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权谋妃 第五十六章 博弈

小说:枕边权谋妃 作者:泡芙糖瓜 更新时间:2021-09-14 21:07: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温慎满盘皆输。

  龙承胤嘲笑道,“您这棋局,连我朝六七孩童,都能与之博弈,简直无聊透顶。”

  他将指尖的棋子一丢,身子向后一靠,眼中满是轻蔑与不屑。

  九洲其他大臣得意的说,“我看天盛还是不要再比下去了,就这种棋艺简直就是在浪费时辰,倒不如干脆认个输吧?”

  “天盛,棋之大都,还以为有多厉害,真叫本殿下甚是失望。”龙承胤趾高气昂对温慎冷笑道。

  天盛其他官员,虽心中有气,可又无可奈何。

  温政良的脸色更加的难看,温慎都不敢去看了。

  就在天盛众人处境极度窘迫之时,向来沉默寡的温玉忽然起身,对那龙承胤道,“天盛虽为棋之大国,但人人各有所长,并非所有人都善棋,太子殿下日理万机,善的是骑射与文略,不过说好的三局两胜,这才一局您又急什么?若您不弃,我可与您对弈几局。”

  其他人都震惊无比,甚至有人觉得温玉,愚蠢到了极点。

  但其实温玉又何尝不知,这是个巨大的烫手山芋,可是他无法忍受皇室被如此欺辱,更重要的是他要证明他自己,要为自己所想要的东西为之一搏!

  “你是何人?”龙承胤语气闲散的问到。

  温玉拱手认真回,“在下乃是天盛永安王。”

  “永安王?天盛还有个永安王?”龙承胤看着远处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少年很是陌生。

  旁边的九洲大臣,俯身在其耳边,小声道,“天盛确实有位永安王,只是懦弱无能,长年不得圣宠。”

  “原来如此。”龙承胤冷,“你一个落魄王爷,也敢和我比?”

  “方才您说过想要与我朝皇室中人博弈,我想我也是够资格的,还请殿下赐教。”温玉拱了拱手微微一笑。

  “不自量力……”龙承胤冷哼一声,轻蔑的说,“既然如此,请上座。”

  “在此之前,我想附加一个条件。”温玉语出惊人说,“倘若我败了,不仅应您之前所,还奉上拢阳关,但若我险胜,那么九洲不但要归还磐平城,更要归还我朝定如城,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永安王!”薛罡忙出声谴责道,“这里虽为宴席,但也不是你畅所欲之地,你胡乱语些什么,居心何在!”

  其他臣子也纷纷议论。

  “永安王这是得失心疯了吗?”

  “拢阳关可是边塞要地之一,我朝失去磐平城已是大伤,若再失去拢阳关,那岂不边塞基本无守可望!”

  温政良开口道,“永安王吃了些酒,怕是有些醉了,来人啊将永安王带去歇息,还望殿下莫要介意。”

  并用眼神警告温玉,赶紧顺着台阶下。

  但温玉却铁了心,说,“父皇,儿臣并没有醉意,还望父皇准许儿臣讨教一二。”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温政良语气危险又带着怒气的说到。

  若是曾经,温玉应早就会吓得,语无伦次。

  可这次温玉不仅没有,反而直视于他,一字一句清晰明了的说,“儿臣明白。”

  贤仁不语,心中是意外之喜,原本担心温慎,若是他肯揽下这烫手山芋再好不过了。

  果然是愚蠢至极,前些日她还觉得,温玉聪明了不少,现在看来他还是哪般,终究是她高看了他。

  “你确定要与本殿下比?”龙承胤道。

  温玉笃定点头,又,“难道殿下不敢?”

