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权谋妃 第四十七章 伤极

小说:枕边权谋妃 作者:泡芙糖瓜 更新时间:2021-09-06 20:12: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十五将煎好的药,送到温玉手中。

  温玉将苦涩的药一饮而尽,然后将碗还给十五,又虚弱的问,“刚刚阿卓来说了什么?”

  “就,一些府中的事情,王爷你还是好好歇息,不要为那些事情操心了,有我在。”十五心虚的说了句。

  温玉点头,重新躺回到了榻上。

  十五替他掖好被角。

  后来司徒流萤是日日来,十五便次次用这个借口将她拒之门外,只是某日还是被温玉发现了。

  “流萤来了,为何不告诉我?”温玉质问。

  十五哑口无,羞愧的低下头,她承认,她藏了私心。

  温玉有些生气,拖着才大病初愈的身体,就去见司徒流萤。

  司徒流萤本来就要走了,刚好温玉赶来叫住了她。

  “小哭包?”司徒流萤走到他面前,“你不是还生着病吗,怎么就出来了?”

  小萝回去告诉她,温玉等她等的倒在雪地,她的心里就一只愧疚不已,她真不知道那日城外的风雪会那么大,也都怪楚潇然一时乱了她的思绪。

  “我已经好多了。”温玉有气无力的说,努力不想让她看出自己的不适,问,“我们什么时候再走?”

  “小哭包,我不走了。”司徒流萤抱歉道,“那日之,其实都是我的气话,我气楚潇然老和长孙霏霏在一起,但后来他都跟我解释清楚了。”

  原来,那次楚潇然之所以和长孙霏霏在一起,是因为楚潇然要借着为长孙霏霏看画的名义,进入后宫来看望她的,可惜他费尽心思,却被她给误会了。

  楚夫人去看望她,也是楚潇然求着去的,因为担心她落人口舌,他不方便私自去见她,便只能托自己的母亲。

  他不说,她都不知道,为了娶自己,楚潇然默默做了那么的努力,可自己却猜忌不信任他,思及此,司徒流萤就感觉内疚,但现在她面对温玉,更加惭愧。

  她又一次失约了……

  “对不起,小哭包,是我太不稳重,太幼稚了。”司徒流萤道歉。

  十五走来冷笑,“所以,这就是您,一次次失约的理由吗?将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很好玩儿吗?”

  “十五,闭嘴。”温玉没想到,她忽然出现,出现制止。

  可十五不管不顾的说,“您知道王爷为了您,都已经打算放弃了所有吗?您怎么能够这么对待他的一片真心!”

  “十五,你退下。”温玉冷。

  十五不肯走,犟道,“王爷。”

  “退下!!”

  温玉厉声呵斥。

  十五闭上了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他甚少会对她训斥,细细数来,每一次训斥,好像都是因为司徒流萤。

  就算那个人如此的伤他,可他却还是毫不犹豫的维护她。

  她原以为经历了上次太子中毒一事,在他的心里她是重要的,或许她的确是重要的,可远不及司徒流萤。

  就像那一次落水,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司徒流萤,而不是她。

  或许,她早该明白的。

  温玉缓缓看向她,她的眼神满是难过,最后变成了深深的失望。

  她没再说什么,转身落寞的离开。

  “一,一片真心?”司徒流萤后知后觉,难以置信。

  温玉不再相瞒,坦,“流萤,我,我喜欢你。”

  “怎,怎么可能?”司徒流萤震惊。

  温玉道,“流萤,不要嫁给楚潇然好不好?他就是个纨绔子弟,只会让你难过,我不想看到你难过。”

  “跟我走吧,离开这里,我愿意和你在一起的。”温玉推心置腹的说。

  司徒流萤摇了摇头,忽问,“小哭包,你确定你对我的感情,是喜欢?你要明白,愿意和想要,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意义。”

  我愿意同你在一起。

  我想要同你在一起。

  不都是同一个意思吗?都是要和她在一起啊?

  温玉一时间忽然迷惑。

  司徒流萤又说,“喜欢和爱,更是不同的感觉。”

  “有何不同?”温玉更加迷茫,喜欢和爱自古不都是同一种意思吗,为何又不一样?

