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第四章 风的起点

小说: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作者:飞白先生 更新时间:2020-10-20 04:2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艾瑞莉娅的奶奶,设计师并没有在游戏的背景故事中,有过于着重的描写。

  反倒是因为某音平台上的,一些专精于艾瑞莉娅这个英雄的玩家,会将她关于奶奶的台词做成bgm。

  从而给人一种这是一个充满了睿智的老人的感觉,好像她就是艾瑞莉娅人生路上的指明灯。

  但殇月和她接触了之后发现,这个老人实际上就和自家外婆一样,爱絮叨、不管子女的大事小情,都要事无巨细的操心。

  甚至可以说,她和现实世界中你我的奶奶或者母亲一样,虽然总是做一些我们无法理解的事情,却都能让人直观的感觉到,她在为你好且不求回报。

  这样的老人也许没什么特别的,但是要知道,任何经历岁月沉淀而活下来的人,他们一生的经历,也许不适合我们的时代,可只要稍微变通一番,都是我们这些后辈取之不竭的宝藏。

  现在已经是殇月和艾瑞莉娅离开家乡的第23天了,从小到大没离开过家的艾瑞莉娅,如前几晚一样,坐在河边的篝火旁,回想着送自己离家之前,奶奶站在村口,用满是不舍的目光,却又带着淡然的表情望着自己的样子。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这句话真正的含义其实不止是说母亲保护儿女这一层含义,而是当子女需要磨练的时候,母亲能忍住内心极度的不舍,去放手让孩子走向远方,这对于她们来说他,同样需要钢铁一样的内心。

  这是所有男人都不能理解的情绪,理性的思维让我们认为,这是应该的事情,但我们却不会理解伴侣心中的不舍是多么的强烈。

  殇月也是在经历了现实世界的30多年后,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将烤好的鱼儿从篝火上方的架子摘下来,轻轻的吹凉了一些后,默默的走到女孩的身边,一边递给她一边说道:

  “艾莉,家、是我们避风休息的港湾,人生的诗意与精彩在远方。记住港湾绚丽的风景后,我们何不在路上谱写诗歌,编制梦想?”

  虽然殇月说的很肉麻,但是不得不承认,艾欧尼亚人就是吃这一套。

  长久以来的追求信仰,让这里的人类喜欢不停的去追求那些,在我们现实世界人看起来显得有些浪费时间的,却又看起来蕴含着各种道理的语句。

  果然,当听到了殇月哥哥的话后,眼中含着水雾的双眼变得清明了起来,结果他递过来的烤鱼,少女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

  “是的,奶奶说过,雄鹰终要离巢,天空才是它至死不渝的未来。”

  看着眼前大口吃鱼的小女孩,殇月虽然脸上表情满是欣慰,可内心却疯狂吐槽起艾欧尼亚人的单纯来。

  从艾瑞莉娅的家乡到这里,他们已经走了10多天的时间,其中还要翻越地形险峻的中央山脉。

  可就是这么远的距离,艾瑞莉娅的父母和奶奶,就这么放心的让自己带着她,让这两个还不到15岁的小孩独自上路。

  这种事情如果是放在现实世界,恐怕那些拐卖孩子的人贩子,估计就得乐开了花。

  但是这在艾欧尼亚确实是特别正常的,就是因为这片土地上丰富的物资,以及基本上算是有求必应的自然之灵。

  让生活在这里的人类,根本不用为生活而发愁,所以在他们的人生观中,压根就不会有什么龌龊的思想。

  比如这10多天一路走来,这两个小孩根本没有任何危险,就算是在半路上碰见人,艾瑞莉娅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怯弱。

  反倒是那些见到过两个孩子的人们,会热情的邀请自己去他的家里过夜,并且会在晚餐时拿出丰盛的食物来招待。

  并且那些居住在中央山脉脚下的艾欧尼亚人,还亲自带着两个孩子翻越了这条分开整个艾欧尼亚东西的山脉。

  这样的土地,这样的人,如何当不起天眷之地的称呼呢?如果硬要找缺点,那么她的优点就是她的缺点,后来发生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直到那场惨烈的战争结束,一部分艾欧尼亚人才逐渐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艾欧尼亚人。

  那些来自海洋对岸的人们,连三观与看待世界的角度都不同,又如何能理解自己的想法,“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也正是如此。

