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是天尊 第1793章 又一个被逐人

小说:我的姐姐是天尊 作者:道无庸 更新时间:2021-12-05 06:14: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呼哧……呼哧……

  维沃不断地跑着,他感觉自己的身上每一寸都在痛。没办法,这就是被废修为的代价,经络被寸寸震断,开辟的灵府也会渐渐溃散。

  古弄影之所以没有直接打散他的灵府,一来是因为灵府被震散,维沃非死即残。而来只要维沃经络断裂,那么他的灵府神力便会自然消散,无需担忧,但这是个漫长的过程,期间神力无法调动,所以维沃的修为才不会被人感知。

  后方,远远传来谭冠宇轻蔑地声音:“维沃,你跑不了了,哈哈……”

  “想不到你也有今日。我早便说过女色会害了你,如今我的话应验了吧。为了女人被废修为,你还很够窝囊的。”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维沃甚至生出绝望。

  很快,头顶便传来猎猎风声,转头看时谭冠宇就虚空站立在那儿,笑眯眯地看着他:“继续跑啊,我看你能跑多远。”

  维沃知道自己已经跑不了,索性停了下来,坐在地上大口喘息,“谭冠宇,咱们俩也没有生死大仇,你何必赶尽杀绝。我把那半株宝药还给你,你放我一马,如何?”

  见谭冠宇没说话,维沃继续说道:“今后我只是个废人,永远也不会再出现你的眼前,何必多造一份杀孽。”

  谭冠宇突然一提嘴角:“你还记得那只山猴吗?它是我养的宠兽,从小到大亲若兄弟。可是为了救我,它被你杀了。这,就是你我之间的恩怨。什么宝药我不在乎,没了可以再去寻,但是你的命,我收定了!”

  谭冠宇猛地抬手,哪怕他只有炼骨境界,依旧不是此时修为被废的维沃能比的。

  吭哧!

  绝望闭眼的维沃听到声音,却并未感觉到身上的疼痛。他以为是自己死的太快了,身体还未感觉到。

  几息后听到一声高喝:“师兄!”

  是谭冠宇同行的那个小弟子,维沃睁开眼看到谭冠宇已经倒在地上,身体化作血泥。

  那小弟子还未靠近谭冠宇便又是一股神秘力量卷动,将其击杀。

  咕噜!

  维沃吓得两腿打颤,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自己好像飞了起来,身体不由自主地向一个方向快速移动,穿过丛丛树林,来到一个小湖旁。

  一个男子侧躺在湖面之上,湖水却不能沾湿他的衣衫。手里拎着个酒壶,正在悠然自得地喝着。

  “前辈,是您救我了?”维沃乍着胆子开口。

  那男子许久后才说:“不是救你,而是用你。你是小离派的弟子?”

  “是,也不是。三日前晚辈已经被小离派的人逐出山门了,还被废了修为。”维沃说。

  那男子听后五官向外四周一抻,“恩,不奇怪,这是离天圣教的传统了。犯了点错就小题大做,不是废人就是逐出,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点子新花样。”

  维沃听之诧异:“离天圣教?小离派。前辈,您的意思现在的小离派就是曾经的离天圣教?这……”

  他难以置信。

  自己竟然加入了三教四岳之一的离天圣教。

  “可惜离天圣教已经不复存在了,可这些废物们却只想着偏安一隅,不思进取,建立什么小离派,真该死!”

  随后男子猛地大灌一口酒,将酒壶向后一丢,人腾空而起,飞到维沃面前。

  “你,想要恢复修为吗?”他问。

  维沃紧张地点点头。

  “好!”

  男子向后撤了七八步转身面向湖水:“我可以治好你的伤,恢复你的伤势。但你今后要为我所用,众生只有一个目的,覆灭小离派!既然已经宣告灭亡,那就索性灭个干净了事。”

  咕噜!

  维沃喉结动了动,说:“前辈,我这点儿修为怕是难以对付小离派吧。弟子倒还好说,可那些内门当中的师叔们,都是入源境的修为。”

  “一群乌合之众,苟延残喘的幸存者罢了。我有意秘法,可以不断吞噬别人的血气修为提升自己。但这功法有个弊端,若不能解决便会爆体而亡。我给你十年时间,十年后来这里见我,为我覆灭小离派。若成功,我便给你解决隐患。”

  说完男子扶着手在原地转了两圈儿,再开口:“当然,你也可以拒绝。但代价就是……立刻死!”

  维沃听到这儿哪儿还敢犹豫,“前辈,我愿意!”

  ……

  十年不算短,但圣泱界那些域外修士却出奇的安静。没有三教四岳级的教派再被挑战,甚至连下属的二级宗门势力都很安静。

  不过在底层的势力从来都没有被影响,众人都隐隐不安。因为最近几年出了一个大魔头,没有人知道他的长相,只穿着一身血红袍子,带着个鬼脸面具。

  但凡是被他盯上的修界众人无一例外都被吸干血气修为。大家都知道他这么做是在修炼邪功,因为这个人从开始专找炼骨境的人下手,到现在已经有很多入源境的人惨遭毒手。

  又是那座湖前,男

  .

  -->>

  子负手而立,身着血袍的维沃来到他身后,单膝跪倒:“见过主人。”

  “恩,十年之期到了,你的修为如何?”他问。

  维沃说:“主人,属下这十年一刻不曾停息。现如今已经是入源巅峰修为,若再给属下一些时日,我可进入臻道境。”

  “不必了。”男子道:“小离派的人眼光不错,你的天赋的确很高,快要比肩那个人了。同样的功法境界,你已经无敌。现在入源境境你已经没有对手,这样的修为足够了。”

  随后他转身:“走吧。你等了十年,我也等了五百年。”

  这些年维沃一直猜测这人是离天圣教的人,现在听他这么说基本可以断定。

  此人就是离天圣教的老人,而且应该跟他一样是一个被逐出的弟子。

  小离派如今欣欣向荣,尤其是域外修士已经十年没有动静,想要加入修门的人更多了。

  山门前人来人往,男子来到山门前的广场上,看着那座牌楼,小离派三个字熠熠生辉。尤其是当中的‘离’字,与离天圣教的牌楼字体一般无二,这也算是万晚他们对宗门的另外一种纪念方式。

  而且不需太久,等到陈泽将这些域外修士击败,离天圣教必然重建。

  “还真是让人怀念的一个字。”男子带着轻轻笑意,突然收敛变得冷漠:“维沃,给我把这牌楼拆了!”

  万江,当年那个被逐的掌教弟子,首席弟子争夺的失败者,找上门了。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