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小吏 第17章 九种菜色

小说:春秋小吏 作者:长生千叶 更新时间:2020-09-14 12:47: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祭牙不屑的说:“你去膳房理膳,带只狗子做甚么去?先理膳再去不迟。”

  祁律却说:“弟亲有所不知,狗蛋儿天性胆子小,为兄怕把狗蛋儿丢在狗棚,一会子再吓出个好歹。”

  他方才急着来谒见大行人,所以便把太子林托付给了犬人,不过祁律也知道,狗棚虽都是单独的笼子,但关的都是一些大型犬,万一狗儿子被吓坏了,吓出个心理阴影便不好了。

  祁律坚持先去狗棚,祭牙有求于人,也没有办法,而且听他一口一个“弟亲弟亲”,叫的那么亲切,还有点怪不好意思的,更不好反驳了。

  其实祭小君子这个人,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类型,因着他平日里霸道惯了,又是祭相的侄子,所以没人敢惹他,平日大家都对他很疏离,将他当成“恶霸”一般看待,突然来了个祁律,心里“没个承算”,竟不怕自个儿,祭小君子反而恶霸不起来了。

  两个人往狗棚去,远远听到猎犬的吠声,祭牙两条腿突然开始打抖儿,愣是像灌了铜水一般,怎么也抬不起腿来,恨不能原地蹲在地上。

  祭牙支吾的说:“那个……你……你要不然自个儿去罢,我在这面等你。”

  祁律幽幽一笑,一中的,说:“难不成弟亲是怕了?难不成……这猎犬比大行人还可怖?”

  “呸!”祭牙瞪大眼睛,挺胸抬头,拍着自己的胸脯子,“空空”有声,说:“谁怕了!?我一不怕狗子,更不怕公孙阏!呸,去就去,去,去啊!”

  他说着,两腿还在打颤,却迈着坚毅的步伐,往狗棚走去。

  太子林站在狗棚里,紧紧贴着狗笼,被四周贪婪的目光洗礼着,虽祁律去的时间并不长,也就是一转眼的功夫,但是太子林突然感觉这时间很长很长,长得仿佛……天长地久。

  小土狗一双圆溜溜的黑眼珠看到祁律,登时“腾!”的亮堂起来,恨不能放着光辉,又是气又是喜,又是惊又是叹,“嗷嗷嗷”地叫了起来。

  太子林:祁律!你还知道回来?

  太子林这么说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这感觉怎么好像一个守在春闺里的大姑娘,日思夜想盼着与情郎相会,情郎却是个薄情寡义之人,好不容易见了面,又羞又怒?

  幸而祁律根本听不懂小土狗的“狗话”,他走过去,打开狗笼子的栓,小土狗也顾不得什么天子的威严了,立刻“嗷呜”一声,直接从狗笼里窜了出来,一个飞扑,扎进祁律怀中。

  祁律连忙搂住狗儿子,笑着说:“乖儿子,是不是想爸爸了?”

  祭牙“啧”了一声,不耐烦的说:“狗子你也找了,快些去膳房,若是慢了,一会子公孙阏又要想法子来整咱们,你难道不曾听过,丑人多作恶?”

  祁律一笑,看来祭牙对大行人的成见颇深啊,而且对大行人的容貌成见,更深!

  祁律抱着小土狗,便往营地临时搭建的膳房而去,因着这次赌约很重,不只是祭牙和公孙子都的赌约,还是公族和卿族的赌约,祭牙不想输了头等,心里也好奇祁律到底要用菽豆做什么美味儿,便巴巴的追着祁律,也一同往膳房去了。

  两人一狗进了膳房,膳夫们一见到老郑城恶霸祭小君子进来,都吓得魂不守舍,生怕祭小君子一个不高兴,把他们都剁成肉泥,赶忙下跪打颤,说:“小小小……小臣不知祭、祭祭……祭小君子大驾,小小小臣……”

  祭牙挥了挥手,打断了他们的磕巴,说:“没你们的事儿,把菽豆放下,其余的你们去忙。”

  “是,小臣敬诺。”膳夫们如蒙大赦,虽不明情况,但还是把菽豆全都放下来,一筐一筐的垒成了一个宝塔,放在一面,然后尽数躲开。

  祁律准备理膳,就顺手把小土狗往祭牙怀里一塞。

  “啊!”祭牙仿佛被火烫了一样,吓得差点甩手将小土狗扔在地上,瞪着眼睛大喊:“你做甚么!?”

