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的徒儿都是嘤嘤怪 第1章 前世梦回

小说:师尊的徒儿都是嘤嘤怪 作者:子午庙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4: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栖梧镇,白墙青瓦的勾阑飞檐笼罩在濛濛雨雾中,两道轻巧的白影飞快的在小巷中翻飞,零星几个往来的路人撑着油纸伞自顾自的在街道上匆匆走着,半点都没有被身边的追逐游戏所干扰。

  “师兄!”一道白色身影骤然停下,竟是个身着白衣风姿神韵的少年,只是半张脸隐在一张精致的银质面具之下,半面俊逸半面狰狞,多少令人心生些许遗憾,“师兄,它躲进民居可就不好找了。”

  另一个少年也堪堪停下,有些不甘的左右四顾了一下,失望的叹了口气,“哎…又追丢了,人家说小鬼难缠果然诚不欺我,子午跑的都没他快…”

  “师兄,子午是师尊养着的,修为比你我都高,即便不跑你也抓不住它。”顾君回说的直白,丝毫不顾自己师兄略微尴尬的神色,银质面具反射出冷硬的光,更衬的他面容冷寒不好相处:“不如我们先找间客栈落脚吧,左右也是抓不到了。”

  夏余城转眼就将师弟先前的伤人话语甩在了脑后,笑容满面的挑了间看起来最为奢华的客栈,抬腿就进去了。

  门口迎客的小二,刚一见到两位少年就热情的迎了上去,眼珠扫过少年们袖口领襟绣着的银纹和腰间挂着的玉玦,不由得嘴角裂的更大了些,笑容也真诚了几分,“两位小仙君是打尖还是住店啊?”

  “给我们一间上房,有包间吗?找个包间给我们,再弄点酒菜来吧。”夏余城仙门弟子的风范摆的十足,随手就抛了颗灵石出来。

  小二喜滋滋的接了,见是一枚上品灵石,感慨了一句真是大方,心中更是觉得舒畅,忙麻溜的把人引进二楼的包厢。

  早已对这种行情见怪不怪的顾君回,面无表情的坐了下来,猛喝了两杯茶,缓了一会才向着小二问道,“小二,你们这镇上最近可有人办喜事?”

  小二很有眼色的将二人又空了的茶杯斟满,嘿嘿一笑:“瞧客官说的,最近总是落雨且又临近清明,哪会有人家挑了这个时候办喜事啊?”

  顾君回眼神扫过夏余城,见他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的神色,掩饰性的低头喝了口茶,顿时心下了然,也不点破,只是无声的笑了一下。

  小二放下茶壶又道:“两位小仙君是玄清仙宗的弟子吧?贵宗的一些弟子总会来我们镇上采办,所以我认得你们衣服上的花纹。”

  这下连顾君回脸上的神色都不太好看了,不由得又看了他师兄一眼,就听得小二自顾自的又说了下去,“两位小仙君是下山来历练的吗?怎么没个长老带队啊?能独自下山两位小仙君定是修为非凡吧?”

  “啪”,茶杯重重的搁在了台子上,顾君回望着小二闪烁着崇敬目光的双眼,面不改色的敷衍道,“修为自然足以应付这次宗门任务,你看上去对我们很了解嘛?”

  小二的态度亲切,脸上满是笑容,“嗨,栖梧镇本来就一直仰赖玄清仙宗的守护,贵宗的仙君们与我们常有来往,多年来帮我们这些百姓解决了不少麻烦,我们都记着仙宗的好呢!”说着又抬眸热切的问道,“两位仙君是拜在哪座峰下的弟子呀?”

  提到师尊,顾君回微冷的神情瞬间柔了一下,声音都放软了几分:“无极峰…”

  “金丹长老?”小二的话脱口而出,后知后觉的惊觉不对,忙补救道:“原是太微长老高徒,失敬失敬!”

  顾君回闻眼眸微阖,面具下的半张脸瞬间沉了下来,散着几分寒气,“呵…你还知道我师尊名号啊,太微常垣…很有名吗?”

  小二干笑两声道:“太微长老阵道无双,又是玄清仙宗最年轻的长老,这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

  “还是史上境界最低的主峰长老是吗?”夏余城也在一旁幽幽的开口,他平日在宗门听得最多的就是对乐曦辰修为的贬低,大约是都觉得同等境界下自己也有希望成为主峰长老。

  小二一阵尴尬,手足无措的拿着茶壶不知该如何接口,就听顾君回冷寒的声音中夹杂着几分戾气:“其实无妨,金丹长老在众多绰号中已经算是好听的了,可惜啊,这些人连无极峰大阵都破不了,也只能干瞪着眼狂吠罢了!”

