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权谋妃 第十八章 疑心

小说:枕边权谋妃 作者:泡芙糖瓜 更新时间:2021-09-06 20:12: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十五,你看石如此厉害,为何不靠这个发家致富?”温玉不解,有这能力成为一个富商也绰绰有余了,哪里还需要屈人之下做个婢女。

  十五垫脚凑到他耳边,说,“王爷知道我为何要说此处跟黑市一般吗?树大招风太过显眼就走不出去这里了,这上面啊有很多看不见的眼睛正盯着你呢。”

  “啊?”温玉当即心生怯意,“这里居然这么黑暗呀。”

  “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多着呢。”十五笑,又忽然一喜,目光落在了远处一摊上。

  “王爷,奴还想买个。”十五激动的跑了过去。

  温玉不明所以跟上。

  “老伯。”她指着那垫桌脚的椭圆形石头问,“这个可以卖给我吗?”

  老伯好笑道,“一个垫桌脚的石头,我送你便是。”

  说着他弯腰取了出来送给了她,但十五还是坚持给了老伯二十文钱。

  后来二人离开赌石场。

  十五不断把玩着那椭圆形的石头,似乎喜欢的紧。

  一旁的温玉不能理解,问,“十五,你为何坚持要买下,这垫桌脚的石头?又不是玉石,二十文岂不是太亏?”

  她笑盈盈的说,“不,我们赚了。”

  赚了?

  要说那蓝玉石赚了,他倒还信,但这石头,他怎么看也看不出它有何特别的,河边随便捡一块都能比这好看。

  不过,见她如此喜欢,他想,也有她的道理吧。

  离开赌石场,温玉又跟着十五,来到了玉石坊,十五给了那老板一些银两,借了他们的工具,又前往了铁匠铺。

  她回忆着以古书上看过的方法,尽力谨慎的去修复手中的玉佩。

  十五一面修,一面瞥了一眼温玉,只见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手,安安静静的蹲在自己前方,如此修长的身形,蹲下来却是小小一团。

  这模样,让她不由联想到,爰爰儿时弄坏了竹蜻蜓,要自己帮她修的场面,她就像这样蹲在旁边,满眼期待,眼神就像是看一位救世主一般。

  眼下,温玉也是这般。

  她不禁好笑道,“王爷,可有人说过,您很像一种小动物。”

  温玉摇了摇头,眨着他那双惹人怜爱的瑞凤眼,呆呆地问,“何物?”

  十五一字一句轻声道,“小,兔,子。”

  “那你也像一种小动物。”温玉不甘示弱反驳。

  “哦?何物?”十五饶有趣味。

  “狐狸。”温玉怕她不理解,又补充道,“狡猾的狐狸。”

  十五被他逗的忍不住噗嗤一笑。

  过了许久,她还真摸索着把玉给修好了,虽然有条小裂纹,但对于温玉已经足够好了。

  他拿着玉佩,一副失而复得的模样。

  “十五,你好厉害!”温玉开心至极的说到。

  她单手撑着头,看着他那高兴的笑容,见过的男子无数,可没有人能够像他这般,在经历那么多委屈和岁月蹉跎后,依旧可以笑的宛若孩童一般可爱甜美。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跟楚潇然一般,是在家备受宠爱的恣意少年,或是在蜜罐中长大的孩子。

  “好了,王爷,我们回府吧。”十五起身。

  温玉点头,小心翼翼将玉佩,放入怀中收好。

  夜里,温玉在书房练字,十五从外端着茶走了进来。

  放下茶水后,她忽道,“王爷,奴有件礼,想要献给王爷。”

  “何物?”温玉停笔看她,眼中意外。

  她并没有立刻拿出来,而是说,“献此礼时,奴可否先灭了这房中烛光。”

  “什么礼,还得灭光?”温玉无法理解,但又不由好奇,便点头道,“行,你灭吧。”

  “谢王爷。”她上去将房中的灯灭了个干净。

  房中很快便陷入了一片昏暗。

  “灯也灭了,所以你的礼,究竟是何物?”温玉问,语气中透着些期待。

  十五缓缓从袖中拿出了个荷包,荷包居然发着微弱的蓝色荧光。

  温玉明白了,笑,“你是捉了萤火虫放这里面了吧。”

  未想,她却摇了头,然后松开了荷包上的绳子,将其打开,一束比方才强的荧光照了出来,只见她从里面拿出了一颗珠子。

  温玉吃惊,发光的原来不是萤火虫,而是这颗珠子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夜……明珠?”温玉迟疑的说到。

  十五点头,笃定,“就是夜明珠。”

  温玉难以置信,要知道夜明珠何其珍贵,连皇室不过也就两颗。

  “你从何而来的夜明珠?”

