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为男的泉小姐 第14章 帮忙

小说:性别为男的泉小姐 作者:Sonata 更新时间:2020-09-14 12:51: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这个发生在洗手间的大乌龙解决后,泉整理好衣服,与国木田独步一起走出了洗手间。

  比起吵闹的大厅和走廊,洗手间外的杂音算是少的。于是泉就准备在这里和国木田独步争取一下,他想留下来帮忙。

  国木田独步自然看出了他的想法,赶在泉开口之前,说:“这事没得商量,待会儿要是事情闹大了,我们根本顾不上你……”

  泉正想说“你们不用管我”,国木田独步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国木田独步看了一眼来电人,给泉比了个手势,示意他乖乖在这儿等着。自己则走到无人的走廊尽头,将电话接起。

  泉眯起了眼睛,掩住那抹一闪而逝的猩红。

  在写轮眼的幻术掩饰下,他悄无声息地跟上了国木田独步。后者并没发现泉的靠近,因为在他眼里,泉现在正乖乖地站在原来的地方。

  “怎么了,太宰?……嗯?没什么,洗手间这边出了点小状况,耽搁了些时间。不是什么大事,无需担心……嗯,对,是他。”

  说到这儿,国木田独步瞥了站在不远处的“泉”一眼。

  可他万万没想到,真正的泉,其实就在他的身后——跟背后灵似的,听起来还有些恐怖。

  通话还在继续。

  “你说看到了港口黑手党?”

  听到这里,国木田独步的脸色骤然凝重起来。

  他们通过水野泉这起命案,顺藤摸瓜,查出背后还藏着文物走私和议员受贿案。本来事情已经够复杂了,要是港口黑手党也加入了进来,侦探社和警方这边准备不足,很有可能会行动失败。

  港口黑手党?

  是很棘手的家伙吗?

  默默观察着国木田独步表情的泉将这个名字记下,以待今后不时之需。

  国木田独步正犯愁呢,又听对面的太宰治说,港口黑手党的人只是单纯来喝酒的。

  “嗯?这样吗……”国木田独步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些。

  “不过……”太宰治话音一转,打起了补丁。

  国木田独步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不过什么?说话别大喘气,一口气说完不行吗?”

  “是是——国木田君真是心急。”太宰治懒洋洋地抱怨了一句,最终还是赶在自家搭档发火前,将后面的内容说了出来,“港口黑手党和目标所在的包间相邻。虽然酒吧包间的隔音效果不错,但如果隔壁打斗甚至开起枪来,动静肯定瞒不过对方。”

  太宰治一改之前的懒散样,语气正经地说:“工厂大道是港黑的地盘。那些家伙应该用了点手段买通酒吧老板,把交易放在了这边。这样一来,就算他们的交易露出马脚,政府和警方的视线也会第一时间放在港口黑手党的身上。”

  太宰治说到这儿,国木田独步就主动接了下去:“港口黑手党在横滨盘踞已久,根基已深。如果不能一击致命,必定会招来他们的疯狂报复。政府和警方就算要调查,也会尽量避免打草惊蛇,将消息捂得严严实实,不让港黑方面提前知晓。而那群家伙,就可以趁此机会,偷偷逃出海外。”

  “bingo~”太宰治语气欢快地肯定了国木田独步的结论,接着,他又从另一方面补充说,“要是动静闹得大了,让港口黑手党知道有人拿他们当挡箭牌搞坏事,这些好面子又记仇的家伙一个恼羞成怒,或许会直接将涉案人员全部杀掉了了事。如此一来,我们行动必然也会宣告失败。”

  只是想一想那样的场面,国木田独步就觉得头疼。他揉了揉太阳穴,说:“所以只能低调智取吗……”

  虽然不知道电话对面说了些什么,但通过对国木田独步的语气进行判断,泉隐隐觉得,自己的机会就要来了。

  果然,没多久,国木田独步听到对面的太宰治说:“刚才我为了将窃听器装进去已经进包间一次了,要是再找借口进去,肯定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帮手。”

  “帮手?你是说……”心电急转,国木田独步很快就明白了太宰治的打算。他皱着眉,语气严肃地说:“不行,我不同意!既然你不方便再进去,那我……”

  他的话被太宰治冷静的声音给打断:“第一,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再去找一件服务生的制服给你换上;第二,没有他们的允许,服务生也是不能轻易敲门进去的;第三,你不可否认,一个身材高大的男服务生,绝对比一个身材娇小的陪酒女要来得让他们警惕。”

  “……”

  道理是这样没错,可一旦暴露,他们的“帮手”也会陷入无比危险的困境中。

  “我向你保证,他不会有危险的,相信我。”

  “……”国木田独步犹豫半晌,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家搭档。不过……

  “前提是他同意的话。”

  太宰治根本就不担心这个问题,语气轻快地说:“那我等你带他过来啦。”说完,他报了自己所在的房间号就挂了电话。

  “……”这家伙是笃定了泉会答应帮忙吗?

