?”

  苏起抬手去拧苏阮的脸,凶她:“要不是因为你跟我说他俩是重组家庭,我能这样做么?”

  “?”

  “你脑子进屎了?”

  苏阮翻了个白眼:“这两者有因果关系么请问?让傅了倾给她哥道歉,也亏你想的出来?”

  “你这个想法很危险啊,少女。”苏起说,“她做错了事,难道不该给她哥道歉吗?”

  “你也不问问她为啥生气……峦枭都把她海报给撕了,她难道是傻逼啊,还上赶着卖笑?”

  “啥啥啥?!”

  苏起一个趔趄,差点崴脚摔地:“他把啥给撕了?”

  “海报啊。”苏阮蜜汁微笑:“他把傅了倾的海报给撕了,我亲爱的哥哥。”

  “我操?他是傻逼?”

  “……”

  苏起一个脑袋两个大。

  原本在听说峦枭是重组家庭的时候,苏起以为自己想明白了。

  但眼下这件事,又将他捋清的思绪重新打乱,揉成一个解不开也绕不出来的复杂线团。

  他以为,峦枭是喜欢傅了倾的。

  之前在后街拦住傅了倾的那次,表面上是要为苏阮报仇,却可实际上是为了盘问傅了倾与罗阳的真实关系。

  那个时候,他还以为峦枭只是护妹心切,但后来仔细一想,他又觉得峦枭应该是喜欢傅了倾。

  毕竟是重组家庭,没有血缘关系的牵绊,喜欢倒也无可厚非。

  可是苏起现在越来越不懂了。

  喜欢一个人,又怎么会亲手撕掉她漂亮耀眼的海报呢?

  这不是只有嫉妒和讨厌,才会干出来的事儿吗?

  “谁知道他是不是傻逼。”

  苏阮边说边耸耸肩,随手从兜里掏出根烟来叼进嘴里。

  只可惜烟头她还没含热乎,就被身边人抬手“唰”地掐走了。

  “别欠。”苏起瞥她一眼,口吻正经:“别的事我不管你,但是烟少得抽,酒得少碰,听没听见?”

  这人啊,一上岁数就爱唠叨,已经成了新一代自然规律。

  苏阮懒得理他,垂眸踢飞地上的石子。

  “嘿!你这狗东西!”苏起愤愤道:“听见了赶紧给我吱一声。”

  “吱。”身边人继续踢石子。

  苏起:……

  *

  晚上六点半,夜色悄然降临。

  独栋楼里没亮起一盏明灯,远远瞧着一片昏暗,和以往略有差别。

  傅了倾推门进去的时候才发现,家里根本空无一人。

  傅颖不在,劳叔也不在,平时温馨的氛围一下子沉寂不少,让人越发难受。

  她中午本来就没顾得上吃饭,几个小时过去后,更是饿的前胸贴后背。

  而且最致命的是,她根本就不会做饭。

  傅了倾自顾自叹了口气,只能乖乖坐回到沙发上,等着傅颖或者劳叔回家。

  今天在学校里发生了太多反转和意外,把她原本为自己规划的未来安排,搅弄得一团糟。

  好累。

  浑身绵软无力,又饿又困,只能倚在沙发上放空。

  “救命啊,怎么连个人都没有!”她哀嚎道。

  傅了倾的情绪接近崩溃,脑子都快要撂挑子罢工。

  下一秒,也不知道是上天听见了她的祈祷,还是命运在刻意指引,门外突然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咔。”

  紧接着,大门被推开。

  傅了倾立刻调整坐姿,准备打招呼——

  “妈……”

  门外人身形一顿。

  趁着大厅的鹅黄暖光,她瞥见一个颀长的黑影。

  深棕色长靴,墨绿发暗的风衣外套,夹杂着屋外的冷气一同席卷进来,冷不丁刺得她打了个寒颤。

  是峦枭,不是傅颖。

  傅了倾尴尬地抿唇,把将要脱口而出的撒娇,硬生生吞回喉咙里去。

  于是,四周又恢复到方才的沉寂。

  空气中,只有峦枭踏步走来的声响,在悄然回荡。

  “……”

  傅了倾刻意把手机亮度调到最大,连刮划屏幕的声音也比往常刺耳许多,营造出一副“我很忙,所以不要找我”的模样。

  峦枭看得懂她下意识的排斥。

  所以他沉默片刻,才把书包轻放到沙发旁,然后在离她很远的地方坐下。

  “今天傅姨不回家。”