  十五笑回,“赌石场啊,王爷不是瞧见,我用二十文买来的嘛。”

  赌石场,他就记得,她一共买了两样,一个是蓝田玉石,一个是……

  “你,你是说,这夜明珠,就是那块垫桌脚的石头?!”温玉瞪大了眼睛,更加吃惊和不可置信。

  他怎么也想不到,一块看起来那么普通的石头,竟是一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

  “你确定要将它赠我?”温玉怀疑的问。

  十五不假思索道,“是的,王爷。”

  “不可不可。”温玉忙摇头拒道,“夜明珠何其珍贵,怎能轻易赠我呢?”

  “为何不能赠王爷?”十五不解。

  温玉垂下眼眸,说,“我……配不上。”

  整个天盛拥有夜明珠的,也只有父皇和母后,连太子温慎都未曾拥有,他这般人怎可配之?

  “十五不管什么配不配的上。”她捧着夜明珠对他说,“十五只想将珍贵的东西,送给珍贵的人。”

  珍贵的……人……

  温玉顿时心中一颤,抬起眼皮看向她,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人说同他说过,他是珍贵的,父皇总说他无能,母妃说他出身平庸,流萤说他虽愚钝……

  “王爷,奴之所以想把这颗夜明珠赠予您,是觉得它很像您。”

  温玉苦笑,,“它是价值连城的夜明珠,而我不过是个不受重视的王爷,怎会相像,十五你说笑了。”

  “可它在未受打磨前,也不过是块垫桌脚的石头罢了,赌石场那么多人,又有谁在意过它?”十五真情实感的说,“奴觉得王爷就是这颗夜明珠,在平平无奇的外表下,藏着的是能够照亮黑暗的璀璨。”

  听闻十五语,温玉眼眶逐渐湿润,眼中不由泛起泪光,却又开心的笑了起来。

  “十五。”他心中一片温暖,感激的说,“谢谢你。”

  谢谢她,一直都在肯定他,因为她的肯定,他竟开始觉得,自己似乎没有那么的不堪了起来。

  看着他这喜极而泣的模样,十五有些没料想到自己的话,竟让对方有这么大反应。

  这究竟是受过多少否定,才会因为几句话就感动成这般?

  十五心中不由为他心疼了些。

  隔天,司徒流萤前来看望温玉,可是不巧的是温玉去上早朝了。

  于是司徒流萤便在府中等他回来。

  十五为她端来了些热茶和糕点,随后再府门侯着。

  待温玉一归来,她便将此事告知了他,他一听高兴的急忙朝院内跑去。

  十五想着,他回来定也会口渴,便重新沏了茶,给他端过去。

  不成想走到门口时,却忽然听到温玉和流萤正讨论着自己。

  她情不自禁的停下了脚步,静静的倾听了起来。

  只听流萤道,“你的意思是说,十五其实是黑市的人?”

  “嗯,怎么了?”温玉见她皱眉,心中不解。

  “黑市的人向来是来路不明的。”流萤担忧道,“小哭包,你心也太大了,怎么能够把一个来路不明的人,放在身边呢?”

