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的徒儿都是嘤嘤怪 第5章 第5章 烤肉好吃吗

小说:师尊的徒儿都是嘤嘤怪 作者:子午庙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4: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二天夏余城就明白那三个时辰的护阵是怎么回事了。

  小心眼的孰湖兴奋的发现,他人间唢呐又回来了!不下禁术是群攻,下了禁术是单独输出。敢叫他闭嘴,他愚蠢的主人必将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夏余城快被脑子里孰湖那走调魔性的旋律给整哭了,孰湖为了报复他竟然在他脑子里唱山歌,惨不忍睹的那种。

  夏余城只能欲哭无泪的死死拽着师弟的胳膊,哆嗦着嘴唇直嚷,“让它停下!停下!”

  顾君回这会恨不得给自家师兄也下个禁术,他师兄被孰湖嚷的听不见自己的声音,故而每句话的音量都是直冲云霄。

  他离的近,只觉得耳膜发疼。

  孰湖的魔音直接作用于识海,除了打晕他顾君回暂时想不到更好的法子了。

  但这样解得了一时解不了一世,总不见得天天都逮着孰湖揍一遍吧。

  顾君回想了想掏出了一个乾坤袋,暴力的把孰湖一股脑的塞了进去,问道:“师兄,安静了吗?”

  夏余城冲着他吼,“师弟,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顾君回面无表情的想,哦,没用啊。

  看来师尊炼的乾坤袋虽然能装活物,但是阻挡不了神魂攻击啊,回去可以跟师尊提一下。

  好不容易从乾坤袋里挣脱出来的孰湖怒了,一道惊雷在顾君回的脑海响起,:“小兔崽子你干什么?!”

  幼崽的声音又尖又细,加上混雷音效在脑海中回荡,效果卓群。若是对敌,八成是一击必胜。

  顾君回,:“没干什么,想给你搭个窝…”

  孰湖一噎,骂道:“滚犊子!你当本座傻吗?意图谋害本座,你死定了!”

  顾君回,“哦…你想怎么让我死?吵死我吗?”

  孰湖艰难的在它软萌的小脸上做出一个冷笑的表情:“哼!看来你也想试试你师兄的待遇了!”

  然后顾君回也收到了来自孰湖的魔音大礼包一份,那直击灵魂的尖叫声在脑海中炸裂,仿佛一群女鬼围着你合唱。

  现在的顾君回发觉自己刚刚真是太天真了,就这么个熊孰湖,别说让他天天逮着揍一遍了,就是揍十遍都不解气!

  顾君回此时对于师兄的处境感同身受,毫不犹豫的就挥手掐断了噪音的源头。

  一个手刀下去,孰湖猝不及防被他拍晕,世界终于清净了!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位楚姑娘坚决不肯收孰湖当灵宠了…”顾君回心有余悸的望着地上昏死过去的孰湖艰难的说,“我们还是给他下迷.药吧…”

  终于缓过劲来的夏余城恶狠狠的盯着孰湖说,“不不不,我们直白一点,解契吧!”

  解契当然是不可能解契的,毕竟他俩会结不会解,那就只有关闭识海屏蔽孰湖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可惜的是还不等他们俩研究出来怎么关闭识海,虞归一就带着他的大刀追来了。

  “师弟的符箓很厉害啊!你知道我从飞剑下来后吐了多久吗?!我tm差点就要对御剑有阴影了啊!”虞归一一手一个将两个罪魁祸首嗯在地上,冲着他们就是一顿咆哮,唾沫星子差点喷在了他们脸上。

  虞归一觉得自己委屈的不行,明明是好心想带着同门师弟完成任务的,哪怕两峰的交情不怎么好,自己也愿意不计前嫌出手相助。

  哪知道这两货上来就是几张风行符,这符一看就是乐曦城给的,效力之强令人发指!

  本就是同门,用不用这么狠?你们师尊给你们的符箓,就是让你们用在自己人身上的?

  虞归一平日里在宗门积累的温润如玉好形象,瞬间在这两人面前崩塌殆尽。

  “师兄!”一声凄厉的叫喊,带着一哭三叹的哀怨语调,从夏余城口中溢出,“师兄!你可算来了,我好想你啊!”

