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的徒儿都是嘤嘤怪 第3章 第3章 虞归一和白荆问

小说:师尊的徒儿都是嘤嘤怪 作者:子午庙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4: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一到包间坐下,虞归一不急教育师弟,而是先把星玄花塞进了白荆问的手中,有些急切的问:“现在能说了吗?”

  白荆问望着手中的星玄花,又是羞恼又是愧疚,一时之间五味陈杂,支吾了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顾君回少见的给四人都倒了茶,难得温和的说:“师弟别急,有什么难处跟我们说说,自家师兄弟能帮衬的总是帮衬的,没什么说不得的。”

  许是这看着寡少语的师兄竟也有铁汉柔情的一面,令白荆问讶异之余心境平和不少,沉默半响终是鼓起勇气小声道:“我是想救我妹妹…可我只有两百中品灵石了…实在是…”

  “你妹妹?白素?”虞归一略一思索便想起了当年跟在白荆问身后小尾巴似的小女孩,“你妹妹怎么了?你有事怎么不来寻我?”

  虞归一与白荆问是同乡,也是同一批入的玄清仙宗,只是虞归一资质超群天生剑体,收徒大典时一眼便被寒霜剑严如山相中收为核心弟子,而资质平平的白荆问则只能和大部分入围弟子一起被分在了副峰成了外门弟子。

  虞归一身在高位无甚感触,白荆问则切身体会到了普通人与天骄之间的这种云泥之别。

  刚开始还好,渐渐的周围嘲讽声谩骂声便多了起来,身为外门弟子还不知天高地厚的缠着核心弟子,这种极不对等的关系加上周围同门们甚至长老的冷眼鄙夷,使得身处高位的虞归一随意一句温声关怀都像是对他的施舍一般。

  白荆问可怜而又脆弱的自尊心终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了,便渐渐绝了亲近之心,两人于是在白荆问不住的推拒躲闪中走向陌路。

  白荆问无法回答,虞归一脾气再好也是耐心有限不善哄人,这是他早就知道的。

  当年虞归一被他的态度搞的不明所以,几番问询无果后也就只能随他去了。如今再见固然欣喜,可白荆问这幅变扭的姿态还是令他头疼不已,他最讨厌哄人了…

  虞归一不由得长叹一口气,放软了声音道:“荆问啊,素素出什么事了?要不要紧啊?”

  白荆问见他缓和,眉眼微垂,有些迟疑的道:“素素被璇玑兽所伤,受了重创,急需星玄草救命…所以我才…”

  “璇玑兽?怎么会这样?”虞归一闻眉头一紧

  “最近山脚下的镇子村庄经常会有妖兽出没,也不知是不是血月将至的关系,好在璇玑兽已被左长老所灭,只是素素的伤却是严重的很…”想到妹妹性命垂危,白荆问也顾不得心中的小变扭了,急急的将来龙去脉如实相告。

  “左清秋?他怎么想到去灭妖兽了?”夏余城皱着眉在一旁插嘴,“他丹道了得,你没求他给你妹妹赐药?”

  白荆问还不及答,虞归一就摆着师兄架子教训道:“不许直呼长老名讳!”又一转脸换了一副人畜无害的温良表情向白荆问问道:“荆问,你接着说,你有请左长老有给素素赐药吗?”

  夏余城被他无缝变脸的手段惊的惊叹不已,一旁白荆问苦笑一声:“左长老当然灭了璇玑兽就离开了,再者,我一个不知名的外门弟子,他那里会愿意为了我赐药,怕是连见都懒得见我吧…”

  虞归一闻急忙握着他的手安慰道:“荆问何必妄自菲薄,左长老乃主峰长老定是事务繁忙,素素之事我已知晓,定会救她性命的!”