  “我不敢?”龙承胤仰头大笑了几声,满是不屑和嘲讽,末了,他犀利的看向温玉,道,“如你所愿。”

  于是温慎赶紧给温玉让了位置,温玉在其对面缓缓坐下,宫女重新清理好了棋局。

  温玉让龙承胤先选子,龙承胤抬手便择了黑子。

  旁边议论纷纷,温玉自然知道,倘若失败,他将面临的不仅仅是对方的嘲笑,更是一场无妄之灾。

  龙承胤依旧悠闲的落着子,每一颗看似漫不经心,却处处都是玄机,才片刻温玉已被吃去多子。

  围观的大多数人都不再想,再看这实力巨大悬殊的对弈。

  若是温慎那他们还有抱一丝希望,可温玉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毫无悬念。

  “永安王此次实在太鲁莽了,怎么能加上拢阳关。”姚顾川忧心忡忡对十五道。

  十五喝了一口茶,缓缓放下,不急不躁地说,“不加拢阳,对方又怎会加定如,只有把筹码拉到最大,获取的利益也才会是最大。”

  “可是,这失败了,我朝一下失的可是两座要塞。”姚顾川叹气。

  十五,“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但现在看来,似乎王爷非常的劣势。”姚顾川道。

  十五沉默片刻,忽然起身,对温玉道,“王爷,夫围棋之品有九。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体,四曰通幽,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斗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

  温玉和龙承胤齐齐看向十五。

  温玉扭回头,想着十五的话,心中慢慢平定,耳边的议论也自动开始忽视。

  十五知道他能明白,缓缓坐了回去,回答方才姚顾川的话,“凡棋有益之而损者,有损之而益者。有侵而利者,有侵而害者。有宜左投者,有宜右投者。有先著者,有后著者。有紧避者,有慢行者。”

  “十五姑娘,竟还懂棋?”姚顾川十分意外。

  十五笑,“略懂一二。”

  温玉看着眼前的棋局,重新开始调整,他想,博弈之道,贵乎谨严。高者在腹,下者在边,中者占角,此棋家之常然。法曰﹕宁输数子,勿失一先。有先而后,有后而先。击左则视右,攻后则瞻前。两生勿断,皆活勿连。阔不可太疏,密不可太促。与其恋子以求生,不若弃子而取势,与其无事而强行,不若因之而自补。彼众我寡,先谋其生。我众彼寡,务张其势。

  于是刚刚还悠闲自得,满脸自负的龙承胤,脸色逐渐有了些变化,人们也惊奇的发现,温玉竟逐渐扭转了局面。

  龙承胤缓缓坐直了些身子,落子的速度变得有些缓慢了起来。

  夫弈棋布势,务相接连。自始至终,着着求先。临局离争,雌雄未决,毫厘不可以差焉。局势已赢,专精求生。局势已弱,锐意侵绰。

  温玉转守为攻,打的龙承胤措手不及,当他要挽回局面时,却已是为时已晚。

  “永安王……胜,胜了?”旁边看着的宦官后知后觉,急忙高兴的同上面的温政良道,“陛下,永安王胜了!”

  温政良震惊,亲自跑下来,一看究竟,居然是真的胜了!

  贤仁难以置信,温玉居然胜了龙承胤,她都怀疑是不是龙承胤故意为之,温玉那草包怎么可能赢了棋师的徒弟!

  “别高兴的太早,还有一局。”龙承胤十分不悦的黑脸说到。

  温政良的心中终于开始有了些快意。

  “兰君啊。”温政良别有深意笑,“既然殿下如此诚心向我天盛讨教,下一局你可得要全力以赴。”

  “是。”温玉拱手。

  龙承胤冷笑一声。

  随后棋子归位,龙承胤彻底坐直了身子,拿出了之前从未有过的认真。

  全力以赴的龙承胤确实是可怕无比,温玉明显感觉比上一局更加吃力,他总是能够快速准确的断了他的气,好在温玉也总能快速杀出重围,并偶尔会反将一军。

  优劣在二人之间来回切换,剑拔弩张互不退让,场上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围了过来,个个屏气敛息,到后面又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

  龙承胤不得不承认,这个永安王确实超乎了他的想象,他除了师傅外,已经很久同人对弈没有如此吃力的感觉了。

  人群中的十五,忽又开口轻蔑的说到,“不是说九洲太子乃是棋师的关门弟子吗?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看来也不过是个绣花枕头,对弈到如今也是个平局,不知是我朝愚笨的永安王忽然聪慧,还是他太蠢了。”

