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第三章 系统只是一个辅助工具

小说: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作者:飞白先生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0: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从寺院上方的山顶下来,下山的小路蜿蜒而又陡峭,堪比羊肠一样的小路充满了危险,但对殇月来说却没有任何影响,脚步反倒显得有些轻快。

  毕竟玩游戏参加内测,就已经算是领先其他玩家起跑了,并且还有两个内测礼包。

  况且这种真人穿越游戏,能有这样的待遇,无论如何都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脚步交替之间,长袍的下摆飘然而起,月光将殇月那稍显单薄的幼小身影,清清楚楚的照在一旁的岩石壁上。

  闪着黑色金属流光的手机,在殇月探出悬崖的右手上,随着他五指上下翻飞,好似身旁的万丈深渊根本不存在一般。

  此刻的他若是一个手抖,这刚刚到手的手机,恐怕就直接掉下山崖,跟下面的岩石大地来个亲密接触了。

  而殇月之所以肆无忌惮,则是因为他刚拿到手机时,所附带的“产品说明书”。手机端sm..

  1,本物品为参与测试玩家所独有物品,无法转借,无法抛弃,无法赠送。除参与游戏者,其他人皆不可见。

  2,本物品为玩家辅助工具(内测玩家有特殊功能,请自行探索。),并非“金手指”,请玩家妥善使用。

  3,本物品的出产与解释权归游戏创作者所有,如有不满,不接受任何投诉和退货,除非注销本人性命,否则必须参与游戏。

  正是因为那三个无法,所以不喜欢让手停下来的他,索性就将手机当做玩具一样,在手机不停的翻来转去。

  月光的照耀下,手机在殇月手中都快转出一朵黑色的花来。

  脚步轻快的殇月,很快就回到了半山腰中,属于自己的那座山洞,躺在那张自己凿刻出来的石床上,尽管干草有些扎人,但殇月殇月仍旧觉得比平时舒服了许多。

  虽然有十多年没接触过手机,但隐藏在记忆深处的肌肉反应,还是让他十分快的解锁屏幕,查看手机里的内容。

  此刻明亮的手机屏幕上,只有五个app静静的摆放在那里,分别是:属性、法术、剧情任务、好友、更新。

  属性,顾名思义,就是自身的属性。上面显示着自己的自身综合等级,身体强度等级,秘术修炼等级,以及自身的魅力等级。

  殇月*(原名:张越)自身综合战力等级:(32)

  身体强度等级:6

  秘术等级:28(秘术:28 技能:无)