  那表情,那嗓门,那声音,活脱脱被祁律非礼了一样,好像祁律才是那霸王硬上弓的恶霸。

  小土狗被祁律放在祭牙怀里,也颇为嫌弃,因着周王室被郑国施压的缘故,太子林对郑国一直不是“很亲”,如果太子林即位,第一个想做的事情,便是罢免郑伯寤生的周王室卿士官职,让郑国无法再嚣张下去。

  祭牙不仅是祭仲的侄儿,还是个出了名儿的纨绔恶霸,因此太子林顶看不上祭牙了,如今被塞到祭牙怀里,一张小狗子脸写满了浓浓的嫌弃。

  相对比祭牙和小土狗相看两厌,祁律则是微微一笑,很自然的将长袍的下摆掖在腰带中,卷起少庶子的袖袍,露出一双肤色偏白的手臂,说:“为兄自然要理膳啊,抱着狗子,怎么理膳,有劳弟亲帮忙照看一会儿狗蛋儿。”

  祭牙扎着手抱着小土狗,整个人都十分僵硬,眼看着祁律挽起袖袍,露出白皙的手臂,那手臂怎么看也不是一双理膳之人的手臂,反倒像是文人雅客的手臂,白皙的仿佛玉石。

  祭牙看着,又见祁律总是对自己笑,笑起来如沐春风,不知怎么的,脸突然红了,赶紧别过头去。

  太子林被祭牙夹着,这种抱狗子的方法十分不舒坦,小土狗使劲捯饬着小短腿儿,听祁律说什么“为兄”“弟亲”等等的词眼,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寡人只是蹲在狗笼里蹲了一会子,祁律便和老郑城一霸的祭牙如此亲近了,又是哥哥又是弟弟的唤。

  一转头,祭牙还红了脸,眼神儿都不敢往祁律身上瞟。

  祁律并没有在意,把小土狗托付给祭牙,净了手,准备开始用大豆做美食,祭牙有些不自然,挠了挠自己的下巴,说:“你到底准备用菽豆做甚么样的滋味儿?那公孙阏嘴巴刁钻的厉害,他可是正八经的老郑人,贵胄出身,甚么样的山珍海味没食过?”

  祭牙所不虚,公孙阏是郑国公族出身,从小便吃尽了山珍海味,如今的四方诸侯谁不跟着郑伯寤生打天下?自然要把最好的孝敬给郑伯寤生,郑伯又十分爱见自己这个族弟,因此这世上还没有公孙阏没吃过的美味。

  再者郑国地处“中国”,这年头周天子虽然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但还没有完全衰落下去,各地的诸侯每年依然需要上贡、朝拜天子,四面八方的诸侯想要去洛师朝拜天子,自然要借道,郑国的地理位置优越,正好就在洛师旁边,每年要从郑国借道的国家诸侯数不胜数,郑国自然也捞了不少好处费,所以郑国便成为了一个经济和交通的枢纽,天南海北的东西都要聚集在这里。

  因着这两点,公孙阏身为郑国的贵族代表,自然见过许多世面,想要得到“刻薄”的公孙阏的称赞,着实不容易。

  祭牙只要稍微一想,便觉得头大!

  祁律却不急不缓,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又一副游刃有余成竹在胸的姿态,他卷起袖袍,先挑拣了一些品相比较好的菽豆,转头一看,角落放着一个青铜大缸,里面泡了满满一缸子的菽豆,这倒是便宜了祁律,也不用麻烦泡豆了。

  祭牙急得团团转,因着怕输给公孙阏,被公孙阏嘲笑,竟连狗子也不怕了,他也不知祁律在做甚么,只见他将缸子里的菽豆捞出来,开始磨豆。

  这年头还没有磨盘,磨豆十分麻烦,所以菽豆一般都是蒸煮豆饭吃,但是因为大豆不容易熟烂,所以吃起来不是夹生就是没有口感,一般贵族都不吃菽豆,菽豆是没有地位和钱财的人才吃的粮食。

