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第一章 天生地养之人

小说: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作者:飞白先生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0: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秋季傍晚,残阳将要坠落于海面之下,远方群山错落,近处河水潺潺。

  山脚下的一片人迹罕至之地,苍茫的翠柏密布而成的丛林之间,有一处幽静之地。

  这里有五颜六色的植物,绽放着莹莹耗光,它们一点也不耀眼,人到此处缤纷的色彩反倒觉得心旷神怡。

  一个身穿粉色纱衣的少女,光着晶莹的脚丫,脚下踩着蓬松的草地,随着不远处的音乐翩然起舞。

  湛蓝色的长发如瀑布一般披落在她的身后,尽管闭着双眼,也依然无法让她精致的五官暗淡下来。

  身形翩然辗转与青青草地之上,修长的双臂带起肩上披着的飘带,在这清新的空气中,划出一道又一道优雅的弧线。

  舞蹈的优美必有动听的音乐相称,此时也不例外,丛林空地的边缘处,一颗大树下一个身穿月白长袍的小男孩坐在那里。

  幼小的身形倚在旁边的树干,他同样闭着双眼,手持着一根包裹着布团的木棒,轻轻的敲击着身旁的一块三角形的大徽章。

  这是一个和男孩身形差不多大小的徽章,像是金属材质的东西上,布满了漂亮的铭文,两根白色的绸带系着铜铃坠在徽章的两侧。

  随着他的的敲击,发出悦耳的声音,配合上男孩那特有的的嗓音,形成了一首空灵的长调。

  曲衬舞影,舞衬曲声,构成了一幅任谁也无法挑剔的完美画面。

  就连山里林深处的动物们也都纷纷被吸引而出,只是这些动物似乎与我们这些看官印象中的动物们不太一样。

  有白色皮毛长着双翼,体型足有两个成年人那么高的大老虎。

  也有头顶着如树枝的双角,身上披着五彩梅花的红色,身形只比那只老虎小一点的梅花鹿。

  甚至还能看到一只与鼬鼠极为相似的小家伙,腋下长着肉膜双翼的东西,抱着树干高高在上。

  虽然他们大小不一,长相各异,却都同时放弃了生物的捕食本能,静静的在那里看着两个人类小孩。

  半晌之后,树下少年敲出的音调渐渐变缓,少女的舞姿也跟着逐渐张扬,直到最后一抹音符消散之后。

  场中的少女也随着在一个优雅的转身中,轻轻的弯下她那看起来十分单薄的身形。

  霎时间这片林间幽静之处热闹了起来,那些动物们纷纷发出了鸣叫,此起彼伏间对少女表达着自己的高兴之情。

  人们常说“万物皆有灵”,此情此景便是最好的印证。

  一舞终了,动物们也都纷纷转身回到了丛林的深处,这里也再次归于安静,仿佛刚刚的喧嚣从未出现过一般。

  少女不知何时张开了她那粉嫩的眼帘,一双如蓝水晶的大眼睛,看着仍旧在树下闭目跪坐的少年。

  直到几息之后,那个少年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然后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见到对方已经清醒,少女小跑几步来到男孩身前蹲下来,一双精致的肉嘟嘟的双手撑在下巴,清脆的如黄鹂般的声音响起:

  “殇月哥哥,我刚刚跳的怎么样?”

  这个叫做殇月的小男孩闻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先动作一番,从跪坐调整为了盘坐,然后才微笑着回道:

  “一如既往的优秀,艾莉。”

  “一如既往的敷衍!”艾莉嘟起的嘴巴显示了她那小小的不满,可很快她就想起了什么再次开口,这次的语气中却充满了关心。

  “殇月哥哥,你...就跟我回村子吧,我的家人和朋友们很好的,村子里的人也都不会嫌弃你的。”

  面对少女的热情邀请,殇月回以微笑淡然的摇了摇头,就在他要开口说的时候,少女表情突然变得有些颓废,闭上了她那硕大的眼睛抢先说道:

  “你是不是又要说自己要修行,不可以去有人烟的地方是么?”