  一旁的夏余城心说他忙什么?大概是忙着跟师尊明争暗斗吧…虽说师尊基本懒得理他,但不妨碍左宗师自娱自乐玩的开心啊。

  白荆问闻又是感动又是愧疚,泪水不住的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才没有坠了下来。

  纤长的睫毛不住的扑闪,沾了些许泪花,开口带了丝强压下去的哽咽:“如此便多谢师兄了,救命之恩,我与白素鞠躬尽瘁也定会相还!”

  说着便要朝着虞归一跪拜下去,虞归一一惊赶忙扶住不让他拜下去,低头扫见他微染薄红的眼眶和泫然欲泣的眼眸呆愣了一瞬。

  心道:这就把人感动哭了?我还啥都没干呢…难不成我这哄人的功夫又见长了?

  顾君问单手支着下颌,垂眸不语,不想再看这感人肺腑的场面,余光扫向一旁师兄好整以暇淡定从容专注吃瓜的神情,心中有些烦躁,他这师兄怕是打算丢下鬼新娘的任务,跟着人家一同去救妹妹了。

  顾君回自从十年前被太微长老从恶鬼屠村的惨剧中捡回来认作了二弟子,就一直被借口受伤闭关的师尊扔给了大弟子带着,可以说他是被他师兄带大的。

  师兄待他亲厚,教导也算尽心,且宗主仿佛早料到他们师尊懒得教导弟子,时常会指点一二。

  加上宗内弟子们每日都由长老们轮番授课,这两个被自家师尊放养了的核心弟子总体修为也不算太差。

  夏余城作为大徒弟得天独厚,被乐曦辰捡回来后心血来潮亲自教导过一段时间,也不知道乐曦辰究竟教了他些什么,使得这个大徒弟对于自家师尊十分崇拜,每每提到师尊都恍若天人也,听不得师尊半分不好。

  顾君回第一眼见他师尊就恍若天人,自然是将自家师尊放在心尖尖上,听不得半句不好的,但乐曦辰风评之差令人咋舌,闲碎语前赴后继每日翻新,听的多了不免与其他同门争吵矛盾不断。

  可自家师尊仿佛对这些混不在意,哪怕俩师兄弟被别家长老拎着领子丢到了师尊面前兴师问罪,他家师尊也是平平静静的点头表示知道了,回去了会好好教育自家弟子的,甚至还心平气和的倒了杯茶问对方长老骂了这么久累不累渴不渴?要不要喝杯茶润润喉再继续?直气的兴师问罪的长老们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当事人浑然不觉的带走自家弟子教育道,:“在外敢惹事就要做好打架的准备,要不就把对方摁在地上打到他服,要不就逃的够快,回无极峰大阵,让他们在外头干着急,无论哪种诸君都还需多努力啊!”

  时间一久,师兄弟俩对于站在无极峰大阵内对外叫嚣这种事简直如火纯青,其他峰的弟子长老们恨得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

  即便是捅到宗主那里,也只是得到几句和稀泥般的轻飘飘带过的话。再者连打都打不到人家,只能守株待兔,实在是有些自取其辱了。

  但也因此,宗主这光明正大的偏帮,更做实了太微长老与玄清宗主有着不可告人关系的传闻。

  一时之间虽无人再敢惹无极峰,太微长老以色侍君的谣却是铺天盖地。

  偏生太微长老风姿卓然,积石如玉,雪肤玉骨,是位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于是为各色传又添了几分可信度。

  总之师兄弟两个对于太微长垣以色侍君,恃宠而骄,仗徒行凶等等传闻,早已从刚开始满心愤然到了现在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只想行凶的更狠一点。

  所以现在顾君回毫不怀疑他师兄早已把刚刚的精彩画面全都录了下来,过不了多久这些“略作美化”的留影石便会四处流传,民间画本也会纷沓而至。

  他于是一边冷眼瞧着虞归一安抚白荆问,一边给他可能浪过头快要成了鬼新娘友军的师兄传音道:“师兄,你要跟着一起去救人吗?别忘了我们还有灵兽和宗门任务呢!”

