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权谋妃 第二十六章 上元

小说:枕边权谋妃 作者:泡芙糖瓜 更新时间:2021-09-06 20:12: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你觉得你拦得了我吗?”楚潇然打开了她的手,不屑一笑,执意要去。

  但正巧司徒流萤和温玉走了回来。

  司徒流萤提议,“反正大家都闲来无事,一起散散心吧。”

  “可以吗?”她歪头问向楚潇然。

  楚潇然摊手,“我无所谓。”

  若是这般,王爷会很难受吧。

  十五本欲替他拒绝,可他却开口,“恭敬不如从命。”

  几人在街上走着,司徒流萤和楚潇然走在前面,打打闹闹互掐互踢互说笑,十五陪着温玉则再其后,安安静静的默默看着,她见他目光从未离开过司徒小姐的身影。

  十五心中叹气,亲眼瞧着自己心慕多年的女子,与他人亲密执手相伴,心中该是何等滋味,何苦如此。

  温玉注视着司徒流萤明媚的笑容,现在才忽然发现这份笑意从来都不属于他,她对他会这样笑,但对别人也会这么笑。

  她在他身边会开心,在楚潇然身边也会开心。

  他不是那个特别,更不是那个唯一,可他却曾一直以为,自己会是那个特别,那个唯一。

  “算卦咯,阴阳五行,十褂九灵。”

  前方一道士举着旗走到流萤面前,笑盈盈问,“姑娘算卦吗?不灵不要钱的。”

  司徒流萤想了想,觉得还挺有趣的,便道,“好啊,那你给我算算。”

  “姑娘想算何卦?”老道士问到。

  司徒流萤瞥了眼身边的楚潇然,说,“姻缘。”

  “这还用算嘛?你的姻缘不就我啊?”楚潇然好笑道。

  司徒流萤娇哼了一声,说,“走开,谁知道是不是你。”

  “姑娘,能否看下手相?”老道士道。

  司徒流萤向他伸出了手。

  老道士看了看,说,“老夫观姑娘手相,姑娘的姻缘极佳,身边男子皆是人中翘楚,只是姑娘的姻缘线多波折,他日只怕不会一帆风顺,但若能度过难关,便能同心上之人,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那就是算好的咯。”司徒流萤又指了指楚潇然,说,“那你给他算是呗。”

  “我一个男子算什么姻缘,我不算。”楚潇然拒绝。

  老道士和蔼笑,“不算姻缘,也可算仕途。”

  “仕途好啊!”司徒流萤想到什么,转身把后面的温玉推到前面,同道士说,“你给他们两个一起算算仕途吧。”

  老道士点头,从袖中拿出一叠纸,同温玉和楚潇然说,“请二位公子从中抽出一签,签中的图案越大,则代表二位的仕途越好越广。”

  “行吧。”楚潇然半推半就,随手抽了个,打开一看,签上画着的一楼屋。

  老道士捋着胡子,说,“此签代表着这位公子,有前人相助,往后官运亨通,他日必处高位。”

  “官运亨通?”楚潇然笑了笑,不以为然,对司徒流萤小声嘀咕,“这老头子算的不太准啊,我这辈子只怕都不会踏入官场。”

  “切。”司徒流萤又催温玉,“小哭包,你快抽啊?”

  温玉伸手抽了支,双手递还给道士,,“麻烦了。”

  道士缓缓打开纸签,可是叫人意外的是,纸上什么都没有,只是一张白纸。

  “这是什么意思?”司徒流萤不解。

  温玉却好似明白了,苦笑着说,“估计是因为我无仕途,所以才是白纸吧。”

  老道士忽然不语,看着温玉似乎,赞同了他的说法,然后又主动问向十五,道,“这位姑娘,要算算姻缘吗?”