  不过那都是未来两三年之后的事情了,殇月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应付那场危机。

  至于眼下,殇月扭头看了一眼正在自己身旁,将吃剩的鱼骨小心翼翼的埋入土壤里的艾瑞莉娅,还是赶紧将剩下的路走完吧。

  那名带着自己穿过中央山脉的大人已经回家了,只要沿着山脉一直向西南方走,穿过了眼前的黄金草原,就会到达普雷希典。

  说到这里,就得将艾欧尼亚的地形说一番,如果有看官老爷们,曾经看过刊登在《英雄联盟宇宙》的符文之地的地图就会知道,艾欧尼亚是位于世界东方的一个群岛国家。

  基本上每一个大岛,都是一个独立的行省,而且每个行省内有无数个村落,他们各自为政,从不会互相干涉,给人感觉就是一个个的原始部落一般。

  殇月脚下的大岛,是艾欧尼亚群岛中,面积最大的岛屿,名字叫做纳沃利,之前说过的中央山脉的主峰就在这座大岛上。

  山脉将大岛一分为二,其中山脉以西是大片的平原和丘陵地,是纳沃利行省。

  而山脉西边则是纯粹的丘陵地带,名为尚赞行省,艾瑞莉娅的家,就在尚赞行省中部东侧,一个名为尚叶的村落。

  殇月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天晚上自己跟着艾瑞莉娅进入村子后,自己眼中所看到的每一个画面。

  那是他刻意要记住的,因为殇月知道,当自己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都不再是现在的样子了。

  秋蝉轻诉,天幕低垂,夜在篝火燃烧所产生的啪啪声中缓缓而逝。

  当嘈杂的声音从耳边响起,睡在轻柔草地上的少年与少女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衣物,殇月抻了个懒腰后,这才扫视周围。

  初升的阳光洒在清澈的河水上,泛起粼粼的波光,无数形态各异的动物们此刻就在岸边,他们纷纷俯身饮水。

  意识到刚刚吵醒自己的正是它们,殇月的嘴角不由得泛起会心的笑容。

  人与自然的完美交融,存在与这片土地的每一天和每一刻,你在这里永远都能感受到,世界的美好与生活的幸福。

  “沙沙沙...噗!”

  耳后的声音响起,殇月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只见艾瑞莉娅正捧起脚边的尘土,并将其铺在昨晚带给她们温暖的篝火上。

  艾瑞莉娅正在将篝火的余火扑灭,以防死灰复燃引起周遭草原大火的殇月,殇月见状赶忙也过去帮忙。

  将这一切处理完之后,两人这才来到河边,与身边的野兽们一起,喝水洗漱一番。

  做完这一切之后,殇月和艾瑞莉娅再次踏上了前往普雷希典的道路。

  黄金草原,顾名思义,这是一片金黄的草原,这片草原上的植被是一种特殊的植物,他与季节无关,而是一年四季都泛着让人一看就会觉得生出暖意的金黄色。

  这种植物的名字叫金灯,而之所以会有这个名字,除了它一身上下的金黄色以外,还有它会在植物的顶部,开出一团在白天也会泛着银光的白色花朵。

  在远处看去,就像是一盏坐落在金色杆子上的路灯。

  而在这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满眼望去皆无法计数的它们,组成了金银两色的海洋。

  漫步其中,这一对金童玉女眼中满是惊叹,伴随着微风掠过时,草原上掀起的沙沙声,一路向着东南方走去。

  时间在赶路中过的非常之快,在度过了最初的惊奇后,殇月和艾瑞莉娅脚下的步伐,也在不知不觉中加快。

  秋天的午后,太阳高高挂在湛蓝的天空之上,几朵洁白的云彩会泛着淡淡的七彩霞光点缀在天空之上。

  金黄的草原之内,行走在比他们还高的草丛中,男孩和女孩的脚步与之前相比已经慢了许多。

  衣服胸口处的汗渍是秋后燥热的证明,不过好在微风时常吹起,能及时的带走两个孩子身上所散发的热量。

  随着时间越来越晚,两个孩子的脸上开始展露出一丝焦急,因为他们必须在入夜之前,找到一个可以歇脚的地方。

  他们可不敢在这草原之中随便露营,若是在这茂密的草原之上支起篝火,可能会带来什么样的危险,恐怕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能知道。

  不过好在,根据那个带自己翻过山脉的人告诉过自己,黄金草原的深处,有几个村庄坐落在那里,只要在入夜之前找到他们,就可以去那里投宿。

  直到霞光初现之时,殇月带着艾瑞莉娅仍旧没能见到任何人的踪迹,不过就在他们准备放弃,过一个没有温度的秋夜时,惊喜突然而来。

  “铛!!!!”

  只听在比自己还高的草丛的另一边,传来了金铁相击的声音,那声音又脆又大,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一道尖锐的破空声突然响起。

  得益于《神明灵》的存在,殇月在第二阶段小有所成之后,对于天地六气的敏感程度已经不是一般人的水准。

  这尖锐的声音明显是风,而且还是那种能对人造成伤害的疾风所发出的。

  所以反应过来的殇月,直接飞身将自己身边的艾瑞莉娅扑倒。

  两个孩子刚刚倒地,一道肉眼无法看见的龙卷风,从刚刚艾瑞莉娅所站的地方疾驰而过,无数的金灯草被这道风卷起。首发..m..

