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反渣攻略 第10章 第 10 章

小说:白月光反渣攻略 作者:望月晴子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4: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等峦枭买完菜回家,再把饭做好后,已经是晚上将近八点钟左右。

  傅了倾饿得够呛,直接趴在桌子上大快朵颐,吃地津津有味。

  不得不承认,峦枭很会做菜。

  糖醋里脊被他炸得又焦又嫩,一口咬下去还冒肉汁儿,裹着酸甜可口的酱料入腹,堪称人间美味。

  土豆炖肉的汤不咸不淡,口感也细腻软糯,很难想象这几道好菜,居然是出自峦枭之手。

  “慢点儿吃,没人跟你抢。”

  峦枭眼角沾染笑意,夹了一块里脊肉送进口中,漫不经心地问她,“今天中午,你和苏阮在一起?”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傅了倾吃了他的饭,也不好再以冷脸相待,只能乖乖回答他的问题。

  “是。”

  “怎么突然和她有了联系?”

  傅了倾咬了一口土豆,信口胡诌:“我和她看男人的眼光比较像,正好遇到,所以就聊了两句。”

  “......”

  峦枭握住筷子的手一顿。

  傅了倾还要继续在他的伤口处补刀:“而且我发现苏阮她人真的很不错,虽然之前产生了点误会,但都已经解开了,所以从今往后,罗阳那件事儿就算彻底翻篇。”

  一句“罗阳”,让坐在对面的峦枭脸色更差。

  剩下的饭菜,他一口也没吃,整个人神情恹恹,像个石雕一般杵在原地。

  室内的温度都冻结至冰点。

  “你怎么不吃了?”傅了倾抬眼,发现了他的异样。

  “没胃口。”

  “......哦。”

  她没在意他的情绪,自顾自又吃了一口里脊肉。

  没心没肺。

  峦枭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他总是拿她没办法,上一秒想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送给她,下一秒又恨不得把她藏进地下室里,成为他专属的所有物,让谁也瞧不见。

  脑袋里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一个让他要了她的命,一个要他把命都交给她。

  “......”

  “傅了倾。”

  峦枭突然叫她。

  “嗯?”

  “你今天,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傅了倾刚夹起来的牛肉,“咕咚”一声又掉进汤碗里。

  她盯着碗惆怅许久,还是开了口:“菜很好吃。”

  “嗯。”峦枭浅浅勾唇。

  “不咸不淡,口味刚刚好。”

  “嗯。”

  “......还有,谢谢你。”

  心跳突然“砰砰”作响,饶有规律地在耳边回荡。

  峦枭唇边笑意更浓:“谢我什么?”

  傅了倾思忖片刻,觉得做人还是应该有礼貌些,别管眼前这个人上辈子到底做过什么缺德事儿,都不该抹杀他此刻的善意。

  她把手里的碗筷放下,抬眼看向对面的峦枭:“我饿了整整一天,谢谢你晚上帮我做饭。”

  峦枭敛眸,放在桌下的双手微微攥紧衣袖。

  他不是在帮她。

  而是为了她。

  “我知道你中午没有吃饭。”峦枭音色暗哑,接着说:“我在食堂的时候,没见到你。”

  “......”

  食堂没找到人,他就准备去高二部碰碰运气,结果刚好在他路过班门口的时候,听见了有关海报的事儿。

  ——傅了倾张贴在告示栏上的海报,被人撕了个干净。

  他本来没觉得这件事会引发多大的影响,可事实却证明,他错得一塌糊涂。

  这些人一会儿说傅了倾得罪了高年级的大佬,一会儿又说她活该被苏阮报复,话语中满是侥幸和妒忌,听得峦枭心口难受。

  傅了倾被人议论了,他不舒服。

  傅了倾是因为他才被人议论的,他更不舒服。

  *

  “了了。”

  峦枭神色正经,突然对着她沉声说道,“对不起。”

  气氛有一丝别样的微妙。

  “什么?”傅了倾怔忪,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那些海报,其实是我撕的。”

  “......”

  傅了倾一时语塞,还没从强烈的震惊中缓过神来。

  他居然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这下倒好,搞得她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装傻充愣,还是该大发雷霆。

  “为什么?”

  如此情形下,她也只能顺着他的话去问:“我不太明白你这样做的理由。”

  理由?

