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的徒儿都是嘤嘤怪 第4章 第4章 楚一一

小说:师尊的徒儿都是嘤嘤怪 作者:子午庙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4: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始作俑者夏余城如今正在小巷中追灵兽追的兴起、对自己的未来一无所知且毫不在意。

  灵兽虽小,但是灵活速度快,十分难抓也难驯服,以他们如今引气期的修为想抓到着实不易。

  将灵兽赶至凡人居住的城镇内也绝不是什么好事,即便还是幼崽,但对于凡人来说破坏力也是巨大的。

  灵兽又一次失去了踪迹,踪丝显示就在附近,但却四处搜寻不到。

  夏余城有些焦躁,这些小巷子九曲十回太复杂了。

  再一次弯进一条小巷,夏余城顿时停住了脚步。

  巷子的尽头有一个高挑的撑伞身影,他隐没在青墙乌瓦的阴影中看不真切,只能见到他微微俯身,伸手抱起了一只小兽。

  “叮铃…”细微的金属碰撞声传来,那人抱着小兽缓缓上前,清晖撒落朱红的衣裾在月光下越来越清晰。

  来人红衣似血,腰间坠着层叠的银链,随着行走发出好听而又细微的叮铃声,一丝若有似无的铃兰花香飘来,还未靠近就令人感觉好似被小猫挠了心。

  “公子,这是你的灵兽吗?”轻灵的声音传来,好似冰雪初融的溪水,轻盈婉转。

  夏余城和紧随其后跟来的顾君回全都呆呆的怔愣当场,久久回不过神来。

  “公子?”久久得不到回应,似乎令那人有些困惑,不由得又走进了一些,轻抬皓腕,递出那缩在仿佛凝了霜雪般晶莹的小臂间的小兽。

  夏余城终于回过了神,却是红了脸:“姑娘?”

  “嗯?”对面的丽人儿浅浅一笑,仿若雪霁初晴一般,远山般的秀眉微微弯起,拥着星霜的眼眸定定的望着夏余城,眼底还有几许未散去的笑意。

  “姑娘!它还未认主呢!姑娘要灵兽吗?我帮你呀!”竟是个大美人啊!缓过神来的夏余城十分迅速的转成了狗腿模式,晶莹的双眼巴巴的望着眼前的女子,就差摇起了尾巴。

  那女子只是摇头,:“公子即是追着它而来,还是公子收了它吧。”

  怀中的小兽像是听懂了女子的意思,咿咿啊啊的开始挣扎了起来。

  女子见状收紧了手臂,似是在怕它跑了,又似是在安抚,轻笑一声道:“倒是个没耐心的,公子还是快快认主吧。”

  “可是…”夏余城见状有些迟疑,“它好像很喜欢你…”

  小兽撒娇似的蹭着女子不太丰盈的胸口,毛绒绒的前爪不住的往女子身上踩,口中嘤嘤的叫着想让女子抚摸它,一点看不出之前对着夏余城那呲牙咧嘴的模样。

  夏余城刚感概果然灵兽也喜欢娇滴滴的美人,就见美人体贴的收了伞撑起结界挡雨,细白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撸着小兽毛茸茸的脑袋,直把它摸的舒服的眯起了眼。

  顾君回双手抱胸,觉得他如果能听到师兄此时的心声的话必定是:放开那只灵兽冲我来!

  别说让他认主灵兽了,被当作灵兽认主大概都行,美人关是不可能过的了,这辈子都不可能过了,还是清醒一点在虞归一提刀杀来之前赶紧把师兄拖走吧。

  顾君回沉着脸一把拉住师兄袖口说道:“姑娘既与灵兽有缘,还是姑娘来认主吧,我们就不打扰了。”说着拽着自家师兄就想走。

  夏余城觉得自家师弟真是太不懂事了,他还没问出来姑娘芳名呢,这么急着走干嘛?当即瞪了师弟两眼,可惜师弟面无表情全当没看见。

  红衣女子瞧着他们互动,眼眸流转轻笑出声:“不必了,我已有灵兽,若是公子想要,我可以试着说服它。”