  温玉无所谓,真诚的说,“无妨啊,十五人很好的。”

  流萤摇头,,“黑市的人哪里来的良籍,她定是用来什么不光彩的手段才入了你这府,小哭包,你太单纯了,据我所见我觉得,十五是个心机很重的人,你还是小心些吧,不要傻乎乎的全身心相信别人,不然那天被她卖了都不知道。”

  “可是……十五,真的很好……”

  流萤有些生气,说,“小哭包,你这是在质疑我吗?你以前不这样的。”

  “没有没有!”见她生了气,温玉赶紧道,“我相信你,流萤你放心吧,你刚刚的话,我会记在心里,不会完全去相信她的。”

  “这才是我认识的小哭包嘛。”流萤这才消了气,笑了起来。

  屋中的女子,总是能够轻易的获得,她使劲浑身解数都换不来的他的笑容,或摧毁她费尽心思得来的信任……

  门外的十五,手不由抓紧了承盘,但最终又逐渐松开,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步入房中。

  二人见她来,立刻闭上了嘴,看着她含笑的将茶盏,小心放在自己面前。

  “王爷,司徒姑娘,请喝茶。”十五恭敬的同他们说到。

  “嗯。”温玉点头,又说,“十五,你先下去吧。”

  “是。”她福了个身,缓缓退了下去。

  夜里,温玉一边写字,一边想着白日里流萤的话。

  他想,虽然十五人好,但流萤说得也不错,十五确实来路不明,认识她这么久,他都还不知她家在何方,而且他也从未听人说过,天盛有哪里会有“杏花”这种花。

  他瞥了眼旁边安安静静研磨的十五,犹豫片刻忽问,“十五,你说你的故乡在天盛边界,那你的故乡叫何名?”

  十五研磨的手一停,自嘲般的笑了一声,对温玉说,“王爷是因为白日里,司徒小姐的话才会如此问吧?”

  “不是,我……”

  被戳中心思,温玉有些措手不及。

  “王爷大可不必如此。”十五打断了他的话,直,“若王爷对奴心有芥蒂,大可将奴驱之院外。”

  说着,她取下了腰间的掌事令牌,放在了他的面前,说,“奴是个来路不明的人,想来也无法胜任掌事一职,此事还是交还给阿卓大人为好,若因奴而让王爷整日处于猜忌和担忧之间,倒是奴婢的罪过了。”

  “十五,我,我不是这个样意思……”温玉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

  不等他想好,她又道,“王爷,奴婢这就让阿卓大人前来侍奉您,明日奴便搬离重回奴婢房去,奴婢就且告退。”

  她向他一拜,然后转身便离开了书房。

  “不是的,十五!”温玉叫她,可她却没有停下脚步。

  他没想到自己随口一问的话,竟叫她有如此大的反应,以及这般的决绝。

  不一会儿阿卓便睡眼惺忪的赶了过来。

  一来他就不解的问,“王爷,这是怎么了?是十五犯了什么错吗?”

  温玉摇了摇头,起身自顾自的前往她的住处。

  可是房中只剩下糖豆了。

  “十五呢?”温玉问到。

  糖豆回,“十五一回来就收拾东西,抱着被褥就往婢女房去了。”

  这个十五……

  温玉又转身走出了房间,直往婢女房去,但走到一半,他忽然停住了脚步。

  心中想,自己问的话也没有错,她确实来路不明,问一下她的来历,也没错吧,明是她过激了些,为何自己还要像做错了事一样,跟着她追,难不成还要同她道歉不成?

  他甩了甩头,自己又没做错,为何要道歉,才不要道歉。

  思及此,温玉转身又走了回去。

  “王爷,你不去寻十五了吗?”阿卓追上他的脚步问。

  “我为何要寻她?她爱住何处,就住何处罢,我又没问错。”温玉赌气道。

  十五回到婢女房后,其他人有些诧异,几个胆大的上前问她。

  她在桌边坐下,轻描淡写的回了句,“王爷不喜我了,收了我的掌事,往后我便同大家一般了。”

  听到此话的阿园当即笑出来了声,走到她身边,幸灾乐祸的说,“哎呀,这某些人前些日不是还挺嚣张的嘛,怎么转眼就被打下来了,说到底啊,山鸡就是山鸡,怎么也飞不上枝头的。”

  谁知话音刚落,十五便起身甩了她一耳光。

  “啪”的一声,阿园那白皙发脸上,立刻红了一片。

  她捂着发烫的脸,吃惊又愤怒的说,“你敢打我?!”

  “打你还要给你挑个黄道吉日吗?”十五靠在桌边冷冷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