  “闭嘴!”龙承胤朝人群中怒吼一声,想找出说此话的人,可是十五在人群中,龙承胤搜寻无果。

  但他心里的怒气,却因刚才的话,彻底燃起。

  于是向温玉进攻的更加凶猛了起来,以至于在后面完全只攻不守。

  温玉想起之前同蓝玄机对弈时,他曾说过,“人生而静,其情难见;感物而动,然后可辨。推之于棋,胜败可得而先验。持重而廉者多得,轻易而贪者多丧。不争而自保者多胜,务杀而不顾者多败。因败而思者,其势进;战胜而骄者,其势退。求己弊不求人之弊者,益;攻其敌而不知敌之攻己者,损。”

  于是温玉当机立断,攻入后部后又一路乘胜追击,最后大获全胜,龙承胤顷刻间满盘皆输。

  “你输了。”温玉对龙承胤说到。

  “这……”龙承胤猛然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棋盘边,看着身下的棋局难以置信的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我们再下一局!”龙承胤癫狂了似的说到。

  温玉思虑片刻,说,“我可以再下一局,但您得保证是最后一局,若我胜了请殿下兑现之前的承诺,磐平和拢阳还于我朝,且即刻立下字据。”

  “拿笔墨来!”龙承胤朝自家官员吼到。

  于是立在字据后,二人又开始了第三局,龙承胤努力平复自己的心境,可最后却还是棋差一招,败给了温玉。

  龙承胤捏紧了拳头,直问,“你到底师承何方,是谁教你这些的!”

  “我并未拜师……”温玉坦,又告诉龙承胤,“殿下,夫弈棋,应绪多则势分,势分则难救。投棋勿逼,逼则使彼实而我虚。虚则易攻,实则难破。临时变通,宜勿执一……”

  龙承渊胤一下子向后瘫坐在了凳子上,只觉得喉间一阵腥咸,一口血便猝不及防吐了出来。

  谁能想到,被一直视作草包的温玉,居然将棋师的关门弟子,九州的太子殿下,活生生对弈对吐了血!

  无数赞许的目光纷纷投向了温玉,他们围着温玉不停夸赞,温玉谦逊的假笑着,只有在回眸看向人群外的十五,那一刻的笑容才是真正由心底升起。

  十五含笑的凝视着人群中的他,但她没有上前去赞扬,因为她知道现在已经不需要了,他得到的赞扬将会是数不胜数。

  温玉一战成名,不仅赢回了天盛的颜面,更是不费一兵一卒,拿回了失去的两个要塞,被人是津津乐道。

  “兰君,你这次为我朝,立下大功,朕可以无条件,应你一个心愿,说吧,你想要什么?”温政良龙心大悦高兴的说到。

  温玉跪下,谨慎又祈求的说,“父皇,儿臣不求功名利禄,只求能够日后,常见我母妃,还请父皇成全。”

  “你母妃是个戴罪之身。”温政良迟疑片刻,说,“但介于你此次立下如此大功,朕准了,日后你和你府中人,皆可随意进出冷宫。”

  “多谢父皇!”温玉开心至极,赶忙谢恩。

  回府后,温玉就激动的同十五说,“十五你快些准备身干净的衣裳来,我可以去见我母妃了!”

  “好。”十五赶紧去拿。

  洗漱完后,温玉上了马车,又回头对十五说,“你随我一道去吧。”

  “啊?”十五愣了下,木讷的点了点头,然后麻溜的上去。

  温玉看着对面的十五,笑说,“那日,还得多谢你,替我扰乱九洲太子的心神。”

  “这些都是些雕虫小技罢了,还是王爷实力过人。”十五悦。

  温玉又问起,“那日你说的话,可是棋经里的,你看过棋经?”

  “嗯。”十五不否认。

  温玉笑了笑,说,“十五,当真是博览群书。”

  “闲时随便看了些,倒还不至于博览群书,王爷说笑了。”

  谈话间,他们已经到了宫门前,下了马车后,温玉带着十五走进了冷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