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第五章 疾风剑术

小说: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作者:飞白先生 更新时间:2020-10-20 04:2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场游戏的内测,人不能多,人多了无法做到绝对的保密,从而将减少玩家对游戏的期待感。

  但是也绝对不能少,因为少了的话,有很大概率无法发现游戏中的bug,或者无法收集到玩家对游戏的体验。

  殇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也意识到,在这个由网游《英雄联盟》的背景故事架构的世界里,自己应该不是唯一一个穿越的。

  望着那个跟在老者身后的少年,殇月虽然不太敢确定,但是他的直觉却在提醒自己,那个人很有可能和自己一样,是个穿越者。

  至于刚刚在自己面前道歉的亚索,殇月并没有上心,反倒是艾瑞莉娅这时出面,表示因为两人没有受伤,所以并没有在意。

  作为一个村子备受尊敬的家族之子,艾瑞莉娅绝对不是人们印象中的那种小女孩。

  每次向自然之灵献祭自家的祖传舞蹈后,她都要面对村民的感谢和馈赠,在那种时候需要她表现出自己家族的涵养与优雅。

  所以说,让她来应付这种人际交往的小场面,也并不是什么大事。

  一身粉色纱衣的她,面对着眼前的兄弟俩,粉嫩的脸上没有四海怯意,行了一个极为标准的艾欧尼亚礼节,然后摇摇头说道:

  “两位大师客气了,一切都是意外,说来也怪我们孟浪,打扰了你们的武道切磋。”手机端sm..

  “呵呵呵,两位小朋友真是好气度。”这时一直在远处的老者,一边说着一边带着身后的少年缓缓而来。

  亚索和永恩闻声回头一望,见老者越来越近后,也赶忙左右各撤一步,老人越过他们的身形,在殇月和艾瑞莉娅面前停下后又继续说道:

  “不过...终究还是他们兄弟二人给你们造成了一定的困扰,老朽身为人师,却也有负教导之则,还请两位原谅素马弟子的莽撞之举。”

  老者话音落下之后,殇月闻这才将目光从少年身上收回,抬起眼角看了一眼素马,果然如此的表情一闪而逝,心里却不由自主的疯狂吐槽了起来。

  原来这老头就是素马,在原著中因为意外被刀片崩死,将与那件事情有关的三个英雄弄得心态爆炸的老家伙。

  简单的交谈之后,素马长老知道两个孩子要去普雷希典这件事,只见她抬头看了看更加鲜艳的天空说道:

  “两位小朋友,时候已经不早了,不如去我的村子休息一夜,明天我让我的小徒弟素云,带你们去普雷希典可好?”

  两人本来就是打算寻找落脚点的,听到素马长老的邀请,殇月和艾瑞莉娅默契的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意外之喜。

  就这样伴随着落日的霞光,两个孩子,两个少年加上一个成年人,跟着素马那苍老的身形,来到了一个坐落在草原深处的村庄。

  村里的传承与村的名字相对应,这是艾欧尼亚的传统,艾瑞莉娅家乡因为舞蹈而闻名,所以那个村子的名字就叫做尚叶,含义是如落叶一般起舞。

  而因为这个村庄的疾风剑道,所以这个村子就叫做丛云,因为风从云动。

  散布在这片土地的每一个村庄都有他们特有的名字,也都有他们独有的故事和诗意,这是情怀也是他们精神修养高超的表现。

  进入村庄,漫步在由矮树编制而成的长廊,脚下是特殊木头长成的地板,虽然丛云村有自己独特的美,却也有每个艾欧尼亚村庄都共有的特性。

  已经看惯了艾欧尼亚风景的殇月,只是简单的打量了几眼后,就不再关注周围。

  而是继续盯着那个跟在素马长老身后的少年,那个从始至终一直没说过话的人。

  “也许自己应该找个时间接触他一下,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带着这样的打算,殇月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当他开始再次打量起村落的人文景致时,才惊讶的发现,行走在村子里的村民们,每个人的腰间都挂着一柄木刀,这是殇月刚刚没来得及注意的事情。

  看到这里殇月扭头对自己身边的永恩说道:“永恩大师,没想到贵村的尚武之风如此浓厚!”

