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为男的泉小姐 第1章 泉的十八年

小说:性别为男的泉小姐 作者:Sonata 更新时间:2020-09-14 12:51: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培养一名优秀的探子,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培养一名色艺双绝的花魁,同样也是。而这两者合一,付出的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所以泉很能够理解,宇智波一族在得知他的母亲与人私奔时,为什么会那么愤怒。

  更何况,与她私定终身并孕育了一名男婴的家伙,还是他们宇智波一族的死对头,千手家的人——虽然只是旁支。

  藏在破庙中的泉和他母亲被族人找到时,他的父亲已经成为了刀下亡魂——是他母亲的兄长动的手,一刀封喉,因为距离极近,大半张脸都被喷溅上了猩红的鲜血。

  他母亲大概也知道自己会迎来什么结局,不争不辩,“扑通”一声跪下来,“咚咚咚”磕得额头血肉模糊,恳求小时候最疼爱自己的兄长,放过她的孩子。

  她的兄长十分痛苦。

  因为战争,他现在只剩下妹妹这唯一的亲人了——拥有二分之一千手血脉的泉根本没被他算在内。可是现在,为了养育他们、培育他们长大的家族,更是为了不让战死的父母兄弟蒙羞,他必须要亲自动手,杀掉这个背弃了家族的妹妹。

  他杀那个混蛋男人的时候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可轮到对妹妹动手时,却迟迟提不起刀。

  然而他妹妹干了什么?她跪了下来,姿态卑微地请求哥哥杀掉她,然后放了有那个男人血脉的孩子一命。

  他简直恨得不行,又是气又是笑。气他妹妹果真被混蛋千手给蛊惑了,笑他妹妹生了孩子竟然变傻了,她怎么会觉得,宇智波一族会容得下一个拥有千手血脉的孩子?

  千百年来的血海深仇,早就溶于骨血之中。血脉在,仇恨就在,哪怕是刚出生的无知孩童都不无辜。

  周围的宇智波族人也觉得她异想天开,一个纯种的宇智波都能跟着千手跑了,她这孩子还有一半的千手血脉呢。要是他长大了得知了父母双亡的真相,什么时候炸了宇智波族地都不知道。这么个明晃晃的定时.炸弹,谁敢捡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泉的母亲突然从绑腿上抽出一把苦无。

  她哥哥心中一惊,周围的宇智波族人也纷纷警惕了起来。

  不过,他母亲并不是为了反抗,而是掀开孩子的衣服,不顾他的哭泣和挣扎,手极稳地在他的心口处刻下了宇智波一族的族徽,并狠狠地表示:“这样一来,天下之大,除了宇智波,再无他的容身之所。”

  众人哑然。

  在这个战乱频繁的年代,出门在外的人甚至都不敢提及自己的姓氏,就是担心仇家找上门。

  虽然伤疤不是没有办法掩盖,但这也确实体现出了她的决心。

  这还不算完。

  她再次俯下身,重重磕在地上,声声泣血地说:“还请诸位见证。若将来这孩子问起他的父母,便告诉他:‘此二人私自结合,容家族不弃依旧收留于族内,却不想胆小如鼠、贪生怕死,不惜抛下亲子、背叛亲族也要逃离战场。然,不出两里地便死于千手一族之手,尸骨无存。万望引以为戒。’”

  周围的宇智波族人面面相觑,接着齐刷刷看向痛苦挣扎的她哥哥,

  后者沉默许久,最后长叹一声:“你何必呢……就算他现在活了下来,他未来的处境又会好到哪里去?”

  她说:“我们不顾他的意愿,私自将他带到这个世界来,还是让他亲眼看一看这个世界的天空比较好。是蓝是红,是白是黑,是希望还是失望,该由他自己来判断。我能做的,就是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

  “……”

  “或许……”她看了一眼依旧哭闹不止的孩子,轻声说,“他能看到战争结束的那一天呢……”

  说到这儿,她自嘲一笑,大抵是觉得这个可能性小到微不可见。

  兄长:“名字?”

  她说:“泉,莹莹烛火照清泉。”

  兄长嗤笑一声:“你们就是那水覆则灭的莹莹烛火吗?”