  司徒流萤解释,“就像我对你,是喜欢,而我对楚潇然,是爱。”

  温玉还是不明白。

  “爱和喜欢,是世间最难懂的东西,但有时候它又很简单,当你的心之所爱出现时,你就会明白了。”司徒流萤语重心长道,又宽慰温玉,“小哭包,谢谢的你喜欢,以及你所做的一切,但我一直只是将你看作,我此生最重要的挚友,楚潇然有时候确实叫我很难过,但他也是这世上唯一能够叫最开心的人。也只有他才能给我幸福的感觉,所以我这样说,你能够明白吗?”

  原来,她是不喜欢他的,他还以为她心中会有他。

  流萤很好,她从来都不会轻视自己,但也不会看重自己,她是个善良的人,所以他错把她的怜悯当成了喜欢……

  温玉沉默了片刻,诚心诚意的缓缓同她说,“虽然不是很明白,但如果楚潇然能够带给你幸福,让你开心快乐,我想我愿意……祝福你们。”

  “那我们还继续做,彼此的挚友好吗?不掺杂任何的儿女情长,只是像儿时那样的挚友。”

  司徒流萤像小时候一样,伸出小拇指,要与他拉钩。

  看着她豁达潇洒的样子,温玉也忽然觉得,自己何必再揪着过往不放,很快她就会有自己全新的人生。

  人的一生,不就是迎接新人,告别故人吗?

  温玉笑了笑,拉上了她的“勾”,道,“好。”

  “希望你能早日明白喜欢和爱,想要和愿意的区别,早日遇到那个真正的心之所爱。”司徒流萤竭诚道。

  温玉点头……

  流萤走后,温玉回到房中,却难以入眠,方才十五的眼神历历在目,他从未从她的眼中,见过那样的目光,他不由有些担心了起来。

  温玉又前往了她的房间,可这次她没有在房间中。

  他看了下她的东西,发现在他赠予他的那支笔下,压着本用废纸做成的草纸。

  温玉取出,缓缓打开,上面竟写的都是关于他的喜恶。

  王爷喜欢安静,喜欢流萤姑娘。

  王爷不喜欢脏,也不喜欢十五。

  本中还夹了张小纸,打开一看,原是幅他的小像,旁边用簪花小楷写着: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温玉叹了一气,将东西好好的放了回去,又在府中其他地方寻人,可依旧没有寻到。

  不会是又跑出去喝酒了吧?

  温玉担心她会像上次一样,喝的人事不省,于是便出府去找人。

  好在没走多远,便看到了十五,她目光呆滞,黯然神伤的走在街上,身边发生了什么全然不顾,宛如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

  温玉打算叫住她,可她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原来,是长孙霏霏出现在了前方。

  赤林一手为长孙霏霏撑着伞,一手持着剑。

  长孙霏霏穿着一袭紫衣,手中拿着暖炉,暖炉外套着布袋,上面绣着精致的花纹,两边手伸进去的地方,还带着白色的绒毛,看起来很暖和,同她冻的青紫的手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立于赤林伞下,对十五浅浅一笑,说,“十五姑娘,好久不见。”

  十五福了个身,道“奴婢见过郡主。”

  “不知十五姑娘,可愿随我前往雨竹轩,一坐?”长孙霏霏邀请于她。

  十五心生警惕,委婉回绝,“谢郡主好意,只是奴婢还有要事在身后,恕不能奉陪。”

  说着,她打算走,可路过赤林时,赤林忽伸手,十五目光缓缓朝下看去,小腹处一把剑横于前。

  赤林没有看,但却依旧看得到,他眼神中凌厉,他语气冰冷的似警告般,对十五说,“郡主相邀,还请姑娘识相些。”

  他大拇指抵着剑柄,慢慢向上推,危险的剑光乍泄,如同北风的肃杀。

  “既然郡主盛情难却,那奴婢恭敬不如从命。”十五改口,看向长孙霏霏假笑道。

  长孙霏霏更是笑里藏刀,向她,“请。”

  十五跟着她前去。

  温玉瞧出事态不对,选择先暗中跟去查看。

  长孙霏霏带着十五上了楼,然后她倒了杯茶推到对面的十五面前,说,“听闻十五姑娘善茶,也不知此茶入不入得姑娘的眼。”

  “郡主说笑了。”十五端起茶,喝了一口,放下谦逊的说。

  长孙霏霏看着她,不紧不慢,“姑娘的脸色不太好啊,像是刚哭过似的,很难想象,究竟是何事,叫一个在皇后娘娘和薛罡大人的双重威慑下,都能镇定自若巧舌如簧的人为之落泪。”

  母后?