  修炼秘法:《神明灵》,第二阶段巅峰。

  魅力:15

  这是殇月现在的属性面板,就如界面显示的一样,反应了其主人的综合实力,以及对“游戏世界”的影响力。

  并且还贴心的为其拥有者说明了,综合战力以及各项属性的标准。

  其中:身体强度等级包括了基因变异,后天改造以及肉身专精的修炼。普通人的身体强度等级为1,精锐特种兵为5,传奇级的精锐特工的身体强度等级能到10左右。

  比如漫威世界中的鹰眼、黑寡妇,以及符文之地世界中,比尔吉沃特的那几个菜鸡,厄运小姐(女枪),格雷福斯(男枪)和他的搭档崔斯特(卡牌)等,也都在7-10级之间。

  至于普通人在有简单的秘法或者奇遇下,能达到15级左右的身体强度,比如:复联2前的美国队长、黑豹。以及这个世界的泰达米尔(蛮王)、盖伦、瑟提(腕豪)等等。

  而殇月现在的身体强度等级,也就比漫威中的鹰眼强那么一点点。

  接下来就是秘术修炼等级了,这方面比较麻烦,因为这个秘术的含义实际上是秘法加上法术。

  其中秘法是各种修炼的方法,比如魔法、斗气、炁、异能等等,基本上只要是成长性质的内在技能和修炼体系,都在秘法这个范围之内。

  秘法这方面的优劣,其实就看其拥有者所拥有的秘法的潜力到底如何。

  潜力越高的秘术,比如修仙、魔法、以及斗气,虽然修炼速度有些慢,但是他们的等级上限是非常高的。

  但是像异能,科技工具,亦或是术法这类的秘术,他们的成长速度非常快,可他们的等级上限就相对低一些。

  而法术则是秘法的应用,比如修炼魔法的人,那么他使用的法术,就是法术,对此手机还单列出一个app。

  而秘术等级如何计算,也在秘术等级后面的括号里显示了出来。

  最后就是魅力属性了,app给出的说明是,跟知名度越高的人物纠缠的越深,所获得的魅力值就越高。

  而自身魅力值高了之后,就会获得特殊的关注,那么获得提升自己的物品的机会也就越多。

  说起来虽然麻烦,但是简单起来概括一句话,那就是“想要天材地宝就一个办法,抱紧主角的大腿。”

  看到这里,殇月的嘴角不由咧起了一抹不满,现阶段来说三个属性当中,魅力属性对于秘术潜力高的人来说,相对重要一些。

  自己本来是刻意远离这个世界的人的,但是现在看来,为了让自己未来的修炼顺利点,必须要接触一些自己以前不太愿意接触的人了。

  不过好在自己现在已经认识艾瑞莉娅了,想到这里,殇月不由得觉得,自己当初来这里真是英明的选择。

  总体上来说,身体强度与秘法是两个方面,可以将身体或者秘法修炼至巅峰,也可以同时保持齐头并进,让二者相辅相成。

  殇月所走的炼炁士,就是后者,只不过现在的殇月还只是刚刚入门,炼炁还没开始,停留在炼气的阶段。

  看完了自己的属性后,殇月关掉面板,又查看了其他几个app程序。

  剧情任务上只显示一条已经完成的任务,“接触本世界剧情任务” 15魅力*(已完成)

  然后就是空空的好友列表,这很明显是在说明,是未来自己碰到其他和自己一样参加内测的玩家,用来联系的东西。

  最后就是更新程序,这里面说了一条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下次系统更新的时间。

  “0.1版本游戏,‘序章’已经激活,诺克萨斯入侵之际,将会开始1.0版本的系统更细,届时游戏会正式开放。”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里,透露出了很重要的信息,这就是在告诉殇月,自己还有足够的时间去浪。

  比如,自己还有时间可以去多接触其他剧情人物,能获得更多的魅力值,进而在游戏开放后,直接来一波暴富。

  并且自己还可以趁着这段平静时期,去接触一些其他内测玩家,等到战争爆发以后,自己可以和他们抱团,以免在战争爆发之后,自己不小心成了炮灰。

  第二日一早,山间林雀的声音叽叽喳喳的响起,生物钟养成的习惯,将殇月准时唤醒,起床抻了个懒腰。

  殇月熟练的将负重绑在了自己的身上,这具身体从7岁的时候开始到现在,在这7年的时间里,除了睡觉从来都没有将负重解下来过。

  绕山跑步1圈、仰卧起坐加俯卧撑一个小时,出拳猛击岩石半个小时、压腿开筋1小时、侧踢下劈各500次,这些锻炼从早上大概7点钟开始,一直到太阳飘到高空的正午结束。

  从最初7岁开始时候的绊绊磕磕,汗流浃背到现在,14岁的殇月已经能将这些训练在一个上午之内完成。

  当太阳高高挂在天空的最高处时,在山脚河边的殇月完成了一天的训练,正蹲在河边洗去那早浸透衣服的汗水。

  而一如既往的,那个粉色的少女抱着她的家徽,从西侧的河岸款款而来。

  “殇月哥哥!”