  其实没有什么太要紧的理由。

  只是因为太过喜欢她,所以才不想让她以那样漂亮的方式,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成为众人的目光所及。

  峦枭承认自己很卑劣。

  他贪婪且无耻地希望她能够远离人群纷扰,在只有他的世界里寻求庇护,最终盛开成花。

  如果可以,这个世界将会盛大浩瀚,风雨不侵,四季总如春般暖煦。

  而这朵小花娇嫩欲滴,肆意生长,只能被他摘下。

  可惜,没有如果。

  这些龌龊不堪的想法,最终只能被他深深掩埋进土壤里,成为见不得天光的心病。

  “今天上午我迟到了,所以被罚整理公告栏的卫生。”

  峦枭望着傅了倾的眼睛,将心事藏得一干二净,“主任说,要把没用的海报全撕下来,一张也不能留。”

  “所以,你就把我的海报给撕了?”

  “嗯,一时手快,没太注意。”

  骗人。

  一时手快,所以快了三个年级部?

  傅了倾嗤笑两声,却装作信服的模样,虚情假意地原谅了他。

  “没关系,反正你也替我做了饭,就全当抵消了。”

  既然他存心装傻,那她也奉陪到底。

  反正她巴不得峦枭一辈子不说出来,最好在耗光了对她的喜欢之后,赶紧移情别恋,放她一条生路。

  “.......我会补偿的。”峦枭敛眸,嗓音沙哑。

  大可不必。

  傅了倾站起身来,一遍端着自己的碗筷,一边低头看向他:“我已经吃好了,你还吃么?”

  峦枭摇了摇头。

  “好。”傅了倾抬脚往厨房走,“那桌子上剩余的东西我来收拾,你回屋休息就行。”

  “......”

  *

  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总之不太好受。

  他明明是不想被她知道的,可却还是挑了个最无厘头的借口去撒谎,仿佛在进行一场爱情博弈。

  ——筹码则是和她本就残破不堪的关系。

  这份感情太过炙热灼烧,哪怕多出一秒,都要吞噬他的冷静与理智。

  怕她知道,可又巴不得她赶紧知道。

  怕她明明知道,却又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默默划出楚河汉界,与他永远隔绝。

  峦枭越想越纠结,连后脑勺都在隐隐作痛。

  他整个人卧在沙发软榻里,准备阖目养神。

  没过一会儿,搁置在他身侧的手机突然“嗡嗡”作响,直接把他的小憩从中途打断。

  “啧。”

  峦枭懒懒抬起眼皮,抬手把手机拿过来。

  ——苏起给他发了二十多条消息。

  [苏起]:在?

  [苏起]:摩西摩西?

  [苏起]:你人没了?

  [苏起]:......?

  放眼望去,全是屁话。

  峦枭眉头狠狠跳了跳,准备回他消息。

  [hour]:?

  [苏起]:[微笑]

  [苏起]:你他妈死了?

  [hour]:刚做饭去了,没看手机。

  [苏起]:?你骗鬼呢

  [hour]:没。

  [hour]:我骗傻逼呢。

  [苏起]:......没闲工夫给你扯皮,说正事儿,你他妈今儿闲得蛋疼啊,把你妹海报全给撕了?

  [hour]:看着碍眼。

  [苏起]:......你果然是个傻逼,反正我听我妹的那个意思,傅了倾应该知道那海报是你撕的,所以你打算怎么办吧?

  [hour]:嗯。

  [苏起]:?

  [hour]:是我给她说的。

  [苏起]:??

  [hour]:对了,你回头帮我问问苏阮,就问她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描述的越细致越好。

  [苏起]:???

  [hour]:谢了。

  峦枭发完消息后,便一头栽进被窝里,一夜无梦。

  而另一边的苏起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他所思右想,才琢磨出来峦枭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撕海报,是看傅了倾不顺眼。

  之前在后街堵傅了倾,是因为她给苏阮带了绿帽子,所以想盘问一下到底绿了几分熟。

  那么问苏阮喜欢男人的类型,就是......

  ——峦枭喜欢苏阮。

  操。

  兜兜转转,原来峦枭这狗东西,是惦记上他老苏家后院里的肥肉了。

  真是有够鸡贼的。

  *

  苏起咂舌,起身走到苏阮的卧室外,抬手去敲她的屋门。

  “叩叩叩。”

  “......”

  屋里那位没理他。

  “别装了,我都听见你啃玉米饼的声音了,赶紧开门儿。”苏起挑眉,又抬手敲了三下:“听话的话,明天带你去买芒果......”