  她没有作答,向兄长和族人行了个大礼:“若族长大人不愿让罪人之子留下,那么就请兄长将泉葬在我的身边吧。”

  “我对不住兄长、对不住宇智波。临到头竟还要给你们添麻烦,罪当万死,当受其罚。”

  说完,她就干脆利落地用手中的苦无自裁谢罪。

  最后,她托哥哥带给泉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一定要成为强者。

  因为强者才有支配自己命运的机会,而弱者光是为了生存,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背弃家族之人,死后自然是无法葬于家族墓地中的。

  她哥哥告诉同行的族人,他要花点时间找个地方让妹妹下葬,接下来就不与他们同行了。

  虽然妹妹做出这种糟心事,但哥哥又没做错什么。再加上人死如灯灭,众人家中基本上都有个兄弟姐妹,自然能体谅他这个做哥哥的心情,所以没多犹豫就同意了。

  她哥哥将她葬在了族地外的一个小山坡上,这之后便带着泉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小镇中,花了点钱,雇佣了一名普通妇人照看孩子。

  接着,他写了一封信,拜托忍猫带给了当时他们的族长——宇智波田岛。然后马不停蹄地接了一个任务,一个对他来说生还几率十分渺茫的任务。

  他这一去便是一个月。

  一个月后,来到泉面前的,不是他舅舅,而是族长家的小儿子,年仅八岁的宇智波泉奈——也就是后来泉的直属上司。

  “一个优秀的情报人员,一个正值壮年的三勾玉战斗人员,竟然就换来你这么个半边血脉肮脏的小东西。”

  这是当年,宇智波泉奈对泉说的第一句话。

  当然,那会儿泉还在襁褓之中,根本不记事,所以这些事情,都是他那上司宇智波泉奈告诉他的。完完整整,一个字没漏下,包括他母亲为了转移仇恨而编造的一席话。

  宇智波泉奈还给他看了当初他舅舅写的信,并说:“他的资质在族内也算中上水平了,因为你母亲的死,写轮眼进化到三勾玉,实力上了一个大台阶。可三勾玉在天生地养的尾兽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竟然就为了完成妹妹的夙愿,将你接回族地教养——只是教养,甚至都不敢提给你上族谱的事情——他就这样毫不犹豫地去送死了。”

  宇智波泉奈:“你觉得该怎么评价他的行为?”

  看完信的泉:“傻。”

  宇智波泉奈笑了一声,说他是:“没心没肺的狼崽子。”

  接着他又问:“那在你眼里,宇智波将你带回族地的做法也是傻的吗?”

  泉想了想,很认真很委婉地表示:“我还想活。”

  宇智波泉奈:“……”

  当晚,泉就被关进了禁闭室,三天没给饭吃,就送了些水维持生命。

  宇智波泉奈将他放出来后,又问他:“现在你的答案呢?”

  狼吞虎咽的泉死命拍着胸口,好不容易将噎在喉管处的白米饭咽了下去,猛灌一口水,这才说:“我还是想活。”

  明明是同样的答案,这次宇智波泉奈却不生气了,他甚至十分满意,对泉说:“很好,记住你这句话。”

  那天之后,整日无所事事,几乎快被养成个废物的泉,终于被冠上了宇智波的姓氏,上了族谱,然后开始了情报收集相关的训练。

  那一年,泉五岁,宇智波泉奈十三岁。

  过了三年,泉八岁的时候,他以女孩子的身份,被宇智波泉奈安排进了当初他母亲所在的“玉竹屋”,成为了当红花魁身边的秃——也就是侍女。

  两年后,宇智波田岛与千手家的族长在战场上同归于尽。其子宇智波斑成为新任族长,年仅十八岁的宇智波泉奈成为二当家,辅佐其兄管理家族,并全权接手了族内暗杀、情报、刑讯等相关事宜。

  接下来又是六年过去,二十四岁的宇智波泉奈在战场上被千手一族的二当家千手扉间重伤,不久后便不治身亡。与这个消息一并送来的,还有他写给泉的一封密信。

  宇智波泉奈死去后不久,宇智波斑独自约战了千手一族的族长千手柱间,结果战败。千手柱间并未赶尽杀绝,而是发出联盟邀请,宇智波斑最后同意了。

  就此,千手与宇智波握手和,双方签署停战协议,共同建立了忍村木叶。

  一得到这个消息,泉就开始了自己的布置。

  他的身份尴尬,再加上战争年代,族内人员替换极快,所以族里知道他存在的,非常少。知道他被宇智波泉奈以女孩子身份送进游女屋的,那就更少了。如今还活着的,就只有一直跟在他身边,名为帮助实为监视的情报人员。

  这样自然就方便了他动手脚。

  宇智波和千手建立了忍村,肯定是要从原来的族地搬到村子里去的。

  族内有几百号人,整族移居肯定是个浩大的工程。族里一忙,一些东西就不太顾及得上了。

  于是趁这个机会,泉给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情报人员设计了一场意外。

  对方死后,泉模仿他原来的习惯,按照正常的频率,给族里递送着可有可无的消息。在这期间,泉将宇智波泉奈留给他的情报网,悄悄地、严严实实地捂了起来,静待下一个时机。

  这一等,又是两年。

  十八岁的泉,成为了“玉竹屋”的当红花魁,夕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