  “好。”十五上前伸了手。

  老道士端详了一番她的掌心,却摇起了头惋惜道,“真是可惜。”

  “可惜什么?”司徒流萤好奇。

  十五也好奇,说,“劳烦大师明释。”

  老道士,“姑娘的姻缘线颇多,且都是非富即贵之人。”

  “非富即贵,那不是挺好得嘛。”司徒流萤费解。

  老道士回,“是很好,可惜是个女儿身,姑娘的姻缘线很奇怪,大多数为红颜线,若是男儿自当颇招女子欢喜,可惜了……实不相瞒,老夫看手相多年,还从未见过如此特别的姻缘线。”

  “多谢大师。”十五虽没怎么听明白,但还是致了谢。

  给了钱后,四人便道别了道士,继续往前行。

  “小哭包,这个也不一定是准的,就像他算楚潇然,你觉得他是个当官儿的料吗?也就算着玩玩儿,你可别往心里去。”司徒流萤宽慰到温玉。

  温玉轻轻笑了笑。

  看着四人离开的背影,老道士叹气自自语道,“可惜是个女儿身,若是个男子,只怕这天下要有共主了……”

  “师傅。”一边的小徒弟看了看温玉抽的那张白签,说,“您是不是忘给这纸上画了啊?”

  “不是为师没画,冰山一角罢了。”老道士缓缓道。

  可小徒弟还是不明白,左看右看纸上就是什么都没有,琢磨半天,他挠着迷糊的脑袋,往上举了起来仰头一瞧,这一下他顿时明白,表情当即震惊的看向自家师傅。

  老道士捋着长胡,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后来楚潇然向父母表明了,想要求娶流萤的心意。

  见自家整天只知道出去鬼混的儿子,终于要收心成家,且还是通政司府的嫡女,两老欣然同意。

  隔天就带着楚潇然登门提亲,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通政夫人自然是高兴的,但通政大人倒是有些犹豫。

  躲在屏风后偷听的司徒流萤,不由心中担忧了起来,毕竟婚事能不能成,最后还是要看自家爹爹点不点头。

  通政司大人同楚潇然道,“婚事,老夫可以允,但老夫希望楚小公子能向老夫起个誓。”

  “不知是何誓?”楚潇然问。

  通政司大人说,“老夫知楚小公子红颜知己颇多,我家流萤虽算不得惊才绝艳,金枝玉叶,但也是老夫唯一的女儿,老夫一直将其视为掌上明珠,老夫希望楚小公子能同小女相濡以沫,待到他日小女人老珠黄之时,也莫要宠妾灭妻。”

  司徒流萤心中一暖,爹爹平日里待她虽严,可却也是实打实的宠爱于她,甚至到现在都在为自己计深远。

  “楚小公子可否做到?”通政司大人相问。

  楚潇然不假思索道,“我楚潇然今日对天起誓,此生只会有司徒流萤一妻,此世永不纳妾,若有违背,不得好死!”

  通政司大人,就连楚夫人都被他此,给惊到了。

  都知道楚潇然****,而他现在却愿为司徒流萤永不纳妾,发下如此毒誓,可见其心之城。

  “呸呸!”司徒流萤终于忍不住,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对楚潇然道,“你乱说些什么呢,都快过节了,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看着二人,双方亲长也明白了什么,通政司大人只能感叹,女大不中留啊。

  天越发的凉了,温玉双手拿着暖炉,十五在一旁烧着碳。

  “十五,你可有何心愿?”温玉忽问。

  十五看向他,笑,“若十五有,王爷会为我应愿吗?”

  “若我能做到,必应。”温玉认真道。

  十五加碳的手一顿,原本只是随口说说,未想他竟是认真的。

  她想了想,有些踌躇的说,“如果王爷真能为十五应愿的话,十五想与王爷同游上元佳节。”

  “就这个?”温玉没想到,她的心愿竟这般简单。

  十五确定的点头,“除此之外,别无他求,不知王爷可允?”

  “你可得想清楚。”温玉提醒,怕她没想好。

  可她却笃定的说,“王爷,我想好了。”

  温玉笑了笑,点头道,“如你所愿。”

  “谢王爷。”十五开心的福了个身。

  三天后,上元佳节,这天,在皇城的树上要挂满灯笼,夜晚的星空下,月光和灯光融合在一起,绚丽多彩,街道上人声鼎沸,万家灯火通明,百徐尺高的大棚,张灯结彩供人游观。

  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金翠耀目,罗绮飘香,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花光铺满道路,不阻止任何百姓乘兴夜游。