  玄清仙宗无极峰现任长老太微常恒乐曦辰,是个充满争议的存在。

  他是个阵道天才,玄清仙宗之人常玩笑说,哪怕破的了仙宗的护宗大阵也破不了无极峰的护峰阵,其阵道之强可见一斑。

  神衍大陆阵道师本就稀少,如此天赋的阵道师大约也只有五百年前飞升失败的楚长老可与之争锋了。

  然这两位天才偏巧是无极峰现任与前任主人,这就不由得引起玄清仙宗乃至整个修真界的乐议。

  但楚长老好歹是个渡劫期大佬,又师从玄清仙宗,而乐长老百年前凭空出现于仙宗被尊为长老时,仅是金丹修为,自然是遭到了众人的不满,特别是宗内几个想要力争上游的副峰长老,更是满心满眼的不服。

  只是乐长老修为虽不高,但得宗主爱护,阵法和幻术皆是出神入化,众人虽不满却也奈何不了他什么,但私下里各式各样的八卦和坏名声却开始流传甚广。是以小二在听闻无极峰的名号之后,脱口而出了这略带嘲讽意味的“金丹长老”四个大字。

  好在乐长老的高徒并无为难一个凡人小二之意,只是神色冷淡的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退下备菜。

  小二如蒙大释飞奔而去,连手里的茶壶都忘了放下。

  顾君回转着手中的杯子,神思游离,脑中闪过一道道破碎的画面。

  黑金相间装饰华美的床榻上,肤色白皙的青年仅着白色的里衣,躺在柔软的玄色锦缎上。

  青年乌黑细软的长发披散着,神情平静而柔和,仿佛睡着了一般,纤长的睫毛在眼睑下留下一圈淡色的阴影,白皙的肌肤柔软而充满弹性,嫣红的唇瓣如同盛开的花朵引人采撷,可胸口却毫无起伏,了无生气。

  一身玄色繁复长袍的顾君回呆立在旁,看向青年的眼中满是化不开的情愫和痛楚,他伸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青年的面颊,冰凉的触感在指尖蔓延,使他整个人触电般的一僵,随即飞速的缩回了手指,手僵在半空中迟迟未决。

  他感觉到深沉的痛楚和失落感在他的胸口蔓延,体内躁动的魔力不住的冲击他的经络,繁复狰狞的魔纹渐渐在躯体上显现,他终于控住不住体内翻涌的气血,跪倒在青年的床边吐出一口血来,却还记得偏过头,不将青年的衣袍弄脏。

  天雷滚滚的轰鸣声渐渐逼近,顾君回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擦去唇边的血迹,又颤颤巍巍的想去握青年的手,但最终还是在即将触碰之时顿住了。

  视线扫到袖口刺目的暗红,眸色暗了几分,顾君回小心翼翼的缩回了手不让血迹蹭到青年分毫,他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笑意,眼神绝望而不甘,楞楞的看着亲年平静的睡颜良久,眼眶渐渐泛了红。

  他俯下身,在青年耳边,用近乎情人间轻柔呢喃般的语气问:“我快要来陪你了,不要不理我好不好对不起,我错了……”

  语气低微,透着撒娇的意味,好像他并不是什么不可一世的魔尊,只是一个希望哄得心上人原谅的毛头小伙。

  天雷终于还是落了下来,顾君回将最后的护盾虔诚的放在了青年的身上,神色温柔如水,嘴角难得的含了一丝解脱的笑意。

  等我,等我来找你好不好?这一次,我会保护好你的,绝对绝对不会再伤害你了……

  “师弟…师弟!”

  夏余城焦急的呼唤让他回了神,他掩在袖子下的手指慢慢蜷了起来,越收越紧,直至指节泛白。

  这是他午夜梦回梦到过无数次的场景,这是他哪怕轮回转世都念念不忘的场景,他的师尊,他上辈子至死都想护着的人,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成为大殿床上毫无生气的模样?

  既然上苍眷顾,这一生又给了他一次机会,那么这一次,他定会护着自己最重要的人,不再受一丝伤害。

  夏余城看着自家师弟阴沉的脸色,有些焦虑:“师弟怎么了?是脸上的伤口又疼了吗?”

  对面的人只是轻轻拂了拂脸上的冰冷坚硬的面具,垂下眼眸,神色平淡的摇了摇头:“不,没事...”

  他的脸是在遇到乐曦辰的那个晚上伤的。

  顾君回转世后被一对平凡的村民夫妇捡了去,小小的孩子懵懵懂懂,除了偶尔会梦见黑金大殿内的场景,其余都与普通孩子一般无二。

  直至月夜之时,妖兽来袭,往日祥和的村镇成了一片尸山血海,鲜血在地面铺开仿佛一层红色绒毯。

  乐曦辰就是在这时捡到他的,小孩一身血污站在一地尸体中间,瘦小的身子僵直着一动不动,大睁的眼眸空洞无光,稚嫩的脸庞明显被妖火烧伤了一块,狰狞的焦痂不住的往外渗着血。

  小孩不动也不哭,脸上是一派茫然的神色。

  乐曦辰几乎立刻就心软了,手持九卿荡开森森鬼气,将疯狂的妖兽击退,把小孩牢牢的护在自己怀里。

  只是乐曦辰不知道,小孩脸上的伤,是他故意为之,为了掩饰脸上漫上来的魔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