  夏余城眼中含泪,一瞬不瞬的望着虞归一,脸上的神情又是惊喜又是后怕。

  要不是被虞归一按着头,只怕现在已经冲过去抱着他大腿叫爸爸了。

  虞归一:???

  什么情况?这又是什么新型套路?这又是在搞哪出?

  “哇!师兄!!!师兄我错了!我不该撇下你去找灵兽的,我后悔了!你赶紧把这只尖叫鸡收走吧!我快被它逼疯了!”夏余城乘着他呆愣的瞬间,一把扑上去抱住他的裤腿,一边哭一边叫,眼泪鼻涕蹭的裤腿上全是

  虞归一木然的着脸看着哀嚎的夏余城。

  看他哭的直打嗝,凄凄惨惨,情真意切,好不可怜。

  顾君回被他师兄突如其来的真情流露吓了一跳,怎么回事?不会是神识受损傻了吧?

  虞归一嫌弃的一把扯开哭哭啼啼的夏余城,“哭什么哭,男儿有泪不轻弹,女人都没你哭的响!”

  夏余城不理他,嚎的更大声了。

  心中暗想:师兄你天真了,不信我一会让孰湖给你表演一段,涨涨见识。

  顾君回心头一跳,不知怎么的,从他师兄那惊世骇俗的哭法中感受到了一丝熟悉。

  这不是孰湖的女鬼大合唱吗?

  虞归一现在无比后悔,当时怎么就脑残多事,想着照拂一下同门师弟,也承了宗主嘱托。

  这谁能看顾的动?看到他们应该掉头就跑才对!

  “怎么回事?你别嚎了!”虞归一额头青筋直跳,拦着他不让他再扑过来。心里只想说,宗主真是厉害,这种活宝也能教导。

  夏余城正嚎在兴头上,完全停不下来。一波三折的语调隐隐成了个时下流行的凄婉小调。

  顾君回在他师兄还来不及想起后续的曲调之前,熟练的给他师兄下了个禁术,开口道:“虞师兄,师兄了认了一只灵宠,可这灵宠有些不服管教,可能伤了师兄灵识…”

  夏余城正演在关键处,却突然失了声。

  没想到养了多年的师弟,竟然有朝一日对着自己发难,顿时心中百转千回愁绪非常,更想哭了!

  奈何被下了禁术,发不出声,只好用那双含泪欲泣的凤眸瞪他。

  凤眸圆睁,眼角飞红,眸中含泪,又怒又嗔,哀怨非常。

  师弟你不爱我了!你竟然给我下咒!嘤嘤嘤!

  顾君回被瞪的一激灵!

  心中懊恼,完了…师兄果然不正常了,孰湖当真是心机深沉,被打晕之前竟然还留了后手。

  回去若无法还师尊一个全须全尾的夏余城,不知师尊可会伤心?

  孰湖要是现在醒着,一定感觉六月飞雪。

  虞归一摁住夏余城,暗暗松口气,向顾君回问道:“什么灵宠?怎么回事?”

  顾君回扶了扶脸上的面具,冷着脸指了指在地上躺尸的孰湖,:“就是它,借着神识传音的天赋能力,在我们脑海里大吼大叫,又没法拦住。”

  虞归一回头瞅了瞅地上的奶团子,伸手翻了个面,来了兴趣,;“诶!神兽孰湖?这就是你们追的灵兽?运气不错呀!”

  “神兽?”,顾君问奇道:“不是灵兽吗?”

  这年头的神兽都这么丧心病狂了吗?

  虞归一松开夏余城,蹲在孰湖旁边,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嗯,现在还不是,若是成长的好成为神兽是很有可能的。他怎么晕了?”

  “哦,被我打晕了…诶等等!”顾君回一个回头,虞归一就已经在指尖凝了丝灵力渡给了孰湖。

  顾君回拦截不及,拖着夏余城就向后挪了好几步。

  虞归一一脸莫名,完全不知道他即将面对的是什么。

  孰湖悠悠的睁开了那双翠色的眸子,与虞归一四目相对。

  ……

  ……

  “你也是玄清仙宗的?”孰湖站起身,抖了抖毛,奶声奶气的咿啊了几声。

  “诶?我能听得懂你说话?”虞归一顿时觉得新奇,能灵识传音的灵兽可不多见,且这小兽绒毛蓬松柔软,长得像只小猫似的煞是可爱。仔细看,脊背上还有两只藏在了绒毛下的小翅膀。

  可爱,想撸~

  虞归一刚露出一个痴汉般的笑容,就听孰湖用他的小奶音说道:“听得懂说话有什么奇怪的,我还能让你听到更多呢,想不想试试啊?”