  听到身边这个“小孩”的话,永恩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挂出一抹自豪的微笑,只听他沉声说道:

  “武术,乃是止戈之术。武器,亦是止戈之物。我们佩挂木刀,就是来提醒我们自己,疾风剑术就是我们用来寻找自我的术,而不是争强斗狠的工具。”

  永恩这番话充满了玄机,似是蕴含着某种道理,一旁的艾瑞莉娅闻不由得皱眉开始思考。

  而另一边,在殇月的观察中,素马长老在听完了自己弟子的话之后,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殇月突然觉得他的脚步好像轻快了很多,似乎是很满意弟子的回应。

  至于跟在素马长老身后的那个少年,则是握紧了腰间的木刀刀柄,偶尔会回头,用皱起眉头的双眼看了一眼永恩,然后再次扭头陷入沉思。

  最后是亚索,作为永恩有血缘的弟弟,完全不认同兄长的这番话,并且直接出道:

  “永恩,可以帮助我们追寻自我的是疾风,但疾风剑术是剑术,剑术就是用来保护自己,与别人分高下的。”

  面对弟弟的挑衅,永恩皱起眉头面色不悦的扭头对亚索说道:“弟弟,我们不需要,也没必要和别人争斗。”

  “那如果别人要和我们争呢?难道我们就任由他们随意的拿走他们想要的?”面对哥哥的说教,亚索并没有放弃,反而是理直气壮的回道。

  永恩闻只是沉思了片刻,然后再次语重心长的回道:“如果他有急切的需要,那么,我愿意把我所拥有的东西送给他。”

  哥哥的这番话无疑让亚索无话可说,他扭头望着身边永恩,死死的盯了半晌,也没有能在脑海中找到可以辩驳的道理,最后只能快走几步,走到素马长老的身边默默前行。

  看到亚索的样子,永恩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了解自己的弟弟,他只是在和自己生闷气,这并不会影响自己和他的关系,因为从小到大他们都是这么过来的。

  而且现在对于他来说,向身边的两个“小客人”介绍自己的村子,无疑是更重要的事情。

  “在我们的村子里,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祖传的佩刀,但是除了我的弟弟以外,我们都不会拿出来。”

  艾瑞莉娅对于这个完全和自己家乡不一样的村落无疑是更好奇的,只见她听完了永恩的介绍后,看了一眼亚索后仰头问道:

  “为什么!”

  对刚刚经过的一个熟悉的村民打了个招呼,脸上热情的笑容还没退散,永恩扭头对艾瑞莉娅说道:

  “我们佩戴木刀是要提醒自己谨记疾风之道,但这个村子大多数人并没有得到剑术的真传,除了我和亚索以外,没有任何人会真的用到自己家传的佩刀。”

  “是这样啊!”少女似是若有所悟的点点头,不过迷茫只是在她精致的面容待了一瞬间,然后马上转换成一幅新奇的表情对身边的殇月说道:

  “哇,殇月哥哥,这个村子的民风真的好厉害啊。”

  身边少女的惊叹让殇月不得不在沉思中转醒,在脸上挂出一抹崇拜的笑容,回应着少女刚刚在耳边的高呼道:

  “嗯嗯,确实如此。”

  见到自己的小哥哥心不在焉,年少的艾瑞莉娅只是撅了噘嘴,以此来表达对于殇月敷衍答复的不满。

  不过艾瑞莉娅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早已习惯哥哥这样子了,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也习惯平日里他经常会在自己面前神游天外的样子。

  “呼!嘿!哈!呼!嘿!哈!......。”

  整齐的号子从长廊尽头的另一边传来,尽管眼前丛林遮蔽,但是就只是听着这个声音,殇月就知道有村民在那边练习着武艺。

  果然走过一条很短的林间小路,一片广场跃然出现于眼前,一身短打扮的村民整齐的排列在广场上,遵循着首领的口号一下一下的挥舞着手中的木刀。

  “1、呼!...2、嘿!....3、哈!...。”

  这些挥刀者的口号很慢,每当他们在领头者喊出数字后,双手握着木刀的他们猛然下劈,带起灰色的残影。

  紧接着而来的就是片刻的安静,这些人做完了这些后,仿佛是在思考什么。

  “他们是在感受挥刀后产生的气流!”也许是发现殇月的疑惑,永恩的声音及时传入了自己的耳朵。

  “气流是疾风的雏形,只有学会感受气流,才能更好的学习疾风剑术,我和亚索以及素云师弟都受过这样的训练。”

