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为男的泉小姐 第15章 你想试试吗

小说:性别为男的泉小姐 作者:Sonata 更新时间:2020-09-14 12:51: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一位先生托我给房间里的各位送酒,还有将这张纸条交给你们。”泉面上带笑,语气温吞,看起来单纯又无害。

  什么莫名其妙的人会突然给他们送酒?

  黑衣人瞬间提高了警惕。他没有接泉手中的酒,而是将对方递给他的纸条拿过来,翻来覆去检查一遍,确定没问题后,这才仔细看上面的内容。

  纸条上写着:

  为xxx房间的客人送上本店最贵的洋酒,向你们表达我崇高的敬意和谢意。

  “……”这是什么意思?

  黑衣人蹙眉不解,将泉手中的酒篮拿过来,翻翻找找,没发现别的东西。酒也是未开封的,瞧不出来有任何问题。

  他问泉:“没别的了?”

  泉摇摇头。

  黑衣人还想问什么,却被房间里突然传出来的声音打断:“怎么了?在门口磨磨蹭蹭的。”

  泉听着,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

  “啊……中也先生。”黑衣人侧身回头,刚好露出了被他挡住的泉。而泉也借此空隙,看到了坐在房间正中的那个人。

  对方背靠沙发,双腿搭在摆满了酒瓶子的玻璃桌上,姿势随意,看起来十分大佬(划掉)悠闲。

  对比走廊,房间里的光线更加昏暗。可那一头灿烂耀眼的赭发,即使是在灯光微弱的情况下,也难以让人忽视。

  原来是他啊……

  泉眨了下眼睛,稍微有些惊讶。

  同样感到意外的还有中原中也。

  短时间内打了三次照面,哪怕只是个平平无奇的陌生人,他也该有印象了。更何况,泉长得还不赖,之前在洗手间里更是发生了一个令人记忆犹新的乌龙。因此,他一眼就将人认了出来。

  “你怎么在这里?”中原中也就跟寻常聊天一样,语气自然地问。

  大概是瞧见了熟人,之前被黑衣人一番严肃盘问的泉,微微松了口气,脸上也没了拘谨。他将自己手中的酒篮往上一提,好让中原中也看见,语气轻快地说:“我是来送酒的!”

  “送酒?”中原中也看一眼摆了半桌还没喝完的酒,第一反应就是:这群没大没小的家伙,今天是真的准备把他灌得走不动道吗?

  可是这样的疑问,在中原中也拿到部下递过来的纸条时,就被否定了。

  “什么玩意儿?”中原中也看了两遍纸条上面的内容,没闹懂是什么意思。

  他将目光放在跟着走进房间的泉身上,问他:“谁给你的纸条?”

  “是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泉点点下巴做回想状,“但是一楼大厅的光线太暗了,我没看清对方的脸。”

  “……”你都不知道人是谁就帮他办事了?中原中也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过想想这是个“女厕没有空位就去男厕”的家伙,做出这种事情来似乎也不是那么意外。

  中原中也揉了揉眉心,又问:“酒是他给你的还是你去前台拿的?”

  泉不假思索地说:“我去拿的。”

  中原中也看着他,还是没忍住,语气微妙地说:“你都不认识对方,就没想过这酒怎么买单的问题?你擅自拿到我们包间来,这酒就默认记在我们账上了。可我们也不是冤大头啊,若是不想要,找你们老板退回去不就行了?我们是没什么,可你觉得自己最后会是什么结果?”

  泉好像终于明白了过来,顿时被吓白了一张脸,嘴唇哆嗦着说:“那、那我的薪水……”

  “……”你的重点就在于薪水吗?

  “离了台的酒想要放回去可没那么简单,要是你们老板大气点,不跟你计较,这事自然就过去了。可如果你们老板脾气没那么好,直接把这瓶酒算在你头上也不是没可能。”中原中也拎起酒瓶子看了一眼,吹了个口哨又往泉的胸口上扎了一刀,“是瓶好酒,估计你白干两年都还不起。”

  泉虚弱地捂着胸口,一副呼吸困难,摇摇欲坠,甚至随时都能吐血的模样。

  中原中也继续吓他:“看你长得不错,说不定还会诱哄你去给客人陪酒抵债呢。”

  闻,泉的表情一下就好了:“您的意思是说,陪酒的话,很快就能还上债了吧?”

  “……怎么?”中原中也蓦地顿住,忽然升起一个想法。他上下打量着素面朝天,穿了服务生制服的泉:“难道你不是服务生?”

  “我自己的衣服有些旧了,老板说看着不太好,所以暂时借了我这套衣服。”泉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制服,揪揪裙摆,神色如常地说,“介绍我来这儿打工的哥哥说,服务生早就招满员了。倒是陪酒的人还缺,所以就……他说反正就是陪客人喝酒聊天,我酒量不行的话,还可以喝饮料。”

  “……”那你的心还真大。

  中原中也捂额,难怪那个严肃的眼镜男非要把这家伙带回去了。

  “你是笨蛋吗?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哥哥是我们家楼上的邻居,应该不会骗我的……吧?”泉留意着中原中也脸上的表情,犹犹豫豫地说。

  “……”

  中原中也换了个姿势,盘腿坐在沙发上,托着下巴问:“你多大了?”