  祁律将菽豆磨好,又开始滤浆,那动作又伶俐又迅速,丝毫不拖泥带水,看的祭牙眼花缭乱,愣是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说起这个菽豆,也就是大豆,虽古代人很看不起菽豆,觉得菽豆不好吃,但其实大豆的营养成分非常高,现代人已经给大豆扶正,各种各样用大豆做成的美食也相继被研究出来,祁律心中起码能想到八九种,而这个最容易最方便的大豆美食,要属——豆浆。

  这个年头宫廷之中已经有很多饮料,饮料大抵分为六清、五齐、三酒,别看春秋时期生产力落后,百姓都吃不到肉,但是贵族照样很会享受,贵族的饮料不仅要求好喝,而且要求调色,就跟现在的鸡尾酒差不多。

  祭牙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吃过的酒宴数不胜数,眼看着祁律把菽豆磨得“烂七八糟”,又滤又煮,仿佛也没甚么章法,煮出一锅奇奇怪怪的饮品,忍不住好奇的说:“这是何物?”

  祁律将煮好的豆浆盛出来,虽他们这是送亲队伍,但是因着是送郑姬高嫁的队伍,所以膳房带来的佐料一样不少,还有很多甘甜的石蜜。

  祁律将石蜜倒入豆浆之中调味儿,笑着说:“这是何物,亲弟不防来亲自尝尝?”

  祭牙似信非信,心想着菽豆做出来的东西,磨一磨煮一煮,能好的了?不过转念一想,经过祁律的一双妙手,臭不可闻的螺蛳粉都能让人食髓知味,更别说菽豆了,祁律便是有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

  祭牙干脆把心一横,立刻抿了一口,入口暖洋洋,带着一股甜滋滋的味道,并不腻人,还有一阵豆子的清香,俨然和祭牙食过的菽豆,都不是一个品种!

  祭牙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不可置信的大口饮了一口,嘴边挂着两撇猫胡子,震惊的说:“这……这是菽豆做的?”

  祁律轻笑一声,轻飘飘的说:“正是,此饮唤作豆浆。”

  祭牙连连称奇,说:“这当真奇了!菽豆竟可以调制出如此饮品,甘中带清,甜味也不腻人,还有一股豆香味!”

  小土狗黑溜溜的眼睛盯着小豆盛放的豆浆,微微发黄,又有点透彻的奶白,颜色就很别致,太子林活了这么大,从未见过豆浆,被祭牙连连称奇,不禁有些发馋,倒腾着小短腿儿,从祭牙怀里钻出来,越到理膳的案子上,用小爪子扒着青铜豆,动作颇为灵性,小舌头轻轻舔了一下豆浆。

  甜甜的,滋味儿颇为新鲜,小土狗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瞬间亮了,又是“吧唧吧唧”舔了好几下,小爪子的小肉垫上都蹭到了白白的豆浆,于是小屁股往案几上一坐,自顾自又把黏了豆浆的小爪子往旁边的布巾上蹭了蹭,小土狗还是个颇为爱整洁之狗,把小爪子擦得干干净净。

  祭牙这会儿欢心了,还挂着猫胡子,一脸“阴险”的说:“哼哼,公孙阏必然也没食过豆……豆甚么来着?对,豆浆!这次让他输的心服口服!菽豆怎么就上不了台面儿了?”

  祁律摇头说:“弟亲此差矣,大行人虽未见过豆浆,但一碗豆浆而已,如何能让大行人心服口服?弟亲勿要着急,为兄这里还为大行人准备了九种菽豆菜色。”

  祭牙一听,肚子里“咕噜——”一声,竟馋的叫了出来,旁边的小土狗也巴巴的望着祁律,似乎两个人在无声的催促祁律别卖关子。

  祁律笑得游刃有余,谈起吃,似乎有说不尽的话:“除了这豆浆,另外还有小葱拌豆腐、红烧豆腐、麻婆豆腐、莲子酿豆腐、糖醋脆皮豆腐、文思豆腐羹、甜豆花、咸豆腐脑、大辣片。”

  祁律真真儿的一口气报了九个菜名,别说是老郑城一霸的祭牙了,就连堂堂新天子太子林,愣是一个菜名儿也没听过,简直孤陋寡闻!

  祁律的笑容幽幽的,十分自信的说:“酸甜苦辣咸,这小小的菽豆亦能五味俱全,还怕堵不住公孙大行人的口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