  殇月闻若有所思,之前也说过,他所修炼的神明灵,是需要体悟自然界的六种气息,其中就有风这一种。

  所以当永恩在自己面前提起,通过感受气流开始修炼,并最终领悟疾风剑道的时候,殇月突然有一种自己也可以的想法。

  看了一眼还在往村子走去的素马长老,殇月很快清醒过来,他意识到现在并不是自己该验证这个想法的时候。

  最终两人跟着素马长老以及他的三个弟子,来到了素马长老的家里,在支走了永恩兄弟后,这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头就跟两个小朋友聊了起来。

  说的也都是一些初次见面该说的话,比如问殇月和艾瑞莉娅从哪里来,要去往哪里,有什么目的什么的,对此艾瑞莉娅该说的就说,没有必要的也一点都没提。

  用现实世界的语来讲,这个小丫头到底还是大户人家出来的闺女,虽然12岁的她看起来还是很稚嫩,但是谈吐间的仪表和话术都尽显一种特殊的文静。

  给殇月和艾瑞莉娅安排的住所很快就弄好了,寒暄也到了结束的时候,跟着那个疑似和自己一样的穿越者来到素马长老家的空房间。

  同样是典型的艾欧尼亚风格的树屋,房子里的各种东西也一应俱全,简单的准备了一下,只是殇月在掀开被子的时候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用汉字写着:

  “我们明天路上说。----素云.留”

  看着上面工整的字迹,殇月眉头一挑,确定了对方的名字,也确定对方和自己一样是穿越者,心情也不由得好了许多。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在素马长老的带领下,村子举行了欢迎远方来客的篝火晚宴。

  心地质朴的艾欧尼亚人,在迎接远方的来客时,再一次展现出了他们毫无保留的热情,尽管这还是两个不到15岁的孩子。

  面对村民们的热情,艾瑞莉娅也十分高兴的用自己的舞蹈来进行回馈。

  翩然的舞姿与那张被篝火映红的脸蛋,让习惯了佩刀耍剑的村民们,见到了远方同胞的风情。

  辗转腾挪的身姿将宴会的气氛带的更高,就连自然之灵也被人类这欢乐的气氛所感染,挂在树梢上的荧光树叶被微风吹拂,随风飘然而落点缀再人群中。

  甘甜的酒水、翩然的舞姿和缓缓下落的荧光,打造出了一幅只有通话世界才能出现的美好天堂,此刻所有的艾欧尼亚人都沉浸在了欢愉之中。

  当疲倦感席卷至大脑之际,人们才蓦然发现,夜已经很深很深了,早已经到了村民们该休息的时间。

  最后在素马长老的致词中,人们嘴角带着那一抹快乐的笑容,各自回到自己的家,准备结束这完美的一天。

  仅仅十多分钟过去之后,整个村庄的各户人家里,都熄灭了自己的烛火,刚刚还喧嚣的村庄,好似在一刹那突然安静了下来。

  只有素马长老家的客房里,躺在床上假寐的殇月,突然睁开了自己的双眼,撇头看了一眼在对面床上已经熟睡的艾瑞莉娅。

  这丫头在村民们的热情中,跳了很久的舞,确实非常累了,至少这是殇月认识她以来,见到她睡的最安稳的一次。

  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走下床,和衣而卧的他直接离开了客房,走出了素马长老家的院子,来到了之前举办宴会的那个练功场。

  午夜的微风轻轻拂过,殇月身上的衣袍也被它掠起微微摆动,没有关注周围的环境,他已不知何时闭上了双眼,似是在思考什么很严峻的问题。

  直到半晌之后,殇月的眼睛猛然张开,一道凌厉的目光闪现之际,殇月抬起一根手指迎着微风轻轻一挑。

  这明明是逆着风的一指,殇月却发现了其中的诀窍,好似雕刻木雕时,顺着木茬下刀一般容易。

  而这一指虽然看起来简单,可它带来的反应却没有看起来那样容易。

  气流在这一指之下产生了连锁反应,一道狭长的微风居然划出一道直线疾驰而去,带动了殇月脚下的尘土。

  “果然...和自然六气有关的东西,我好像很有天赋呀!”

  看着自己刚刚带动的“疾风”,殇月脸上不由的浮现除了一抹满意的神色。

  “啪.啪.啪.啪!”

  还没等殇月反应过来,他就听见自己身后传来了几声清脆的掌声,猛然回头略显佝偻的身形,以及满头的华发,不是素马长老还能是谁。

  不过殇月没注意的是,在院子的深处,一片阴影之中,还有一道凌厉的目光,在静静的注视着院门外的殇月。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