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第二章 九绝技与新的礼物

小说: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作者:飞白先生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0: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皓月当空,群星璀璨。与现实世界不同,就算满月高挂与天空之上,也无法让璀璨的群星黯淡。

  在这瑰丽的天空之下,是这片充满了各种神奇景象的土地,它的名字叫做艾欧尼亚。

  是的,她是网游《英雄联盟》背景故事里的艾欧尼亚,殇月在从老僧口中亲耳听到之后,顿时对这十年来的所有疑问都有了答案。

  怪不得这里的野兽不会惧怕人类,怪不得这里的各种资源如此充沛,怪不得自己随时都不会因为饿肚子而发愁。

  因为这一切的一切,殇月都曾经在那个网站上看到过。

  人们居住在由大树长成的屋子里,只要向自然之灵祈祷,就可以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从来都不会为活着的基本物质需求而产生忧愁。

  “原生魔法的发源地”、“初生之土”、“天眷之地”,这些都是人们对于这片土地美丽的形容。

  以自己在这里生活十多年的经历来看,以上面那些词汇来形容这片土地,真的是一点都不为过。

  也许正是因为艾欧尼亚这得天独厚的环境,所以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似乎都不知道暴力是什么。

  在这里获得食物是那么的轻松,想要自己的房子也是那么的容易,所以他们完全不需要去跟别人抢,跟人有关的事情都会自然而然的解决。

  可殇月对于这一切却不这么看,因为太不真实了,就像是水泥还没干的地基一样,只需要一个外力,这里的一切美好和和平都会被轻易打破。

  而且在殇月的记忆里,这个外力在不久后就会袭来,它会像山崩、洪水一般,将现在艾欧尼亚的一切摧枯拉朽的吞噬。

  所以至少在他们没有到来之前,殇月不想和这里的人有太多的接触了,他实在不想和这些和小孩子一样有幼稚想法的人扯上什么感情。

  吃过了晚饭,殇月照例去山顶寺庙拿了一些换洗的衣服。

  没办法,已经14岁的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之前从寺庙里拿的那些长袍,基本上每个几个月就变成了紧身衣的模样。

  所以无奈之下,殇月最近这一年来,去寺庙的频率要比之前高了很多。

  此刻刚刚还是温热的气候,在没有了阳光的照射后急速衰减,空气中的水分自发的凝聚在了一起,在这丛山峻岭建凝成了皑皑云海。

  它们遵循着热升冷降的自然规律,组成由白云构成的滔天巨浪,向着山下的平原冲击而去,直到远方的村落旁消散。

  穿着刚刚换上的崭新的月白色长袍,殇月离开了寺庙,顺着旁边的小路直接来到了山顶悬崖之上。

  云海就在他的脚踝上快速的流动,山风微微吹起他长袍的下摆。

  皓月在他那双明亮的眼睛里迸发出亮晶晶的光线,殇月登高望月的样子,就好似随时都要乘风而去的谪仙一般。

  半晌之后随着长长的叹息,殇月提起长袍下摆,将小腿交叉直接盘膝坐下。

  这时云海之下一道道清脆的声音响起,那声音就像是有现实世界的和尚敲木鱼一样,清脆而又充满了节律性。

  “#¥%!@!#@!%......”

  老僧的声音突然从下方传来,在这空旷的夜空中,在这寂静的群山里,在这茫茫的云海中,苍老的声音越传越远,那阵阵梵音好似充斥在这个天地之间。

  伴随着这样的bgm,殇月也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开始了他已经坚持了14年的功课。

  前文说过,那个人叫殇月来参加一个游戏的内测,并给了他两个内测礼包,其中一个伴随着他穿越了过来。

  从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星期开始到现在,让他能在这世界上存活的,除了这个世界那来自自然之灵的特殊照顾以外,还有就是这个内测礼包了。

  和那只白色的独角兽生活了7天后,殇月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记忆中,突然多出了9本书。

  虽然他以前看过不知道多少书,但是他敢肯定的是,记忆中他从来没有看过任何蓝色封皮的线装书。更新最快s..sm..

