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的徒儿都是嘤嘤怪 第2章 坐地起价

小说:师尊的徒儿都是嘤嘤怪 作者:子午庙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4: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顾君回垂下手,将空了的茶杯拿起又放下,重重的吐了口气问:“师兄有没有想过,回去怎么跟师尊解释,我们三天的路走了一个月的事?”

  夏余城颓然的坐了回去,指节不住的拍着桌檐,强装镇定:“呃…无事,师尊向来随和,不会管这些小事的。”

  坐在对面的顾君回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一眼:“师兄…你要不还是放过那只灵兽吧。”

  夏余城闻立马握紧拳头一扫颓态,态度坚定的仿佛要当场立誓:“不行!我已经追了它一个月了哪能说放弃就放弃!”

  顾君回闻叹气,冷淡的神色里透出一股无可奈何来,终于还是妥协了,“既然师兄志在必得,我们就再追它一个月好了,四月鲜少有人成亲的,鬼新娘闹的厉害的桐湾镇离这也不远,等师兄收服灵兽再去处理这些应当也来得及。”

  夏余城听闻这番话,立即笑的眉眼弯弯,辞恳切的道,“嘿嘿,还是师弟聪慧,这方案正合我意!”

  顾君回无奈的笑了笑道,“幸好师兄当时拒绝了外门长老带队,不然现在我们应该已经在宗门了。”

  夏余城挑眉,“我怎么感觉你在嘲讽我,虽然我没有证据…”

  “我怎么敢嘲讽师兄呢?”顾君回面色如常的睁眼胡诌,又像是有些被勾起了兴致:“师兄若是抓到灵兽,师尊一定会很高兴的,到时候让师弟我也玩两天吧”

  “自然是能的,等我们抓到这只,下回给师弟也寻一只,灵兽长大威力无穷,且认主后对修行有大助益,最适合师弟这样的引气期的修士了!”夏余城豪爽的拍了拍自家师弟的肩,笑容肆意又明媚。

  顾君回笑的有些漫不经心,他笑起来其实很好看,狭长的凤眸弯起,深沉的眸色好似黑色的宝石,淡色薄唇微挑,使少年人特有的充满朝气的俊秀脸庞,在冰冷的面具衬托下多了几分秾艳。

  夏余城看着窗边半拢在阴影下的顾君回,微弱的阳光透过窗户柔和的散在他半张颜如冠玉的脸上,呆了一瞬,小师弟难得看起来如此温和。

  夏余城有些不自然的偏过了头,笑着轻声说:“师弟还是笑起来好看,以后还得多笑笑才好啊!”

  顾君回抬眸望向他,不置可否。

  菜肴不多时就上来了,两人饶有兴趣的吃了起来,即便早已可以辟谷,宗门又给弟子准备了多种多样的辟谷丹,但毕竟比不得真真实实的美味来的诱人。

  下山的弟子们免不了都会去酒楼过过嘴瘾,宗门山脚下几个镇子的酒肆饭庄也因此总是生意兴隆高朋满座。

  师兄弟两人正吃的高兴,楼下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只听一男子用趾高气扬的语气说道:“我乃玄清仙宗弟子,你们敢坑我?!信不信我叫我师尊来教训你们?”

  “玄清仙宗的弟子也不能血口喷人吧?哪有星玄花只卖两百中品灵石的,你也不上外头打听打听!你师尊哪位啊?让你师尊来评评理来!”中年大叔的声音愤愤不平的吼道,骚动即使在雨中也引起了众人的关注。

  师兄弟两人对视一眼,两个身影不由分说便跃出了窗子,想去看看这位引起骚动的同门究竟是何许人也。

  那弟子大半张脸隐在阴影里,身形瘦削,身上穿着外门弟子的服饰。这一身天青色衣袍已然有些破旧泛白,倒是显得有几分落魄感来。

  两人正欲开口询问,就听一道略带迟疑的清冽声音传来,“这位…师弟,敢问是哪座峰下弟子?看着…眼生?”

  那天青衣袍的男子闻一惊,骤然转身,惊道:“归…归一师兄?”

  虞归一:“荆问?”

  夏余城:“虞归一?”

  两道声线同时响起,发声的两人不由得互望了一眼:“你怎么在这里?”

  被称为荆问的男子被突然出现的三人惊了一惊,又见到他们内门弟子的衣袍,脸上不禁浮现一抹羞恼的绯色,抬腿便想逃跑。

  虞归一见势喊道:“哎!荆问你先等等!”又一回头,“夏余城,你先待在这里别动,我待会再来寻你!”说着便急忙追着荆问而去,想将人给拉回来。

  顾君回素来不喜虞归一,但也对这种扯皮小事无甚兴趣,垂手轻轻扯了扯他师兄的袖子问道:“师兄,我们不走吗?”

