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的爱 第7章 春色不干枯木事

小说:荷花的爱 作者:达强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0: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国华和荷花的婚姻生活在没有酒宴,没有鞭炮,没有任何祝福的情况下开始了。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们已经结婚,除了多出两个红本本能证明他们是合法夫妻,一切都还是老样子。

  当然一些小变化还是有的,最起码荷花可以放心地与国华待在一起,不再有那种对不起传贵的愧疚感觉。

  每天晚上她会故意在屋前屋后忙碌,等小宝睡着后,就会溜到国华身边搓粉团朱一番,完事后又回到传贵身边照料他。

  两个人正是□□之花怒放的年龄,颠鸾倒凤的闹起来后就忘了周遭环境,有时会吵醒熟睡的小宝,小家伙揉着眼睛会问:

  “爹,娘,你们在干什么呢?”

  ……

  为了能让国华和荷花能像正常夫妻一样生活,萧传贵就拿这个来说事:

  “你俩这样对孩子很不好,小宝转眼就是要读书的人,这么大的孩子说懂又不懂,说不懂又懂,避着点好……”

  夫妻俩拗不过他,答应按他说的先试试看。那一夜,荷花和国华时不时轮番爬起来给传贵翻翻身,可到早上仍然发现他身上淤青了好几块。

  萧传贵那身肌肉萎缩的很厉害,血管细细的十分容易破裂,骨头也脆的很,稍有碰撞就会造成皮下出血,严重时还可能会造成骨裂,甚至骨折。

  荷花和国华哪敢还让萧传贵跟小宝一个床,两人又把他抬回了主卧。从这以后,夫妻俩在屋里尽量收敛,大多数是在夜深人静时,躲到洗澡间里去偷偷约个会。有时兴趣高昂,他们也会到野地里去高兴一把。整天神神密密,弄得跟偷情一样。

  天开始越来越冷,转眼间就进了九。这个时候地里没有农活可干,河沟里也打不了多少黄鳝。邵国华闲着没事,就偷偷跑到山里张网捕鸟,这地方是候鸟经过的地方,每天能抓个五、六支大鸟回来。

  现在的人都喜欢吃个野味,那些野鸟卖的比家禽贵好几倍。但这是违法的,只能偷偷摸摸地做。可传贵哥治病要钱;老房子想翻修也要钱;小宝过了年得让他上学前班;荷花要辞掉工作专门在家照顾传贵,而要把这所有的一切做到实处,都离不开钱。

  国华想的远,觉得肩上要挑的担子还有很多。现在的他是钻进了钱眼里,为了省钱他把烟都戒了。

  望着山林里支好的网,邵国华拍了拍手上的泥,对着网双手合什,但愿明早能有个好收成。他见时间还早,难得地偷了一回懒,在山边的一块岩石上坐下,嘴里嚼着根树枝,静静地享受着冬日温暖的阳光。

  一缕炊烟从自家小屋飘起,袅袅娜娜地升到半空,与那静止不动的白云融为一体。几只小家雀从云朵下掠过,落在屋前的树枝上跳跃。山林、田地、村庄和蔚蓝的天构成一道和谐美丽的风景。

  他们的小屋是全村最靠近山的房子,村里人有了钱就在大路边盖起了楼房。几年下来,这里只剩下传贵这一户,还孤零零地还矗立在老地方。虽说少了些热闹,但也多了份宁静。

  邵国华看见荷花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向这边山上张望。他的脸上顿露出温柔的浅笑,站起身朝她挥了挥手,又将一只手做成喇叭的形状,长长地大喊一声:

  “哦……”

  荷花听见喊叫,她挥着手示意国华快回来。从心底里她是不愿意国华去捕鸟,劝了几次叫他别去,但他就是不听话。每天捏着男人拿回来的卖鸟钱,她总是心惊胆战。

  邵国华像一头猎豹,敏捷地在山石上跳跃,没用多长的时间就回到了家,此时荷花已经把饭菜摆上了桌,他随口问道:

  “哥吃没?”

  “吃了。”荷花打来一盆热水说:

  “你先洗洗。”

  小宝眼巴巴地望着饭菜,叫嚷道:

  “爹,你快点,我饿了。”

  国华嗯了声,接过荷花盛好的饭,摸了摸小宝的头,笑呵呵地说:

  “快吃吧。”

  荷花坐在国华对面说:

  “明天你不要去捕鸟,我听狗娃妈说,这几天镇上抓得很紧。刘村的一个人给林业公安抓走了,他们都说会判刑!”

  “好吧,今天张最后一网,省的你总是提心吊胆。”

  荷花挟了一块肉放在国华碗里,又给儿子挟了一块,望着国华说:

  “快过年了,你什么时候把小秀接过来,我还没见过她呢。”

  “我本想等年关放假时去接,但过几天表哥要回趟家,我让他带过来。不过,来了以后怎么睡啊?”