  师兄正看的兴致勃勃,装模作样的道:“多么感人的同门情谊,我们怎么能错过呢!灵兽的事情不用担心,我在它身上埋下了踪丝,跑不了的。”

  顾君回无语,要不怕师尊伤心,他现在恐怕已经在思考怎么才能不着痕迹的让自己成为乐曦辰唯一的弟子了。

  另一边虞归一安抚好了白荆问,终于有精力来对付他们了。

  他用略有不满的语气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宗主让我遇到了看顾你们一下,听说你们领了任务下山就跑的没影了,这是玩够了回来了?”

  夏余城厚着脸皮想要糊弄过去,“师兄,我们第一次单独做任务,人生地不熟的,这不中间遇到周折耽搁了些时日嘛…”

  虞归一闻瞪大了眼睛:“你们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什么周折能这么曲折?这么点距地爬都爬过来了吧?”

  “哎…师兄不要激动嘛,我们头一次出门也想了解了解风土人情啊,况且遇到了一只灵兽幼崽,多追了它一会绕了些路。”夏余城倒是不怕虞归一骂他,就怕他冲动之下直接抓了他们回宗门。

  他还想弄只灵宠回去玩玩呢!

  虞归一觉得这俩师弟真是奇葩呀,不愧是无极峰出来的,领了宗门任务出来旅游觅宝来了,还完全没把正事放心上。

  不禁扶额无语道:“这就是你们让那鬼新娘安安稳稳的镇子里又猖狂了一个月的理由?”

  夏余城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是有点过分,毕竟人家巴巴的等着他们来救呢,这一个月都没什么人敢成亲,多影响媒婆们的生意啊。

  于是诚诚恳恳的认错到:“师兄说的有理,我们这样磨磨蹭蹭的确实影响镇民们的生活,但是四月鲜少有人成亲,反正也不急于一时不如先去救荆问师弟的妹妹吧。”

  虞归一闻深吸了一口气:“你们拖了一个月还想再放一个月?你们真的不是鬼新娘一伙的吗?行了行了…救了素素我亲自带你们去桐湾镇解决问题!”

  夏余城倒是不介意多一份战力,再说他本就想跟着一块去见见白素,最好再录下点感天动地同门兄弟情来。

  顺道要是见到灵兽的踪迹就再去努力一下,反正既然虞归一知道了鬼新娘的任务按他的性格是不可能放任不管的,说不定直接出手替他们解决了,于是麻溜的就答应了。

  正好虞归一急着救白素,懒得跟他们废话,抓着他们就御剑而起,生怕跑了自己还要满世界抓人去。

  不得不说虞归一不愧和无极峰打了多年交道,深知他两个师弟的尿性。速战速决这招使的十分之有先见之明,可惜的是他还是低估了师弟们听风就是雨的能力。

  夏余城刚上剑没多久,就发现踪丝动了,灵兽就在附近。八卦和灵兽是个人都知道怎么选啊~

  顾君回一看自家师兄那兴奋而又不怀好意的表情,就知道绝没有好事。

  他不由的向虞归一投去了一道怜悯的目光,心说师兄真是把熊孩子三个字演绎的淋漓尽致。

  正在御剑的虞归一莫名其妙就发现自己被师弟怜悯了,还未细想怎么回事。

  就见夏余城突然暴起,甩手对着他的剑就是两张风行符,顾君回心领神会扬手就给他们加了个护盾,两人配合默契,动作行云流水,熟练之极。

  虞归一懵了,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在强大的后坐力中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快过。

  佩剑速度突然暴起,瞬间就窜的没影,剑上的两人被强力的加速度扫的东倒西歪。

  幸亏顾君回还有人性,帮他们加了个护盾,即便如此,剑上的两人也在飞速的狂风之中被吹到怀疑人生。

  在一片兵荒马乱之中虞归一收到了夏余城的传音:“师兄,我们去抓灵兽了,你救人要紧就不打扰你了,咱们一会见~”

  虞归一此刻心中只有一个字想说:操操操操操操操操操!!!

  夏余城你tm不要让我抓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