  更为重要的是,记忆中那九本书的名字自己居然能“看”的清清楚楚,分别是《神明灵》、《拘灵遣将》、《六库仙贼》、《神机百炼》、《双全手》、《通天箓》、《风后奇门》、《大罗洞观》,以及最后一本《炁体源流》。

  这九本书分明就是与国漫《一人之下》里所说的甲申八绝技极为相关。

  看着记忆中的九本书,殇月第一时间想起了自己曾经看过的一个视频网站,里面有一道家大佬曾经做过关于这方面的猜测。

  他认为这算上三十六贼之首的无根生所拥有的《神明灵》,和其他八绝技,三十六贼真正目的是:

  以神明灵入道为最初的一,然后以通天箓护航,以拘灵遣将留魂,以六库仙贼充能,以神机百炼锻体,以风后奇门改命格、掩天机,以大罗洞观统筹全局。

  最后将这八个绝归一,得到长生之种,成就炁体源流。

  当初刚看到这样的猜测时,殇月是佩服作者的脑洞,但是随着对于道家理念,以及道教修炼体系了解的越来越多。

  他惊讶的发现,搞不好甲申八绝技以及神明灵的真正密辛,有很大的可能就像那位作者说的那样。

  比如,除了神明灵的拥有者无根生以外,其他八绝技的拥有者,起身份所对应的门派,都在上古传说中有着羽化成仙的人物。

  还比如,隐藏在《西游记》中,关于道教用人体为丹鼎,需要将体内金丹凝炼九次,成就九转七返之势,方可最终成就长生不老。

  这九转不也正好应对着,这九门绝技的数量吗?

  还有在动漫中,《炁体源流》的领悟者张怀义曾说过:“术之尽头,炁体源流。”

  根据这句话仔细看一看除了《炁体源流》以外的八绝技,不都是道家理念中的“术”的一种么?

  而最最最为重要的证据是,在《道德经》的开篇中,有这样一句话: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原著中有人形容神明灵是,能将依托于炁的“术”归为最开始的炁状态,而《炁体源流》则刚好相反,是所有“术”的尽头。

  这不刚好对应了道家理念中的“一”和“九”两个数字所代表的理念,也是构造一切玄妙的大门。

  这些记忆从自己的脑海中浮现,殇月当时只是佩服对方的脑洞,但是当他来到这个世界,在记忆中“看”那九本绝技的时候。

  他顿时就明白了,那名作者的脑洞恐怕是真的,就算不是真的,那也是那个选中自己的人,把这个脑洞变成了真的。

  后来他仍旧带着一丝怀疑的心情,回忆着自己翻开书页的画面,却发现无论如何,他只能想起翻开第一本《神明灵》的记忆。

  “氣者,米上之云也,乃是天地鼎炉所炼之气,分:阴、阳、风、雨、晦、暝。六气盈满,神明灵也。”

  这是《神明灵》的总纲,是在阐述《神明灵》练的是与炁不同的气。而殇月也在读完了整本《神明灵》后,也终于明白了,这个功法的原理。

  其实说白了,就三个步骤:第一要把体内的先天一炁提炼出来,贮藏在腹腔的气海丹田。

  第二步,则是要在合适的地方,将天地六气吸收起来,同样储藏在丹田气海之内,让其和先天一炁互不打扰。

  第三步,这是最难的一步,要让先天一炁与六气完成一次互相转换的循环。

  只要第三步完成,那么以后随着体内的炁越来越多,他对炁的了解也越来越深,从而可以轻松的将对方发出来的炁,化为天地之气。

  根据《神明灵》最后面记载着的,如果到了大成阶段,修炼者甚至可以直接以极快的速度完成气与炁的转化,进而将对方的炁化为自己的炁。

  当然了,现在的殇月还在第二阶段,距离第三阶段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现在的他正在一边凝聚体内的先天之炁,一边收纳自然界的天地六气,并努力维持在一个完美的平衡状态。

  只要体内所容纳的气与炁达到最多也是最均衡的时候,才能让第一次转化的时候,有更大的容错率。

  山风疾驰,云海徐徐,殇月闭目端坐于“天空云海”之上,胸腔节律性的起伏,正按照功法中记载的那样行着吐纳之法。

  在这一刻,时间虽是自顾自的前行,却给人一种不知被何时冻结的感觉。

  这漆黑的夜晚中,天地间都泛着一丝令人感觉到不可描述的寂静,会令人不自觉的生出一种慌乱之感。

  不知何时,月亮已经爬到了天空的正中位置,殇月脚下寺庙里的老僧早已休息,一只类似乌鸦的叫声划破这种安静,那凄厉的叫声响彻天际。

  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殇月渐渐的睁开双眼,望着身下远方的大地与大海。

  夜深了,周围也变得冷了,整个世界的空气也都降了下来,云海也从群山消逝而去,露出了殇月身下所坐着的山崖峭壁。

  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结束了一天的功课后,起身回到下方山腰的山洞里去睡觉,反而好像在等待什么人一样。