  夏余城扫了一眼那引发争议的星玄花,掏出了一把瓜子,还分了一些给顾君回,兴致勃勃的说道:“这么有意思的大戏怎么能错过?还没见过虞归一这么慌忙的时候呢,这两人肯定有点什么!”

  顾君回望着自家师兄眼中八卦的光芒叹了口气,颇有种老父亲带孩子的沧桑感,师兄这爱看好戏幸灾乐祸的爱好究竟是跟谁学的呢?虽然他一直大不惭的说是深得师尊真传,但顾君回总觉得难以相信。

  上一世的事他只隐约记得几个片段,难以作数,但哪怕是这辈子的乐曦辰在他的记忆力,依旧是高不可攀的高岭之花。

  这辈子......

  顾君回脑中瞬间浮现出他家师尊在尸山血海中大杀四方的场景,身边阵纹流转生辉,护着中间那唯一一抹干净的月白色。

  惊鸿一瞥中,那冰紫色的眸子无悲无喜,仿若九天神抵,仙器九卿化作一道银鞭荡开周边森森鬼气…顾君回不由摇了摇头,实在难以想象这样的师尊掏出一把瓜子蹲墙角看好戏的场面,太过玄幻。

  不由得他深思,那叫荆问的青年就已经被归一拽着手拖了回来,段体期和神海境差了两个大境界,本就没什么好比。

  虞归一一边拽着他一边气急败坏的追问究竟怎么回事,荆问却只是低头咬牙,一不发。

  虞归一扫了眼人群中的顾君回和夏余城,给了他俩一个还算乖顺的眼神。

  夏余城对上虞归一的视线,眉头一挑冷笑一声走上前去,用讶异却掩饰不住兴奋的语气问道:“虞师兄这是怎么了?与这位师弟认识啊?可是想买这星玄花?师弟这倒是有些灵石富裕,若是着急就先赠予师弟买灵草吧。”

  “行了行了,别假惺惺了,我们玉衡峰还缺你这点灵石吗?把你那幸灾乐祸的表情收一收!”虞归一不耐烦的把夏余城挥开,转头就问:“老板!你这星玄花能让我看看吗?”

  老板脸色一变:“小仙君,不是我不让你看,你这师弟刚刚差点把这花给抢了,我可不敢给你们看啊!”

  白问荆闻更是整个人悲愤交加,怒吼道:“你胡说!我什么时候抢过你这花了?!”

  “哼!两百中品灵石想买灵草,不是强抢是什么,就算是有宗门撑腰也不能这么嚣张啊!”中年大叔表情不屑,紧紧的护住手中的星玄草。

  白问荆张口就想反驳,被虞归一拦住了,“行了,多少钱,我买了!”

  “三百上品灵石!一个子都不能少!”中年大叔说着警惕的瞄着这条送上门的大鱼,白问荆在一旁忍不住了,恨恨的说道:“你刚刚明明说的是三百中品灵石!”

  中年大叔从商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被拆破谎丝毫不为所动,“我的东西,我爱怎么开价怎么开价,没钱捣什么蛋!别以为玄清仙宗的我就怕你们!”

  玄清仙宗内门弟子待遇颇高,这一下就冒出了三个,看这装扮说不定还是核心弟子,这要是不捞一笔,都对不起自己作为商人的职业操守。

  顾君回闻心中暗笑,当谁都是虞归一这样的冤大头吗?星玄草在市场上顶天了也就五百中品灵石吧,真当他们玄清仙宗弟子都没见过世面吗?

  虞归一顿时也听出不对来了,这是当他人傻钱多速来?当即脸色一沉:“五百中品灵石,爱卖不卖,你自己看着办吧!”

  中年大叔眼珠子转了转,正在思索怎么回答比较好,顾君回在一旁出声了:“师兄不必心焦,不就是星玄草嘛,宗里多的是,想要向严师叔讨一株不就行了,何必和他多费口舌。”

  虞归一心中嫌他多事,正想将人赶一边去,就听白荆问愤恨而压抑的恨声道:“这星玄草我不要了!不劳师兄费心!”

  虞归一哪明白师弟心中的弯弯绕,皱了皱眉踌躇着该如何开口安抚,一旁的大叔见煮熟的鸭子快飞了,见好就收道:“五百中品灵石就五百中品灵石!怕了你们了,概不退货哦!”

  虞归一沉着脸,一手拽着白荆问防止他逃跑,一手干净利落的付账夺过星玄草,冷冷的对大叔说道:“你这灵草要是有问题,我直接砸了你的摊子!”

  说完不及大叔反应,拽着白荆问转身就走

  夏余城带着顾君回闲闲的跟着,好整以暇的问:“哎!师兄去哪啊?要不去师弟那里坐坐吧?”

  虞归一正愁宗主嘱托他,将师弟们安全领回的任务无法完成,那两个借口宗门任务一出山就月余渺无音讯的罪魁祸首倒是自己送上了门来,冷笑一声当即就气势汹汹的往师弟们的包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