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小吏 第14章 美男子

小说:春秋小吏 作者:长生千叶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7: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郑国的送亲队伍异常恢弘,从郑国的老郑城出发,距离洛师其实不远。

  在古代,郑国有“中国”之称,因为郑国的地理位置乃是东周版图的正中间,因此得名。郑国与周王城洛师比邻,郑国的西面接壤周王室的东面,快马加鞭的话,不日便能抵达,但如今不然,他们是送亲,自然要稳稳得走,慢慢得走。

  再者说,大军开拔,如此恢弘的大军,光是辎车就有几百承,再加上二百承轺车,如此庞大的队伍,自然要慢慢的走。

  在春秋时期,生产力相对低下,诸侯国中的人口也少,根本没有后世话本中写的,动辄十万二十万大军,如今的周王室洛师,能动用的兵马加起来,也不过两万五千人。如果一个国家能有五万兵马,那绝对是大国之中的大国,腰板挺得倍儿直!

  在这个年代,比喻一个人金贵,会用“千乘之躯”,一车四马为一乘,千乘便是夸张的说辞,很多很多车马的意思,能拿得出一千乘的国家,那就是大国家。

  此次郑国送郑姬出嫁,几百辆缁车运送嫁妆,两百辆轺车跟随队伍,可谓十足十昭显了郑国的大国风采,郑姬这高嫁,嫁的风光无限。

  然……

  祁律看着这茫茫的轺车队,连成一片的黑甲武士,心中有些感叹,这郑伯之心,怕不只是想要嫁一个卿士之妹罢。

  大军开拔,辎重繁杂,日头渐落之时,已经传令下来,全军原地扎营,今日怕是要在郊外夜宿一晚,营帐很快扎了起来,祁律身为少庶子,也分了一个营帐。

  祁律本想将小狗儿子运送到自己的营帐中,不过正不巧,那面儿有人来找祁律过去叙话。

  祁律这个少庶子,是个清闲的官职,其实没什么太多的用处,祭仲之所以提拔他做少庶子,便是为了安抚郑姬,也是将祁律当做“人质”,郑姬才好乖乖嫁到洛师去。

  但祁律总归挂着少庶子的名头儿,来人传话说,国君亲封大行人公孙阏请少庶子过去叙话。

  这一趟送亲之行,别看祭小君子风风光光,但其实祭小君子根本不是这次送亲的“最高头领”,说白了他和祁律本质上是平起平坐的,都是个少庶子。

  因为不是去打仗,所以队伍不设帅,而是设有一个郑国国君寤生亲封的大行人。

  大行人相当于现在的外交大使,古代很多名人都做过大行人,汉武帝麾下大名鼎鼎的张骞,便做过大行令,奉命出使西域。

  别看大行人不过官居中大夫,品阶并不如何高,但是凡属大行人,必然是国君之亲信,是最为信得过之人,而且必须德才兼备,最好文武双全,还要有一双利索的嘴皮子,否则怎么能挑得起外交事宜?

  春秋时期的外交十分纷乱,一百多个诸侯国烦烦扰扰,搞不好便因为一句话引起战火,诸侯们巴不得找机会发动战争,因此这大行人事关重大,必是朝中扛鼎之臣。

  是想这样的重要职位,如何能落到祭小君子头上?就算他的叔父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郑国国相,郑伯也不会糊涂成这样。

  而今身担大行人一职的,乃是郑国国君寤生的宗族之弟——公孙阏。

  公孙二字,并非姓氏,而是昭显身份的称谓,就跟公子一样,在这个年代里,“公孙”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冠在头上的。

  这个公孙阏,乃是郑伯寤生的大父,也就是当今郑国国君爷爷的孙子,说起来和郑伯寤生正好同辈,姬姓,郑氏,名阏,因此被人唤作公孙阏。

  公孙阏乃是郑国的公族之后,换句话说便是贵族之后,和祭小君子还不一样,祭小君子的叔父是郑国国相,但是祭仲出身并非公族,而是靠着自己的本事爬到如今这个卿大夫地位,因此祭小君子是卿族之后。

  公族、卿族,一听便知,高低贵贱自然天成,自然是公孙阏高人一等。

  这公孙阏乃是老天爷的宠儿,不只是投胎比旁人精准许多,而且能文能武,弯弓射箭、兵法礼仪,无一不精,就连长相,那也是被传得神乎其神,不只是郑国绝无仅有,就连普天之下,但凡是周天子的土地,也绝没有比公孙阏长相更加俊美的男子了。

  这吹嘘之辞说出来,恐怕很多听风听雨的人都要以为是郑国公族在吹牛皮,不过祁律一听“公孙阏”这三个字,第一个便信了。

  为什么?自然因着祁律是个“过来人”,他比这个年代的人多读了一些历史。

  这公孙阏名阏,其实他还有一个令后世更加广为人知的名字,那就是他的字——子都。

  此次送亲的大行人,便是大名鼎鼎古代十大美男子之一的……公孙子都!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山上种满了茂盛的扶苏桑树,池塘里开满了娇艳的荷花。女子没有见到像子都一样俊美的男子,却见到了你这个狂徒。