  玉盘一样的圆月高挂于空中,银色的月霜穿过茫茫宇宙,照耀在了艾欧尼亚头顶的天空。

  得益于源生魔法存在于这片土地的每一次丝空气,月光照在这里的大地上,和这里的源生魔法产生了其妙的化学作用。

  天空好似被一层七彩的薄纱笼罩了一遍,尽管是在夜晚,也能在天空中交织出一幅绚丽的油彩画。

  子时已至,又到了新旧两天的交替之时,七彩夜幕之下,殇月的眼神中开始迸射出期待的目光。

  他的脑海中,穿越之前的那个夜晚的记忆再一次浮现出来。

  那个选中自己的“天庭一老倌”曾经说过,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就是参加一场游戏的内测,并且还会给自己两个内测礼包。

  其中一个就是出自《一人之下》的《神明灵》和甲申八绝技,而另一个会在合适的时间送到自己的面前。

  张越当时就问过,什么才是合适的时间?

  而对方的回答是,每年殇月穿越的那天晚上,殇月都有可能会获得第二个礼包,具体是哪一天,要看这个世界具体“游戏进程”。

  刚开始对于这个所谓的游戏进程,殇月的理解是,自己神明灵完成了第一阶段。

  不过很可惜,当他将体内的先天之炁,全部凝练完成后,等了两个晚上都没有等到礼包的到来。

  后来仔细一想,殇月又觉得,既然这个游戏进程不是说自己,那应该就是说的这个世界。

  而自己又是在艾欧尼亚“降生”的,那么有可能就是需要自己接触艾欧尼亚阵营的英雄吧!

  所以殇月出山之后,就根据脑海中,了解的联盟背景故事找到了这里,并且与今天下午那个跳舞的女孩相识。

  至于为什么要于她相识,则是因为这个女孩的全名叫做:艾瑞莉娅.赞,就是未来带领艾欧尼亚人反抗入侵者的刀锋舞者。

  与她认识了一段时间后,等到了那天晚上,殇月又一次等了一夜,仍旧没有等到第二个礼包的到来。

  两次希望的落空让殇月灰心丧气了好一段时间,直到前几天,自己和艾瑞莉娅相约在那片密林后,她告诉了自己这样一个消息。

  那就是她将会在过一段时间后,前往艾欧尼亚的首都普雷希典,去那里一个知名的舞者去拜师。

  当殇月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马上就意识到,那个远方侵略者的到来,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到那个时候,整个艾欧尼亚都会陷入战火,无数平民百姓都会死于那场灾难,而这个国度也会在战火过后陷入迷茫。

  这也是殇月为什么到现在,都不愿意与这里的人接触的原因。

  可这件事情对于未来的影响却是十分巨大的,所以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不可能忽视的“游戏进程”。

  所以殇月可以肯定,自己的第二个“游戏内测礼包”,一定是在今晚会到。

  果然,回忆刚刚散去,一抹精光突然出现在抬眼望月的殇月在眼角余光中。

  猛然低头,只见一抹银白色的光芒猛然迸发,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这光芒中逐渐形成。

  仅仅是十多秒钟的时间过去,那银光就突然炸裂,殇月适应了好一会之后,才能看清眼前的景象。

  不过当他看清之后,本就稚嫩的眉毛却突然皱起,若是别人看到他的样子,只怕觉得眼前的“孩子”是一个“沐猴而冠”的大人。

  可惜,此刻出了他殇月以外,周围便是一个活物都没有。

  伸手轻轻将眼前的物件捞起,那是一个泛着黑色流光的金属板子,大概比手掌稍微大了一些。

  仔细的翻看了一阵,殇月皱着的眉头更加深沉,半晌之后嘴角突然一咧,语气中满是不可置信的自自语道:

  “这特么不是我自己的手机么?”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