  伴随着清脆甜美的嗓音,殇月胡乱的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珠扭头看了过去,只见那个粉色的少女玉莲轻点,小心翼翼的踩着脚下的鹅卵石。

  俏皮可爱的样子,真的很难想象就是这个少女在几年后,在那如地狱的战场上,疯狂的收割入侵者的生命,并将敌军统帅的左臂砍下。

  艾瑞莉娅湛蓝的眼睛中闪着明亮的精光,快步的走过河边石滩,来到了殇月的身边。

  对于这个现在只有12岁的小女孩来说,最初看到眼前这个大哥哥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别看艾瑞莉娅出身于舞蹈世家,但实际上在艾欧尼亚这样的国度里,她的出身实际上是很高贵的。

  因为人们想要获得食物,只有向自然之灵献祭,而献祭的“东西”越高级,所能得到的回报也就越多。

  “但是人类献祭什么,才能让它感到高兴呢?”这在艾欧尼亚是一个充满了哲学的问题。

  这个所谓的自然之灵是一个没有实体,拥有简单智慧的灵体,它负责监管整个艾欧尼亚的所有生灵,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就像是洪荒小说中的“天道”一样。

  只不过这个天道和小说中的那个天道的实力,有着十万八千里的差距。

  但不管差距有多大,对于艾欧尼亚人来说,只要让“她”高兴,她会很乐意养育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生灵们。

  既然是拥有简单智慧的灵体,那么自然也一定会有感知,所以艾欧尼亚人在漫长的历史时间里,摸索着这个自然之灵到底喜好什么。

  直到千年的时间过去,人们发现这个灵体,对于物质之类的东西,一点也不感兴趣。

  毕竟这家伙是没有身体的,给“她”美食和武器什么的,“她”也没有去享受的能力。

  反倒是一些艺术之类的东西,能让自然之灵感受到满足,比如:舞蹈、诗歌、音乐、绘画以及充满了韵味的武道。

  所以就是这样,在艾欧尼亚的每个村子中,都有一户人家会精通一项技艺,他们从出生开始,一直到死基本上什么都不用干,只负责研究自己的这一项技艺。

  这户人家会在献祭结束后,获得比其他人更多的东西,同时也会获得其他村民的拥戴和尊敬。

  这也是艾欧尼亚为什么会像背景故事中那样,更注重精神领域,而不注重物质的原因。

  因为这里的人只要精神修养高了,就有机会接触技艺,从而获得自然之灵的赏识,进而获得更多的生活物资。

  甚至当几年之后,当屠刀驾到自己的脖子上时,艾欧尼亚人还是用这种思考方式认为,只要自己的死能得到自然之灵的关注,那么自然之灵自然就会将这些侵略者赶跑。

  总之在殇月看起来,这就是一个全国上下都生活在童话故事里的国家,全体人民都带着这种幼稚思维的国度。

  但是要问殇月很讨厌这个国度么?他其实会给出相反的答案,殇月很喜欢这个有别与整个符文之地的“她”。

  甚至可以说,在他的心中,除了自己的祖国以外,他最喜欢的国家,就是这里。

  这与他是不是在这里经历了第二次人生无关,早在殇月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就已经很神往这个存在与文字描绘的世界。

  当他走出群山,遇见了老僧人,并告诉自己,自己脚下的土地就是艾欧尼亚后,他的内心是十分兴奋的。

  不过当了解到,现在这片土地还没有被大洋彼岸的诺克萨斯人入侵过后,殇月纠结了很久,到底要不要把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要知道,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因为长久以来追求精神满足的生活,近千年来没人知道何为罪恶。

  所以自己要是把诺克萨斯人要入侵的事情说出来,他们是真的会相信的。

  可是以他们的思维方式来看,很多人、尤其是那些寺庙的僧侣会鼓动平民,以任人屠戮的方式来反抗那些侵略者。

  直到四年前,在这条河畔遇见了身边的少女,殇月终于决定和她一起,唤醒艾欧尼亚人的血性。

  并借此道路,将这个国度的人民引领上正确的道路,让他们明白精神修养固然重要,但那需要有力量去保护才行。

  看着身边的少女,殇月的眼神突然变得坚定,嘴角带起一抹笑容,走到艾瑞莉娅的面前,从她手里拿过巨大的家徽说道:

  “走吧,我们先去练舞。今晚我和你回家,明天我们一起去普雷希典。”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