  他开始没话找话。

  身旁划蹭手机屏幕的声音还在继续。

  她没理他。

  峦枭顿了顿,接着说:“劳叔家里的孙子生病了,事发突然,所以只给我发了条请假短信。”

  “……哦。”

  傅了倾瘪嘴,连敷衍都懒得敷衍。

  不过倒也多亏了峦枭的提醒,不然她都差点忘了,傅颖在她上大学以前,一直都是做珠宝生意的。

  所以她每个星期总会有那么固定的一两天时间,要离家去到外地看货。

  比如今天,她就不在。

  算了。

  傅了倾任命般的站起身,拖沓着步子走进厨房,抬手打开冰箱门。

  大概是临近周末的缘故,先前采购回来的食材已经少了大半,只剩下几根蔫了的白菜叶儿,和泛着青色的西红柿。

  除此之外,冰箱里空空如也。

  操。

  她抬手狠狠摁住眉心。

  今日真是诸事不顺,就连冰箱也要跟她作对。

  傅了倾满心烦躁,抬手便将冰箱门给甩上,正在她准备折回大厅再想其他办法时,迎面却撞上一张熟稔的脸。

  “……”

  又是峦枭。

  她没好气地瞥他一眼,想侧过身子从门缝里钻出去,结果却被他一手拦在原地,分毫都动弹不得。

  “你又有什么事儿?”

  傅了倾这次真的怒了,双臂环胸,瞠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看向他,“好狗不挡道,能不能麻烦你赶紧让开啊?”

  她语气不佳,已有愠怒,简直和中午那通电话一模一样。

  峦枭的眉头狠狠跳了跳:“傅了倾,你吃枪药了?”

  “我告诉你峦枭,今天最好别惹我。”傅了倾抬手摁住他的肩,使劲儿往外扯拽,“本来我心情就有够差的,你要是没眼价儿,非得硬往枪口上撞,崩死了,就只能算你倒霉。”

  看着她徒然发怒的脸,峦枭突然心情有些好。

  他已经很久没在她的脸上,见到过如此生动的表情了。

  终于不是一潭死水。

  思及此,峦枭突然向前迈一步,和她凑近了距离。

  “能有多倒霉?”

  “……”

  傅了倾抬眼,露出一副警惕变态的目光。

  这得是多厚的脸皮,才能修炼成峦枭这种极品变态啊?别人都这样发火骂他了,他反而笑得越来越开心?

  怪不得上辈子仇家那么多,简直活该。

  傅了倾暗自打了个寒颤,脚步将退未退,想赶紧躲他远一点。

  “反正……你快点让开。”

  峦枭敛眸,正对上她嫌恶的目光。

  “傅了倾,不闹了。”

  “?”

  “我们走吧。”

  傅了倾怔了片刻。

  峦枭抬手立起衣领,站在厨房的门框旁看向她,“现在七点,你收拾收拾,和我一起出门去超市买东西,然后回家我做给你吃。”

  “……”

  “你说什么呢?”傅了倾脑子发懵,没反应过来。

  峦枭抿唇:“你不是饿了么?”

  “我……”

  对哦,她还真是饿了。

  也罢,人是铁饭是钢,犯不着跟身体过不去。

  傅了倾清清嗓子,开始讨价还价:“非得要我也去?你就不能点个外卖么?”

  “点个外卖?”峦枭顿了顿,稍稍蹙眉,“什么是点个外卖?楼下新开的店?”

  好吧,她怕是饿昏了头,才能说出这种跨越时代的话出来。

  “没什么,我随口一说。”

  她扯谎说:“其实我不太想去超市,人多闹腾,很烦。”

  峦枭安安静静地望着她,那双眼睛,仿佛能洞悉她一切心中所想。

  他知道,她不是不想去超市。

  她只是不想和他一起去而已。

  “那你待在家里,我马上回来。”

  峦枭扯了扯嘴角,音色沙哑:“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菜?”

  傅了倾懒懒搭腔:“随便,我不挑。”

  “糖醋里脊?”

  傅了倾没骨气地吞咽了口水。

  “……可以。”

  “土豆炖肉?”

  傅了倾肚子“咕”地叫了一声。

  “……也行。”

  印象中,上辈子峦枭的厨艺就不错,经常擅自作主给她做饭,只不过她从来都不肯吃。

  难不成,他从这么小就会做饭了?

  傅了倾抬眼看向峦枭,有些惊讶:“刚刚说的这些,你都会做?”

  “嗯。”峦枭垂眸,对上她的视线:“之前在网上看的教程,学着做过几次。”

  ——为她学的。

  那时候他想着,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场的。

  然后,这个机会就真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