  窗外窃听的温玉,脑中纷乱,心中起疑,难道在开堂对峙前,母后还私见过十五?

  “人有七情六欲,奴婢不过也是个普通女子,自然也会有难过惆怅之时。”十五岔开话题,反问,“不知郡主邀奴婢前来所为何事?不会仅仅是为了让奴婢品一杯茶水吧?”

  “如果我说,是呢?”长孙霏霏轻笑,,“我长孙霏霏在这皇城中,还从未对旁的女子有过钦佩,她们要么比我聪明却没我貌美,要么比我貌美却无我聪明,而你是唯一,一个。”

  “我很钦佩你,也很替你感到惋惜。”长孙霏霏眼神中,透着对她的同情,仿佛真的很诚心的说,“以姑娘的才智,屈居于永安王府那种地方,实在是太过大材小用,倘若姑娘愿随我,我会给你意想不到的名利与地位。”

  温玉算是听明白了,长孙霏霏弯弯绕绕说了那么多,其实是想要招纳十五入她麾下。

  不知为何想到十五要离开王府,他的心里竟一时感到焦急。

  温玉手放在了门上,本欲推门而入,却又听闻长孙霏霏说,“你可别说,你无欲无求。”

  “为何不能?”十五道。

  她含着笑,语气慵懒,,“无欲无求,不过是有些人,为自己的无能所找的说辞罢了,而有些是已经得到了自己所要的,才会说什么无欲无求。这世间有能力者,没有一个是无欲无求的,自然也包括你。”

  温玉一愣,他不得不承认,如果十五跟着长孙霏霏,确实要比跟着自己更有前程,自己能够给她的,不过只是个不入流的掌事。

  放在门上的手,渐渐滑了下去……

  “郡主所极是,我的确有所求,但并非名利与地位,以及我从未觉得在王府,是屈居。”十五开口明确的谢,“奴婢很荣幸能够得到郡主的赏识,可王府是奴婢的选择,在居于何处这点上,奴婢向来随心,不随他意。”

  “你的所求是什么?”长孙霏霏意味深长道,“永安王吗?”

  看到十五明显一怔。

  长孙霏霏轻笑一声,故意说,“也不知道自己千辛万苦,为心上人做的香包,最后却挂在了另一个女子身上是何感觉,我想哪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香包?

  温玉想起,这才后知后觉,原来那个香包存是这个意思,……

  十五垂下眸,放在腿上的手,慢慢回缩,攥成了一个拳头。

  见她沉默,长孙霏霏知道自己,终于戳中了她的心。

  “十五姑娘。”长孙霏霏乘胜追击说,“你既然不愿随我,那我也不强人所难,不过,我们可以联手。”

  “联手?”十五不解其意。

  长孙霏霏凑近她,说,“我们可以联手,一起除掉司徒流萤,这样你得你的永安王,我得我的楚萧然。”

  温玉一惊,顿时恍然大悟,之前十五说过,有人因为楚潇然在对付流萤,所以那个居然是长孙霏霏!

  “多谢郡主好意,但恕奴婢不能苟同。”十五迟疑了一下,毅然拒绝道。

  “你确定要拒绝我?”长孙霏霏不解,又笃定,“十五,你会后悔的,有她在一日,你的永安王就永远不会多看你一眼。”

  冬日的风从半开的窗户吹了进来,两缕发丝时时飘在十五的脸上,她苦涩一笑,说,“奴婢幼时承蒙母亲教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世间最不可勉强的便是情,它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存在而产生,也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离去而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