  虞归一:???

  孰湖大人以德报怨,觉得是时候让现在的小年轻了解一下社会的险恶了。

  三人份的脑内声波靶向攻击大礼包,一个都不会少。

  第一次接受如此窒息攻击的虞归一,后知后觉的明白了夏余城为什么会宁愿被揍,也要抱着自己哀嚎。

  他感觉仿佛有一百个小锤子不住的猛锤自己的脑袋,配合着雷鸣般的音效和直击云霄的海豚音,简直就是无法形容的酸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啥玩意?!我脑子要炸啦!”

  遭受多重伤害暴击的夏余城,捂着耳朵在地上来回滚动,:“啊啊啊啊啊!师兄!师兄救命啊!!!快让他停下!”

  唯一还能保持一丝理智的顾君回急道,:“打晕他!师兄赶紧打晕他!”

  三人神色各异,但对于孰湖的怒气却是涨幅相近,一时间氛围一派祥和,在让孰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这件事上,飞快的达成了统一。

  孰湖舔着爪子露出一丝冷笑,天真,太天真了。真以为同样的招数能让小爷中招两次?

  现在的小年轻,就是太膨胀。想打晕他,怕不是在做梦!

  虞归一和顾君回的动作,在他眼中像慢镜头回放似的。

  他悠哉悠哉的逗弄着两人,往往在他们以为快要成功的瞬间又灵活的跳开,耍的两人团团转。

  虞归一终于忍不住了,冲着夏余城吼道,:“快让他停下啊!!!他不是你的灵宠吗?哪有灵宠攻击主人的?”

  夏余城和顾君回看向他的神情似有千万语,师兄你果然太天真,和主人沟通的事能叫攻击吗?培养感情的事怎么能算攻击呢?随即呵呵一笑,心中充满了欲哭无泪的气氛。

  面对孰湖的攻击,三人只能任人□□,丝毫想不出反抗的方法。

  两人引气期,一个刚入神海境,神魂还是太弱,根本顶不住直接针对神魂的魔音。

  哪怕是轮回转世的顾君回,从头再来后引气期的修为还是极大的阻挠了他的杀伤力。

  即便孰湖还是幼崽,力量孱弱,但无视防御直击弱点的天赋能力,对他们来说依旧是无解的。

  孰湖胜利者般的蹲坐在桌子上望着哀嚎的三人,终于停下了魔音,好整以暇的问道,:“怎么样?爽不爽?”

  夏余城早已被折腾的没了脾气,第一个投递叛国,五体投地状的摊在地上,颤颤巍巍的伸出两只手在头顶上合十,:“大爷!有话好说!自己人,别开腔!”

  “哼!”孰湖冷哼一声,:“现在知道求饶了?刚刚套我麻袋打晕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怕?”

  顾君回:……我那不是没想到你还能醒嘛。

  虞归一凌厉的视线立马剜了过来,仿佛在说:你们两个杀千刀的!自己作死为什么要拖上我?我是无辜的呀!

  顾君回顶着视线不为所动,师兄是你自己手贱把他弄醒的,我拦都来不及好吗?

  顾君回想了想觉得自己应当顺应局势,至于如何报复的事,日后总有风水轮流转的机会,于是十分坦然的认了怂。

  他气吞山河哐叽一下单膝跪地,声调平板语气丝毫没有起伏的说:“大爷我错了!是我太膨胀了!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吧!”

  他隐在面具下的半张脸艰难的挤出一丝悔意,垂下的目光幽暗深邃还带着几分杀意,掩在袖口下的手指攥的死紧,在心中暗暗补了一句,下次还敢。

  虞归一也适时的出声,顺道卖了一波队友,:“大爷!我是无辜的呀大爷!我刚刚还给您渡了灵力呢,您有气冲他们发放过我呀!”

  孰湖闻瞪了他一眼,怒道:“闭嘴!本大爷…阿呸!本座做什么还需你置喙?”