  “二十!”刚报出岁数,听到中原中也怀疑地“嗯?”了一声,泉抿着唇低下头,语气弱弱地补充,“不到的样子……”

  ……这算个什么回答?

  中原中也提高声音,又问:“大点声,我没听见。你说你多大了?”

  “十九……”泉揪着围裙。

  “哦?该不会又是骗人的吧?”

  泉急忙道:“真的十九了!”

  这次看来是真的了。

  中原中也招招手,让他坐自己身边来。

  泉没有犹豫,乖乖地走过去坐下。

  他刚坐下,肩上蓦地一沉,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顿时让泉愣住了。

  中原中也一只手搭在他肩上,另一只手随便从桌上拿了个酒瓶,往干净的玻璃杯里倒了倒。出来的酒不多,刚刚没过杯底。

  “啊,没了啊。没事,待会儿再开。”他自自语地嘟囔了一句,然后将酒递到泉的面前,说,“你那个邻居哥哥,告没告诉你,陪酒最重要的就是让客人开心?”

  泉点点头:“是这样来着……”

  中原中也:“那我说,你要是不把这么点酒喝下去,你就让我不开心了,你会不会喝?”

  泉看了他一眼,接过酒杯,干脆地说:“我喝!”话音一落,他就跟喝水一样,一口将酒闷了下去。

  中原中也看得咂舌,心想:这家伙果然没喝过酒。

  不出预料,那点酒刚入口,泉就被辣得直接呛住。紧随而来的便是一通止不住的咳嗽,咳得他眼睛都红了。

  中原中也非但没露出半点同情,反而哈哈大笑。

  泉的咳嗽还没停,中原中也就从半桌空酒瓶中,找出一瓶没开封的,拿起来在泉眼前晃了晃,问:“喝过没?知道这是什么吗?”

  咳得眼泪汪汪的泉匆忙看一眼,老老实实摇头。别说喝过,瓶身上的蝌蚪文,他一个都不认识。

  “哦?那你有口福了。”中原中也一笑,张口咬开瓶盖,这回直接将泉的杯子倒满,“听说是你们店新来的一批洋酒,你们老板特意送来给我们尝鲜的,酒精度数和刚才你喝的那个差不多。”

  一直在旁边听着的部下面露惊讶,刚好和抬起头来的中原中也对上视线。

  “……”

  他飞快地将脑袋偏向一边,和其他同伴一起喝酒,不敢再往那边瞧了。

  注意力放在杯子上的泉,当然没注意到二人之间的视线交流。

  他看着装了满满一杯的酒,心中升起了不妙的想法。

  中原中也好像没看到他脸上的忐忑似的,指指泉带过来的酒,说:“你把这杯酒喝光,我再给你开十瓶那样的。”

  “?!”泉惊讶地看着他。

  “这样一来,你不光没有负债,还能再拿十倍的提成。”中原中也挑了下眉,“怎么样?喝还是不喝?”

  面对这样充满了诱惑的挑战,刚从咳嗽中缓过劲来的泉犹豫了。

  他双唇紧抿,瞪着杯中的酒液,不多会儿,用一副视死如归的语气说:“我喝!”

  说完,他就猛地把杯子递到嘴边,眼睛一闭!

  怂怂地酌了一小口。

  “噗!”中原中也笑得浑身发颤。

  泉其实已经做好了被辣的准备,可是这一口下去……

  他眨眨眼睛,困惑地说:“甜的?”

  这回他放开胆子喝了一大口,发现果然不是他的错觉,杯中的“酒”,的确是甜的,而且没有一点辣味。

  还挺好喝。

  泉砸吧砸吧嘴,又喝了一口。

  不知不觉,杯子里的“酒”就被他喝了大半。到这儿,他哪还不明白,现在杯子里装的,根本就不是酒。

  泉看向中原中也。对方将搭在他肩上的胳膊抽回来,重新开了一瓶酒——这回是真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随手丢进去几枚冰块,一边晃动着,一边对泉说:“客人说不开心就能让你喝酒,客人要给你开十瓶酒,你就大不惭地说要喝下整整一杯烈酒。嗯?是这样没错吧?”

  泉面红耳赤地低下了头。

  中原中也喝了口酒,漫不经心地说:“你知道你刚才喝的第一杯,那种度数的酒,只需要半杯,就能让你这样的菜鸟醉得不省人事吗?”

  “……”泉沉默不语。

  中原中也却一手捏住他的下巴,强硬地将他的头抬起来。

  他打量一阵,用一种评价值钱物品的语气说:“这张脸长得倒是挺不错。”

  光影交织间,那双蓝色的眼睛里笼上了一层浓得好似化不开的雾,看起来幽深又沉郁。

  他声音低沉地说:“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坏人是很多的。”

  泉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手指不安地揪着裙摆,声音小得跟蚊子哼哼一样,问:“您也是坏人吗?”

  “怎么?”中原中也骤然发难,一把将泉推倒在沙发上,一只手掐着他的脖子,俯下身。

  “你想试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