  “饼”字还未说完,那扇紧闭的门就猛地扯开一个大缝。

  只见苏阮摆出一副被吵醒的表情,有模有样地打了个哈欠:“芒果饼刚刚给我托梦,说你要来找我,都这么晚了,有事儿赶紧说哦。”

  苏起瞥了一眼苏阮唇边沾上的玉米碎屑,强忍住笑意。

  “也没什么要紧事儿,就是来问问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

  苏阮脸色一黑:“啊,怎么突然有点困......我又睡了。”

  说完,她抬手就要关门。

  “你给我回来!”

  苏起反手扳过门,拎着她的领口,一路拽进屋子里去。

  末了,他把苏阮丢到床上去,自己又搬了个小板凳,挨着床边坐下,“不就遇到一个渣男么,看把你给怂的。”

  苏阮瘪嘴,狠狠瞪他一眼:“我不怂,我敢爱敢恨。”

  “嗯,你不但敢爱敢恨,你还敢偷吃玉米饼。”苏起在一旁幽幽补充,“不想被我告状给爸妈的话,就赶紧说。”

  “......算你狠。”

  苏阮咬牙切齿地掰着手指头,一条一条数:“我要帅的。”

  ——因为罗阳就长得一般。

  “?”

  “你能不能再肤浅一点儿?”

  苏阮冷哼一声,自顾自地说:“我这么好看,找个帅哥不是绰绰有余?”

  这倒也是。

  苏起边记在手机上,边提醒她:“行吧,你赶紧接着说,别停。”

  “然后呢,他不能是个混子,最好跟我是那种八杆子打不着儿的关系,不抽烟也不喝酒。”

  因为罗阳跟她,就是在同一个圈子里认识的流氓,而且他还烟不离手,酒不离桌。

  “他不能和除了我以外的女生讲话,不能移情别恋,不然我手刃了他。”

  因为罗阳就很爱沾花惹草,还不知悔改。

  “总之最好是个学霸,我可不想再和学渣浪费时间,相互交流爱情经验。”

  因为罗阳就成绩很差,是倒十榜单的常客。

  苏阮长呼一口气:“ok,暂时就这么多吧。”

  “你这是准备给自己找一个反面罗阳啊。”苏起咂舌,调侃她。

  每一条要求都刚好踩在罗阳的对立面上,精准无误。

  不愧是苏阮,记仇小能手。

  “那是自然。”苏阮扬了扬下巴,骄纵道:“总之呢,找一个和罗阳100%不一样的人当理想型就对了。”

  苏起淡淡掀起唇角:“恭喜你,马上就要得偿所愿了。”

  “?”

  紧接着,苏起把手机举在她的眼前,将完整的聊天记录展示给她看。

  在看到那句“苏阮喜欢的男人类型”后,苏阮的脸色一变再变,先是煞白,后又渐渐沾染上一丝红晕,有种诡异的娇羞。

  够帅,是学霸,和她不是同一个交际圈,虽然和苏起认识,但基本没有听说有过什么不良嗜好。

  只不过这个人,是傅了倾的哥哥。

  苏阮冷静许久,发出了来自心底的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不清楚。”苏起顿了顿,接着说:“但除了不抽烟不喝酒之外,峦枭符合你每一条择偶标准。”

  其实苏起私心里,还是挺想让峦枭和自己妹妹在一起的。

  因为罗阳带给她的伤害太大了。

  那天晚上,他把罗阳拽到学校后门一顿乱打,回家之后苏阮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连三天没和他说话。

  他知道自己这个妹妹虽然平时犯浑,但心思却是爱憎分明,细腻善良的。

  所以他希望能赶紧有一个人站出来,把她从失恋的悲伤里拽走。

  “而且今天中午,他还要走了你的照片。”苏起说着,又给她找出那张照片递过去,“哝,就是你和傅了倾在厕所照的这张。”

  苏阮看了一眼照片,顿时心底五味杂陈。

  她觉得荒唐,可又在心底暗自窃喜,除此之外,居然还有些内疚。

  莫名其妙的情绪侵扰大脑,弄得苏阮不知所措。

  “回头我好好想想,今儿实在是困了。”她摆摆手,准备搁置到明日再议,“晚安,哥。”

  “嗯,你自己好好想想。”

  苏起起身走到门外,为她关上灯,“晚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