  说着竟真的抱起灵兽,微微低头在灵兽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

  那小兽应是已生了神志,听了女子的话看了看夏余城,又看了看女子,思考了起来。

  顾君回心中一惊,这灵兽还是幼崽竟然就能听懂人语,并有了自己的神智,级别必然不低。那美若天仙的女子竟丝毫不心动,看来来头定是不小。

  见小兽似乎有些犹疑不决,那女子红唇凑近小兽的耳朵又说了些什么。

  小兽毛绒绒的耳朵尖微微抖动了几下,像是被温热的气息浓的有些微痒。

  低下头又思索了一会,才向着夏余城的方向依啊了两声,伸出了前爪,示意自己同意了。

  夏余城心中一喜,没料到这等好事会突然落到自己身上。赶忙接过灵兽,嘻嘻哈哈的向着女子道谢。女子并不在意,只是递过灵兽示意他赶紧令其认主。

  灵兽不情不愿的被夏余城接过,眼神巴巴的黏在女子身上显得十分的依依不舍。

  夏余城抱着灵兽进退微谷,抬着的手臂僵在半空尴尬不已,但女子对于灵兽的讨好恍若未闻,只是催促夏余城干净令其认主。

  夏余城的眼神在女子与灵兽之间梭巡良久,见女子神情不似作伪,便安下心释放了一滴精血融入了灵兽的眉心。

  血脉链接已成,冥冥中一人一兽之间多了一丝联系。

  “成功了!”夏余城激动的抱着怀中的小兽,喜得像初为人父的老父亲。

  随即就听脑中一道带着奶音的高傲语气闪过:“呵,我愚蠢的主人啊,少在那傻乐了!本座饿了,快给本座送食物来,喂饱我是你的职责!”

  夏余城一呆,神色复杂的望着怀里的小兽:“是你在说话?”

  “除了本座还能是谁?你不会连灵兽认主后可以与主人心灵相通都不知道吧?”小兽抬起高傲的头,给了夏余城一个白眼,努力在自己毛绒绒又奶萌奶萌的脸上做出一个鄙视的表情。

  夏余城虽能清晰的听到灵兽的话语,但在其他人看来,就是可爱的小兽抬起它那毛绒绒的脑袋,冲着夏余城咿咿啊啊的奶叫着卖萌。

  红衣女子复又撑起伞,似乎早已料到他的疑惑,说道,“孰湖是高阶灵兽,神智颇为早熟,十分聪颖,长大后还能学习术法,战力堪比问道境大能,你能得到也算是份不错的机缘,好好养着吧。”

  “孰湖?它?”夏余城望着怀里白灰相间毛绒绒的奶团子,神情呆愣的仿佛需要关爱的特殊儿童。这奶团子正在它脑子里大吼大叫变着法的骂他蠢笨和有眼不识泰山,闹的他根本无法思考。

  他被吵的脑中嗡嗡作响,孰湖像是故意的一般,使劲扯着尖细的嗓音在他脑中叫嚷。

  “哎呦!你先别说话了,我都听不见别人讲话了!”夏余城有些委屈,刚认主的灵兽完全不听他的话,甚至还要对他下手,面上的不悦更甚了几分。

  他皱着眉拎起了孰湖的后颈,还未来的及教训几句,就得到了对方更大声的叫嚷和锋利的两爪子。

  顾君回冷着脸扫了眼在地上得意洋洋,冲着夏余城又咿咿啊啊的孰湖。又看了看遭受噪音暴击宛如智障,只能死死捂住耳朵,掩耳盗铃的的师兄。

  尝试性的从乾坤袋里掏出一些凶兽肉扔给了孰湖。

  孰湖见到食物神情一顿,虽然有些不满顾君回逗小狗般的姿态,但他折腾好几天确实有些饿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折腾夏余城这种事毕竟还是来日方长。

  孰湖迈着小短腿,踢踢踏踏的凑过去嗅了嗅,微微点了点头,大概是还算满意,生出粉嫩的舌头吃了起来。

  好不容易等到孰湖转移了注意力,劫后重生的从噪音攻击下解放出来的夏余城,终于喜极而泣的发现自己又能听到这个世界的声音了。

  在面对女子向他提议给孰湖起名字的建议时,夏余城套着耳朵,盯着正悠哉悠哉啃凶兽肉的孰湖,眼眸微阖,脸上神情变幻莫测。

  良久,夏余城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闭嘴!”