  对于殇月来说,这确实是自己要说的,不过他并没有纠结眼前的少女为什么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因为这样的对话就像刚刚少女问自己的舞姿一样,已经发生了很多回了,他有自己的考虑,所以对于艾莉心中的不满,他只能带着歉然说道:

  “真的很抱歉,艾莉,我现在不能远离这里,不过我可以保证等你过两天去普雷希典的时候,我会和你一起去的。”

  “你确定?”

  对于这个时常拿些莫名其妙借口哄骗自己的小哥哥,艾莉这一刻表达了浓浓的不信任,只见她突然站起来,双手掐腰面带着娇艳的怒容死死的盯着殇月。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殇月的保证似乎让少女心情顿时好了不少,下意识的抬眼望了一眼天边的斜阳,艾莉弯腰将殇月身边的那枚大徽章抱了起来,看着仍旧如老僧一般盘坐在那里的男孩说道:

  “那我先回家了,明天还是老规矩,我会告诉你我后天什么时候出发。”

  “嗯!”轻轻的应了一声,目送着少女从眼前渐渐消失。

  当最后一抹粉红彻底消失在自己的眼底,殇月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向着丛林的另一侧走去。

  河水倒映出那幼小的身形,一段又一段回忆从他的脑海中翻涌而出。

  他本名叫张越,是一名人到中年的码字作者,虽然没有什么好的作品,但平日里为了充实自己的大脑,在原来的世界里看了很多很多各个方面的书籍。

  虽然算不上“精通诸子百家,诗词歌赋信手拈来。”,但也可以勉强说一句“略懂,略懂。”

  他到现在都记得那天晚上,刚刚完结一本书的他,在某点的企鹅群里和人聊天的时候,与一个id为“天庭一老倌”的作者闲聊。

  那一晚他们聊得很多也很晚,张越几乎将脑海里所知的都和对方聊了一遍,当时的他真的有那种找到知音的感觉。

  尤其是在道家经典,以及从道家和密宗解读西游的内容这方面,两个隔着十万八千里远的人,通过一根网线谈的几乎根本不知时间为何物。

  就这样,在稀里糊涂之间,张越只记得自己在最后答应了对方,来参加一场游戏的内测,而对方也会给自己两个内测礼包。

  当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第一个内测礼包就已经到了他的脑海中。

  只是当时醒来的张越,第一时间根本就来不及查看那个所谓的“内测礼包”,而是极度惊讶的发现自己穿越了。

  他来到了这个世界,这个当时他根本不了解的世界。

  而这还不算更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当时的他在第一时间想起身的时候才发现。

  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人到中年的成年人之躯了,而是一个浑身上下皮肤粉嫩的婴儿。

  与哪种刚刚脱离母体,浑身皮肤褶皱的婴儿不同,当时张越的状态是一个能爬,能发出咿咿呀呀简单声音的婴儿。

  这让当时的张越害怕极了,尽管现在回忆起来,当时身下的草地十分的柔软,周围的空气也是那么的温暖。

  但是周围的未知还是在一刹那间,填满了他那在俗世中摸爬滚打了10年的成年人之心。

  不过好在当最初的紧张度过后,男人的理性思维占据了上峰,他开始思考自己在这种环境下该做什么。

  略微费力的翻身,手脚并用的开始在这茂密的丛林中爬着。

  看着身边河流中倒映出自己的稚嫩脸庞,想起当时自己在草地上四肢并用,漫无目的爬行的样子,他不由得笑了起来。

  他还记得,直到两个小时过去了,他仍旧没有找到任何人烟存在的证据。

  恐慌再次爬上了他的心灵,不过这种心情并没有困扰他多久,因为饥饿紧接着就来了。

  孱弱的躯体与四周原始的环境,让张越一时间认为自己,即将被恐慌和饥饿折磨致死的时候,奇迹发生了。

  就在他下意识的希望能找到食物之际,一颗红彤彤的看起来水润润的果子,突然从天而降缓缓的落到了自己的面前。

  刚刚还在惊恐中的他,愣愣的盯着身前的果子,奶萌奶萌的大眼睛泛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心中只有一个问题。

  “天生掉馅饼真的发生了?”