  不过……

  想到之前泉对他说的那番话,国木田独步忍不住叹了口气。

  看来又会如那家伙所料了。

  在听到国木田独步说出“我不同意”时,差不多猜到接下来发展的泉,就默默地退回了自己该在的位置,并解除了幻术。

  巧合的是,他刚回到原地,就遇到了从洗手间走出来的中原中也。对方擦干了手上的水珠,这会儿正在戴手套。

  两人打了个照面,泉飞快地朝他欠身,算是打招呼。

  中原中也疑惑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泉抬起头,看向正在走廊尽头打电话的国木田独步,不紧不慢地解释:“国木田先生让我在这里等他。”

  “这样啊……”中原中也点点头。

  他不过随口一问,得到答案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中原中也离开后没多久,国木田独步也回来了。

  “国木田先生。”泉和他打了个招呼,乖得简直不能更乖。

  “……”一瞧见他这模样,国木田独步顿感牙疼。他总有种要将单纯无辜小羊羔推进狼群中的感觉。

  他把情况仔细与泉说了,还重点强调了这件事的危险性,务必要让泉清楚,他在做一个怎样的决定。

  泉听完,斩钉截铁地说:“我要帮忙!”

  国木田独步捂额叹气:“我就知道……”

  二人来到太宰治订好的包间里。

  国木田独步将自己探查的二楼情况告诉了对方,并说:“洗手间的窗户外有一条小巷,一直通向另一边的走廊。如果不能将房间里的人一举拿下,他们很有可能会跳窗逃走。”

  太宰治摸了摸下巴,说:“不用担心,我已经通知警方做好了埋伏。跑是跑不掉的,但现在的问题就是……”

  如果只是一般的港黑成员,太宰治根本不会有这些顾虑,因为国木田独步的身手足够对付他们了。

  可关键在于,中原中也那个家伙竟然也在这里。对方的实力如何,估计没有人比他的前搭档太宰治更清楚了。

  而且这边是港黑的地盘,中原中也又是五大干部之一。对方一个电话就能在短时间内招来几倍于他们的人手,所以太宰治绝对不会让对方掺和进这件事当中。

  太宰治将一张叠好的纸条交给泉,并交代他:“离开这个房间后,去一楼再打开。”

  泉面露好奇:“只要照纸条上面的行动就可以了吗?”

  “没错。”太宰治点头。

  “搞什么,神神秘秘的。”国木田独步同样好奇,他也不知道纸条上写了什么。

  太宰治趴在沙发背上,笑眼弯弯地说:“待会儿你就知道啦。”

  “那……我就走了?”泉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好的~”太宰治冲他挥挥手,语气欢快地说,“一切顺利,事成之后让国木田君请你吃饭~”

  “……”国木田独步的脑门上立马蹦出两根青筋,狠狠地瞪了太宰治一眼。

  他叫住准备离开的泉,飞快地在手账空白页上写下“催泪.弹”三个字,撕下来交给对方,表情严肃说:“最重要的是安全,如果发现不对,能撤退就撤退,就算撤退不了也别担心,我们会救你出来的。”

  太宰治跟个小孩儿似的晃动着双腿,笑眯眯地说:“国木田君现在的样子,像不像操心孩子的老妈子……哎呀!”

  国木田独步收回捶某人脑袋的手,推了推眼镜,向泉确认:“明白了吗?”

  “嗯!我知道啦,国木田先生!”泉冲他扬起个大大的笑容,转身开门,走出了包间。

  泉按太宰治交代的,先来到了一楼大厅。接着打开对方给他的纸条,借助吧台前的灯光,将上面的内容看完。

  原来如此。

  泉的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这个叫太宰治的,还真是有意思……

  他将纸条收起来,开口让酒保拿了一瓶最贵的酒,声称是二楼某某包间的客人点的。

  酒保见他面生,多问了几句。泉本来就是店里新来的员工,无惧他问。再加上他本就会说话,三两语就让对方把酒给他了。

  泉提着酒篮,脚步轻快地走上二楼,来到某个包间门前,“咚咚咚”敲响了门。

  门很快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开门的黑衣男子看到泉和他手中提着的酒,奇怪道:“我们没叫人来啊?敲错门了?”

  泉拿起太宰治写的纸条,确认了下上面的内容,接着扬起笑脸,一副纯良无害的样子说:“是这里没错。”

  闻,对方皱起了眉,面露怀疑地上下打量着泉。

  另一边,从门缝中偷偷观察外面情况的国木田独步黑着一张脸,一把掐住太宰治的脖子,死命摇晃:“你怎么让他去敲港口黑手党的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