  “一个小孩子能占多大地方,和我挤挤就行了。”

  “嗯,就怕吵着哥。哦对了,哥这几时闷闷不乐的好像有什么心事。”

  荷花叹了口气说:

  “是啊,我也觉得不大对劲,问了几次,他都说没事。我估计还是为咱俩睡觉的事烦心,要不今晚你陪着他问问。”

  “好。”

  自打传贵从小宝屋搬回后,两人就轮流陪着他,这样荷花也能轻松些。但大多数还是荷花在照顾,因为国华下了班还忙里忙外想多挣些钱。

  两人辛苦了半年,把外债全部还清了不说还存了七、八万块,国华想等过完年就拿这钱带传贵去看病。他心里虽然清楚伤了脊椎是很难治好,但就是不死心,也许在大城市有个百分之一的希望呢!但传贵死活不肯,要他先把房盖了。

  吃完饭后,国华对正在收拾碗筷的荷花说:

  “我去陪哥,你也早点歇着,晚上还要上夜班。”

  “嗯,收拾完我就睡。”

  邵国华已经没有初到这个家时的陌生感,与萧传贵的关系也少了很多虚伪的尴尬。他非常自然地爬上床,一边给传贵按摩一边问他:

  “哥,你有心思吧?这几天你的话都少了。”

  传贵闭着眼说:

  “没有。”

  “有什么你就要说出来,是不是我哪做的不好?”

  “不是。”

  “哪……是不是荷花做的不好?”

  “你们都没错。”

  “难道还是我和荷花分房睡的事让你不开心?”

  萧传贵叹了口气,有些落寞地说:

  “别问了,睡吧!晚上还要上夜班。”

  “嗯,”

  国华熄了灯躺在传贵身边不甘心地说:

  “哥,有什么事你就说,闷在心里会伤身。你这样弄的我跟荷花也在胡思乱想,不知道是哪做错了。”

  传贵睁着眼望着漆黑的夜空,半晌才悠悠地说:

  “你和荷花有段时间没在一起了吧。”

  “嗯,怕吵着小宝。”

  实际上两人几乎天天在小洗澡间里恩爱一回,但这事可不好跟传贵说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传贵呼出一口长气,像是下了决心说出来:

  “你把我当哥,我把你当弟,但这种话就是兄弟间也不好说啊。”

  “说吧,有什么事我们商量着解决。”

  “我要说了兄弟可不要怪我。”

  “怎么会怪你呢!不会,绝对不会!”

  萧传贵幽幽地道:

  “我整天躺着,除了这心还在跳,其它就跟死人一样,现在这心也快死了,活着比死了还难受。”

  “怎么啦?”

  国华坐起身来:

  “我记得哥上次说要好好活下去的。”

  “那是从你身上看到了我当年的影子,我把你当成自个了。”

  “现在怎么不行啦?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你都不和荷花做了,我还能看见啥?”

  传贵脱口而出,夜色中顿时一片寂静。良久,萧传贵才叹道:

  “这不是兄弟的事,是哥不正常。”

  国华好歹是个高中生,而且还是非常聪明的那一种。他立刻明白了传贵的意思,知道这是一种心理疾病。性无能和对生活了无兴趣,使萧传贵产生了一种扭曲的心理,而正是这种变态扭曲的心理,却又成了支撑他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国华咬着嘴唇,轻声道:

  “哥,你想看我和荷花在一起?”

  “嗯,感觉就像重活了一次。我知道自个不对,可就控制不了。是哥该死,得坏了病。”

  “哥和荷花也是夫妻,有这想法也正常。”邵国华在想该如何解开传贵的心结,这种压抑得不到释放,就会从心理漫延到生理,对一个本身有病的人来说,这是致命的。他装做无所谓地说:

  “我知道哥喜欢荷花,荷花也喜欢哥,哥是想看荷花幸福的模样,这哪是病呢。”

  “唉,兄弟一张嘴就会逗我开心,你说咱俩前世是什么关糸,在今世能结这样的宿缘!”

  国华呵呵笑道:手机端sm..

  “备不定咱俩前世就是夫妻。”

  传贵也笑了起来:

  “那荷花是什么?”

  “暖床的丫环呗。”

  两个男人躲在被窝里偷笑,拿着荷花说些男人间的浑话。

  在上夜班的路上,国华将传贵不开心的缘由剖析给荷花听,荷花听到有可能会影响到传贵的健康,连忙问他:

  “那以后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依哥的意思呗。”

  荷花羞红了脸,捶了他一拳,害得两人差点摔进沟里,她笑嗔道:

  “你好意思不?”

  “我一个大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荷花听国华说的郑重,不像是开玩笑话,她惊讶地说:

  “你还真想啊?”

  “那你说该怎么办,要不去找位心理医生给哥看看?只怕哥不会答应去。”

  荷花迟疑了很久才说:

  “真能治哥的心病?”

  “嗯,心病要有心药医,应该可以吧。”

  荷花没做声,却在暗想着自己在两个丈夫之间会怎么样,心中竟有了一丝异样的刺激,她把国华搂得更紧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