  《诗经》中曾用“子都”二字代表俊美的男子,可见子都之美貌在古代,是多么具有代表性。

  不只是《诗经》,《孟子》也有“至于子都,天下莫不知其姣也。不知子都之姣者,无目者也”。

  普天之下没有人不知道子都的俊美,如果你不知道子都的俊美,那一定是没有长眼睛的人。

  子都的俊美在历史上被传得神乎其神,令祁律不得不相信,不过提起这个公孙子都,除了英俊出尘、武艺超群之外,还伴随着一个成语。

  ——暗箭伤人。

  老天爷虽然宠爱公孙子都,但是公孙子都并非没有缺点的人,据说这个公孙子都因为俊美,且出身贵族,而且文物双收,所以难免眼高于顶,十分傲气,还有一点……小心眼。

  历史上记载,郑伯寤生伐许,派颍考叔为主将,遣族弟公孙子都为副将,因子都看上了颍考叔的轺车,所以起了争执,便怀恨在心,等到颍考叔大获全胜之时,暗放冷箭,将身为同僚的颍考叔射杀。

  暗箭伤人典故出自《左传》,不过真伪不可全信,公孙子都乃郑国公族之后,一辈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身份样貌无一不精,难道真的会因为一辆轺车而射杀颍考叔么?

  祁律觉得,倒不真见得是因为一辆轺车,纵观诸侯治国,除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纷乱,国家之中的内乱亦不断,公族与卿族之争古来有之,颍考叔代表的是郑国当时的卿族一派,而公孙子都代表的则是郑国的公族执政派,暗箭伤人可见一斑……

  不管如何说,这个公孙阏都是个不好惹的主儿,祁律听说公孙阏找自己,便答应说:“劳烦回禀大行人,律这便过去。”

  传话的人很快离开,祁律这会子不好将小土狗抱回营帐,左思右想,又怕小狗子一个人呆着会乱跑,这里可不比家中,若是随处乱跑,恐有性命之忧。

  祁律眯眼思虑,眼眸微微一动,眼神瞬间便亮堂了起来,太子林被祁律抱在怀中,突见他眼眸亮了起来,自个儿心里却拔凉拔凉,莫名后背爬起一股寒意,险些掉鸡皮疙瘩,不知祁律又想到了什么坏主意。

  果然,是坏主意。

  祁律怀抱狗儿子,来到营地边角之处,才走近一些,便听到“嗷嗷嗷!”“汪汪汪”“呋呋——”的狗叫声,此起彼伏,远处竟是狗棚,此前也说过,这只送亲队伍中,还带了一些万里挑一的猎犬,准备投其所好,送给不爱珍宝、不近女色的太子林。

  因此队伍之中有专门的养狗官员,在这个年代叫做犬人,营地扎下,犬人也将辎车上的狗棚全部卸下来,放在角落,一会子还要用肉食投喂这些猎犬。

  祁律抱着小土狗走过去,犬人一眼便看到了祁律,虽不识得他,但眼看着祁律一身少庶子官袍,比他的官阶大了不少,立刻笑着说:“少庶子,有甚么吩咐么?”

  祁律笑的十分平易近人,说:“律这里有一只小狗崽子,不知能否劳犬人将他放在笼子里,照看一会儿,律回头便来接走。”

  太子林一听,心中警铃大震,甚么?祁律要将自己这个堂堂的准天子,放在狗笼里?

  “嗷嗷嗷!汪汪——”

  “汪汪!”

  不知是不是小土狗个头太小了,浑身都散发着稚气未脱的鲜嫩,太子林一出现,那些被关在狗笼的猎犬们瞬间沸腾了起来。虽然狗笼坚固,但那些猎犬依然歪着头,露出獠牙,流着粘腻的口水,眼馋一般撕咬抓挠着笼子。

  小土狗瞪大了眼睛,天线尾巴直愣愣的杵着,下意识的向后靠了靠,靠进祁律怀里,用两只小爪子的爪垫扒着祁律的手,怎么也不进狗笼,一个劲儿往上窜,黑溜溜的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祁律,嗓子里“嗷呜……嗷呜……”的叫。

  祁律抚摸了两下太子林的“狗头”,露出一个慈祥老父亲的微笑,说:“乖狗蛋儿,不怕,爸爸一会儿就回来,你就当这里是托儿所。”

  小土狗根本听不懂祁律说的话,甚么托儿所,“嗷呜!嗷呜”叫唤起来。

  “嗷呜!”

  太子林:祁律!勿走!

  “汪汪汪汪!”

  太子林:寡人命你回来!

  “汪汪!嗷呜——”

  太子林:你这小吏,竟将寡人关进狗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