  红衣女子:???

  顾君回:???

  孰湖:?!?!?!

  夏余城:“你太吵了!闭嘴!以后就叫你闭嘴了!”

  众人:……

  孰湖第一个表示不满,扔下凶兽肉的,冲着夏余城更卖力的大吼大叫起来。

  外人听来软萌的小奶音,在夏余城识海中就是魔音入耳般的惊天炸雷,不但无可抵挡,甚至随着孰湖怒气值的飙升还附赠了雷声音效。

  孰湖:“竟敢给本座起这种蠢名字!我看你的脑袋是不想要了,吃我一记识海暴击!准备好做聋的传人吧!”

  随后夏余城的脑中满是惊天炸雷和巨大的轰鸣声…

  夏余城双手扶耳面目狰狞:啊啊啊啊啊啊!解约!现在就解!尼玛再叫老子打死你信不信?!

  顾君回皱着眉眼神不善的盯着孰湖,思考要不要一巴掌把它打晕了救师兄脱离苦海,况且这咿咿啊啊的没完没了他也觉得很吵。

  就见一只纤细白嫩的手向下一捞,将孰湖抱了起来,安抚似的拍了拍。随即纤指一翻,一道灵光莫入夏余城眉心。

  “你干什么?!”顾君回见状一把将夏余城拦在了身后,紧张的防着女子手上的动作。

  女子只是斯条慢里的安抚了一下孰湖,就松手让他落回到了地上,:“公子无需担心,只是让你师兄能够安静一会而已。”

  夏余城狰狞的表情终于有所松动,心有余悸的叹了口气挠了挠耳朵,:“诶呦…这么小的身板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嗓门?耳朵都要聋了…姑娘你是怎么让它安静下来的?”

  “我给他下了禁术。”女子语气自然,仿佛这是稀松平常的事一般。

  对面的两人却是心中雾草!原来还可以这样?机智啊…

  “孰湖的天赋能力是传音,可用意识与人交流,直接作用于识海。你是它的主人感受会更为强烈一些,关闭识海就好了。”女子扫了一眼两人一兽,嫣然一笑道:“好了,公子即已收服灵兽,我们就有缘再见吧。”

  “哎!等等!还没请教姑娘芳名?”脱离孰湖魔爪的夏余城不忘撩妹,堆起笑就盘算着怎么能再跟人家姑娘一段路,说不定还能再发展发展感情。

  姑娘倒是不矫情,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名讳,:“楚一一。”

  随后点了点头也不好奇对方身份,直接就想离开。

  “还未谢楚姑娘大恩呢,不如让在下跟着寻个机会报恩,楚姑娘有哪里用得上在下的地方千万不要客气。”夏余城打蛇随棍上,当即想打着报恩的幌子缠上人家。

  楚姑娘却是完全不吃他这套,毫不客气的回道,:“用不上,公子还是与孰湖多多培养感情吧,你识海的护阵三个时辰后就解了,我们有缘自会相见的。”

  说完不及两人反应,使了缩地成寸,三两步就没了踪迹。

  夏余城刚哎了两声人就没影了,摸了摸下巴道,:“她修为很高啊……”

  顾君回若有所思的望着楚一一消失的方向,“师兄看不透她的修为?”

  夏余城,“嗯,看不透,肯定比我高。”

  顾君回:“姓楚…难不成是楚家人?”

  夏余城,“有可能…”余光瞄到丧失音波武器只能悻悻的吃着凶兽肉的孰湖,后知后觉道:“她说识海的护阵三个时辰后解开什么意思?”

  顾君回,“是防着孰湖闹你的护盾吗?”

  “不是下了禁术吗?还要护盾干嘛?”夏余城盯着孰湖思索了一会,又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傻笑起来,“不过她可真好看呀!我感觉我大概是恋爱了~”

  顾君回极煞风景的提醒道“师兄,我们还是找个地方落脚吧,虞师兄怕是要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