  充街塞陌,聚戏朋游,鸣鼓聒天,燎炬照地,人戴兽面,倡优杂技,诡状异形,千乘宝莲珠箔卷,万条银烛碧纱笼,可谓是热闹非凡,盛极一时。

  “王爷。”

  身后传来十五的声音,温玉下意识回头看去,一个青面獠牙的面具猛然出现在了视线中。

  温玉当即被吓了一大跳,往后退了几步,面具后又出现一双眼,眉眼弯弯笑的如月牙。

  十五歪头笑呵呵道,“王爷,你胆子好小啊。”

  “你忽然出现,是人都会被吓着,怎能怪我?”温玉偏头嘴硬道。

  “哦,这样啊,也是。”十五看破不说破,又递上面具说,“王爷,这面具赠你。”

  “不,不用了。”温玉看着这渗人的面具,往她面前推了回去,说,“你自己拿着。”

  “那好吧。”十五知道他害怕,但也没拆穿,偷偷憋笑。

  “王爷,往年皇城的上元节,也是这般热闹吗?”十五走在他身边相问。

  温玉边走边回,“不知。”

  “王爷往年上元都不出来夜游吗?”

  “嗯。”温玉点头。

  “为何?”十五继续追问。

  温玉垂了下眸,说,“太吵了,我不喜欢。”

  “不,不是太吵了。”十五看向温玉,“而是因为王爷看到这些人和谐美满,而自己却几乎形单影只,王爷不是不喜欢吵闹,而是不喜欢心中生出的那份忧伤和落寞。”

  温玉脚步猛的一顿,不得不承认,十五的话的确一击即中,他内心试图藏匿的最深处。

  他缓缓看向十五。

  十五仰头望着他说,“其实十五明白,王爷是喜欢热闹的,可是热闹总叫你感到难过,所以你才会总说自己不喜热闹,但是王爷,往后不管是什么节,你都可以出来看看,因为你不会再形单影只,因为十五,会永远陪伴在王爷身边。”

  有人说,最好的感觉,是有人懂你的欲又止……

  “王爷,我们去前方再看看吧!”十五兴高采烈的跑入人群,在人群中蹦蹦跳跳的转过身来,朝他喊着向他招手。

  温玉含笑走向她,和她一起挤在人堆中看人卖艺,一起在摊前玩套圈子和猜灯谜的游戏。

  他之前没有玩过套圈子游戏,但却学的很快,十五只是略微教了一下,他便能次次套中。

  “王爷,你好厉害啊!”十五钦佩的说到,“我玩了那么多次,也不能保证次次都中。”

  温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也是现在才知原来自己准头还挺好。

  随后他们又听到一阵阵,很有规矩的竹竿声音,走近一看,原来是有许多人在跳竹竿舞。

  跳竹竿舞,顾名思议,就是把两根粗一些的竹竿横向放在两边,由六个人拿着竹竿,纵向放在粗的上面,随着开开合合的节奏敲起来,其余人便可以跟随曲调从上面跳过去,若是跟不上则会被夹住脚踝。

  十五开心的跑上去融入其中,只见人群中的她双手提着裙子,宛如林中飞鸟,脚步轻盈灵动,熟练的在竹竿之间来回蹦跳,晚风偶尔撩起她的面纱,时现那灿若明霞的笑容。

  温玉注视着她,十五稳重成熟,总是叫人容易忘记,她也不过才到及笄之年。

  “王爷,你也过来试试吧,很好玩的!”十五跑过来兴致冲冲道。

  温玉摇头直拒绝,有些慌乱的说,“我,我就算了……”

  “哎呀,王爷,试试嘛。”十五直接推着他前往。

  温玉一上去,就接连被夹脚,想走都走不出去,整个人手足无措。

  “王爷,你要跳起来,细细听他们的节奏,像我一样。”十五一面笑,一面教他,然后还敏捷的往上一跳,在空中转了一圈,稳稳落地。

  温玉按她说的,进退两难笨拙的摸索,但很快他就找到了门道,也得了趣,下意识的逐渐放开了拘谨的自己,开始和十五一起兴致勃勃的跳了起来,融入在这一片欢笑声中。

  以前,他总觉得,热闹是他们的,可现在,他忽然发现,原来热闹也可以属于他温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