  当然这种无聊的问题很快就被张越从脑海中抛弃了,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吃”,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他根本不回去思考这东西到底有没有毒,或者说就算被毒死也好过饿死。

  果子软软的,刚刚破床而出牙齿咬在果皮上,甘甜的汁水与糯糯的果肉瞬间飞溅在口中。

  只需要舌头与上牙膛轻轻一辇,嘴里的东西就会变成如粥一样的粘稠的东西,顺着食道直到胃部,饥饿的感觉很快在消退。

  理智也迅速的回到了自己的身上,对于一个在现实世界摸爬滚打了10多年的张越来说,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巧合。

  当把所谓的巧合仔细拆分之后,人们总能在一些不起眼的角落处,找到一切事件的根源,包括自己的穿越。

  正是因为自己和那个人聊了一夜,充分的展现了自己的学识和过往经历,这才让他选中了自己吧?。

  重新拥有了力量的张越,挥动自己粉嫩的四肢,从趴着改为坐起,仰头看着刚刚掉下果子的大树。

  那里还有几颗果子挂在上面,微风拂过带起一股暖意,那些挂在树上的果子尽管随风摇动,但却稳稳的挂在那里,没有一丝要掉下来的意思。

  “这是为什么”张越百思不得其解,但他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毕竟初来乍到的他还有更多的问题需要解决。

  一个看起来只有1岁左右的婴儿,在这种荒郊野外的环境下,虽然刚刚解决了温饱,但接下来的安身呢?

  带着这些继续解决的问题,张越又开始在这柔软的草地上爬了起来,婉如一只没头的苍蝇一般四处乱窜。

  时间很快来到了晚上,太阳已经被茂密的树丛遮挡,身边的气温也开始骤然降低,张越又开始慌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头顶独角,泛着圣洁的白色光芒的马出现了。

  他的样子就和现实世界西方神话中的独角兽一模一样,正在黯淡的丛林中,低头啃食着它脚下的青草。

  当这一人一兽看到彼此的第一眼那一刻,他们同时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手机端sm..

  就是这一眼,让还是婴儿期的张越与这只后来被他命名为萨莉亚的独角兽,一起相伴度过了9年的时间。

  在这9年的时间,张越体会到了这个世界的奇幻,也逐渐的在适应这个世界的种种。

  各位看官们,你们能想到么?

  在你饿的时候,就会有吃的东西自动从果树上掉下来,供你果腹,你若是想吃荤腥与鲜食,便会有动物与海味自己跑到在你面前,一头撞死在那里。

  头1年的时间,张越根本无法理解这种现象,尽管他试着从不同的角度去分析,却也无法理清这其中的头绪。

  他在现实世界中所看到的所有玄幻小说中,尽管那些笔者脑洞大开的想出了无数个色彩缤纷的世界,却都无法让张越想明白,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得到这么多的优待。

  直到9年过去,那只独角兽老死,已经年满10岁的张越将他埋葬在了群山深处,来到外面的世界,见到了这个世界的人类后才明白一切。

  其实这个世界的人类,都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待遇,唯一不同的是,他们需要祈祷,而自己则不需要。

  回忆到此结束,张越回到了他的住地,这是半山腰上的一个山洞,从群山之中出来后,张越就在这里定居。

  而之所以在这里定居的原因是因为,山顶有一座寺庙,只有一个老僧驻守在那里。

  殇月的这个名字也是他给的,当时的张越是打算投奔山顶的寺庙去的,不过在上山的途中,他看到了那名老僧。

  当初老僧第一眼看到自己时,张越稚嫩的身形上裹着的是兽皮和树叶,满脸的泥土要多脏有多脏。

  “你叫什么名字?”老僧眼中带着浓浓的差异,还有那么一些的关切。

  老僧说的语张越听到后十分熟悉,听起来就是像是有着浓厚大舌头气息的华夏北方话,所以他也很快用同样的方式回道:

  “shang月。”

  就这样在自己的口中,张越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殇月”,并且跟着老者回到了他的寺庙。

  在接下里的日子里,通过和老僧的接触,改名为殇月的他终于知道自己来到了哪个世界。

  并在后来果断选择搬出寺庙,在半山腰的山洞中居住,一直到了现在。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