  漫天的杂草或是随着龙卷风继续疾驰而去,或是落下来盖在了两个孩子的身上。

  等狂风过去,殇月起身将还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艾瑞莉娅拉起,少女望着龙卷风袭过留下的痕迹,有些呆萌的问道:

  “殇月哥哥,这是......?”

  正在摘除身上杂草的殇月闻,抬首顺着女孩的目光看了一眼,高耸的草丛中,突兀的出现了一条宽敞的道路。

  之前长在那里的金灯草早已不见,而那片土地也像是被人用什么东西翻了一遍一样,只有零星的草根躺在上面。

  这足以说明刚刚那阵狂风的威力,很难想象如果吹到自己和艾瑞莉娅,会有什么危险的后果。

  “铛铛铛!”

  狂风刚刚袭过,那阵金铁铮鸣又响了起来,而在闻听此种声音,殇月终于在记忆的深处想起了什么,然后一把拉起艾瑞莉娅的小手说道:

  “真是安逸的太久了,被人欺负了都还没反应过来,跟我走!”

  就这样,殇月拽着有些不知所措的艾瑞莉娅,顺着被疯狂席卷出的道路上,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快步走去。

  只用几分钟的距离,殇月和艾瑞莉娅在听到了铁器的声音以外,又同时听到了人的声音。

  “helie!!!tago!!”

  “ha!saki!!”

  随着这两声重喝落下,殇月带着艾瑞莉娅也来到了草原中的一片空地边缘,见到了刚刚发出声音的两个人。

  只是大概看了一眼,殇月发现他们的眉宇之间有几分相似之处,再加上同样的衣服和用麻绳绑起来的蓬松马尾长发,让人很容易将他们当成双胞胎兄弟。

  但若是仔细观察,也能在两者的脸上找到很多明显不同之处,他们也许是兄弟,但绝对不是双胞胎。

  更为重要的是,张越在看到他们的第一时间,就已经认出了他们未来的身份,分别是疾风剑豪.亚索和封魔剑魂.永恩。

  在现实世界的游戏里,这俩人可以说是极具人气的英雄,他们的技能机制飘逸且潇洒,无数玩家在中路位置时,都喜欢选择他们中的一个。

  此刻他们兄弟俩,正手持木刀相互攻击着,尽管他们手中的武器看起来并不会对人造成什么伤害。

  但是每当他们挥动武器之际,凌厉的疾风会被木刀的剑刃带起,掠起仿佛要将空间划破的气势,向着对方攻击而去。

  尤其在那个身形稍矮一些人的武器上,那凌厉的疾风化作摧毁一切的剑刃,无数植物在他的剑气下化为两截。

  “亚索!你的剑术太凌厉了,须知疾风也有徐缓之时。”

  一个苍老而又带着浓厚底蕴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紧接着就看到一个头戴斗笠,身形略显佝偻的老者,分开另一侧的草丛出现在了场地的边缘。

  而亚索和永恩在听到老者的声音后,同时停下了各自的手段,诧异的对视了一眼后,齐齐转身对着老者行了一礼,恭声说道:

  “老师!”

  老者眼中带笑的看了一眼身前的两个徒弟,伸手在他们兄弟俩的肩膀上一拍,然后先是瞟了一眼殇月所在的方向,对身形稍矮一些的弟子说道:

  “要知道,你刚刚差点伤害了一个小朋友。看看他们可怜的样子,快去给他们道个歉吧,亚索!”

  亚索和身旁稍高一些的永恩,在听到了自己老师的话之后,这才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殇月和艾瑞莉娅。

  看到两个孩子身后那条宽阔的道路,亚索瞬间意识到那是被自己疾风斩出来的,也意识到自己那道剑气可能造成了什么影响。

  只见这位现在还很年轻,脸上没有游戏中那抹沧桑的亚索快步的来到了殇月和艾瑞莉娅的面前。

  先是抱拳一礼,然后才沉声说道:“抱歉,两位小朋友,刚刚和我兄长切磋剑术,给你们带来了麻烦。”

  不过殇月此刻并没有注意面前的亚索,尽管自己在现实世界中,有一段时间也很喜欢这个英雄,但眼前的一切根本无法吸引他的注意力。

  因为他在那个老者的身后,看到了之前所没看到的人,那个人的身形想当年轻,甚至闭眼前的亚索还要年轻。

  但殇月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可能只比自己大一两岁的人,有很大的概率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地方。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