  虞归一吓得忙闭嘴不敢再,鹌鹑似的缩在了一旁。

  顾君回在心中翻了个怒其不争的白眼,赶忙补救道:“大爷!以后我们以您马首是瞻,凶兽肉管够!”

  孰湖心说这还差不多,算你们懂事。

  “所以你们还想给我取个名叫闭嘴吗?”

  三人摇头:“不敢不敢,大爷您永远都是我们大爷!”

  孰湖听了这看似吹捧的话,不知怎么感觉有点怪,怎么好像…是在骂人呢?

  “行了行了,只要你们乖乖听话,本座还不屑于你们这些后辈动手。”

  三人心中弹幕狂飞,吐槽满天,你该动手的什么时候客气过?现在说这话有意思吗?

  要不是因为打不过,小样你现在已经被揍的亲妈都认不出了!

  特别是作为主人的夏余城,已经在心中思索回去后如何让师尊出手,教教孰湖如何做兽了。

  认怂是可以认怂的,场子也是要找回来的,不然孰湖还以为自己没有后台呢。

  只要师尊愿意,随手一个困阵就能让孰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但现在,心中即使mmp,脸上还得笑眯眯,佝着不浪才是王道。

  随即十分有眼色的拿出了一盘灵果,递到了孰湖面前,笑的温良恭谦道:“大爷,来尝尝这灵果,可甜了!要不要我喂您啊?来,啊~”

  顾君回不甘势落的掏出了凶兽肉和一堆调料包,表示要给孰湖露一手烤肉串的绝活。

  虞归一想了想,为了合群在另两人震惊的目光下掏出了一个藕粉色的软垫,狗腿的给孰湖垫在身下。

  另两人:虞师兄原来你是这样的剑修!随身带软垫,竟然还是粉红色的!

  孰湖倒是不计较那么多,他很满意三人的服务。

  枕着软垫,吃着灵果,闻着烤肉阵阵的香味,人生简直不能更美好。

  顾君回小心的将刚烤好的一把烤肉剃在盘子里,撒上调料,递给孰湖。

  凶兽肉肥瘦相间,被烤的吱吱冒油,边缘微微有些焦黄,正是最美味的口感,撒上调料更是鲜香四溢,诱人无比。

  孰湖美美的咬了一大口,肥而不腻的烤肉带着一点焦脆,一口咬下满嘴爆香,点睛之笔的调料香中带着点辣,更刺.激的味蕾欲罢不能。

  不多时,一盘烤肉就被尽数扫进了胃里,孰湖感觉美好的有些飘飘然。

  好久没有这么舒爽过了,吃饱了有些犯困,身下的垫子是如此的柔软舒适,不如睡一会吧…

  “啪!”身下的垫子化作了一张网紧紧的束住了他。

  孰湖隐约觉得不对,但脑中昏昏沉沉如坠云端,令他无法思考。困意一波波袭来,更是让他难以招架。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模模糊糊的想:艹!还是轻敌了!”

  “雾草!缚仙网?虞师兄大手笔啊!”夏余城戳了戳被困住,宛如死狗的孰湖,惊喜道。

  虞归一笑的矜持,:“哼,敢惹我们玄清仙宗弟子,总要让他付出点代价!”

  顾君回熟练的掏出了乾坤袋问,:“要先把缚仙网解了吗,我给他下了三倍剂量的迷.药,三天都别想醒了。”

  虞归一嘴角抽了抽,抬手解了缚仙网,:“你下手也挺狠的啊…”

  顾君回麻利的将孰湖塞进了乾坤袋,回道:“还行,幸亏有师兄的幻阵,不然他没那么容易把肉吃下去。”

  虞归一惊呀的问,“幻阵?”

  夏余城伸手把装灵果的盘子翻了过来,露出盘底的一张幻阵符:“你不会以为我就这么妥协了不报复吧?”

  虞归一:呵呵…

  要不是三人心知肚明没有串过供,不然还真以为是事先商量好的。

  先以幻阵削弱对方的警惕,再诱其吃下撒了迷.药的食物,在其快被迷倒的时候发动缚仙网困死,预先设计怕也不会如此周全。

  如此心有灵犀配合默契,不得不令人叹服。玄清仙宗果然是兄友弟恭令人艳羡阿!

  三人相识一笑,不愧是同门师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