劣根枷锁 第2章人性的光束

小说:劣根枷锁 作者:经年素秋 更新时间:2021-09-15 09:40: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爷俩喝了点小酒,又吃了些东西,然后走出酒馆,准备回家了。

  夜幕里,吕星看向高大且压抑的城墙,突然说道:“老吕,现在回去也睡不着,我们去武器铺子那里转转吧?”

  “呵呵,你小子的目的怕不是武器铺子吧,是不是又惦记胖丫杂货铺里的胖丫了?”

  “嘿嘿嘿……不行吗老吕,这可是有关咱老吕家的香火问题,那一家人是这片贫民区里,唯一心无杂念的好人,龙大叔给人看病,有时候都不收费的!”

  这爷俩说的胖丫杂货铺,跟武器铺子两对门,都在高大的城墙根下。贫民区里,越是靠近城墙,环境和秩序就越好,似乎有种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意思,高大的城墙内,是秩序井然的文明世界。

  但是吕星不止一次在心里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这道高墙,真的能够隔开文明和野蛮两个世界吗?

  听到吕星的话,老吕的心里突然有一丝触动,臭小子正是三观成型的时候,人性的劣根要不要让他清楚,在这个看不到未来,毫无秩序的黑暗时代里,要不要保留孩子的纯真和良知,面对人性扭曲的时代,要不要为孩子心里点亮一束人性的光。

  乱世中,人性被磨灭了太多,假如小家伙一直被灌输着毫无秩序可的黑暗人性,在看不到未来的现实中挣扎,对他的三观成型是很不利的,臭小子很可能心灵扭曲,将来也许会更加愤世嫉俗,培养一个冷血的后代,可不是他吕方的目的。

  也许黑暗环境让大多数人变得冷漠和冷血,但是吕方认为,自己有理由相信,总有一束人性的光辉,在乱世里并不曾熄灭,它犹豫漆黑夜空中的指路明灯,为迷茫的人性指明归途,人类曾经的文明,终将重启。

  吕方扭头,认真的看向儿子:“听着阿星,我们都是群居生物,根本没法脱离族群,在这样的乱世中,保存自己的良知和本心就好,好人终会发热和发光,坏人终将被审判和制裁,做好自己,跟随自己心中的善念,坦荡的活在当下就行,人性的光束存在于每个人的心底,有朝一日,它终将点亮整个人类文明。”

  吕星有些意外的看着老爹:“卧槽,老吕,你居然能够说出这么有水平有内涵的话来!”

  吕方黑着脸,黑暗中给了这货一个脑瓜崩:“……你个忤逆子,跟老爹说话都带着俚语,是皮痒了吧?”

  “嘿嘿嘿,别生气嘛老吕,我只是看你经常说,觉得有气势罢了……!”

  “我呸……你个不着调的东西,等等,先去老兵那里打两斤酒,买点花生米啥的带着,你跟胖丫你侬我侬,我就跟未来亲家公唠唠!”

  吕星擦了下脸上的口水:“嘿嘿嘿,你这剧情转变也太快了吧,总共就见了人龙大伟几面,每次买东西还要少给人钱……这就成了亲家了?”

  “少废话,快去!”

  胖丫杂货铺其实是个寄卖二手东西的店铺,主要是高墙内有钱人退下来的东西,包括生活用品以及衣物等等,这年头,轻工业制造极不发达,那些二手的衣服,也相对解决了一些贫民的刚需,没办法,新的贫民也买不起。

  另外,杂货铺老板龙大伟还是贫民区里为数不多的中医,进化之门打开后,荒野上那些草药的药效大增,给他治愈病痛提供了更为有效的帮助,所以龙大伟在贫民区里,还算是个有头脸的人物。

  高大的城墙上,那些太阳能路灯的光芒照射下,更显得贫民区这边黑暗无比,吕方不止一次说过,灯下黑为蠢蠢欲动的罪恶提供了滋生的土壤。

  距离胖丫杂货铺百米的一个拐角,吕星突然伸手,拦住跟在身后的老吕。

  “等等老吕,胖丫杂货铺门外,停了一辆越野车!”

  吕星被塞给老吕的时候,他就发现,这家伙的眼睛有问题,黑暗并不影响他的视力,黑暗中,吕星的眼睛总是有些反光,这是拥有夜视的功能。

  听到儿子的话,老吕有些疑惑:“奇怪了,汽车都是高墙内的玩意,怎么会这时候停在贫民区里?”

  “有嘈杂声,打斗声还有哭泣声!”

  吕星皱着眉头说道。

  生活在乱世里,一般情况下,这种事情爷俩都会选择避开,贫民区里,打劫斗殴,盗窃强奸似乎都成了生活中的柴米油盐一样司空见惯了,这种闲事一般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但是面对胖丫杂货铺出事,这爷俩都有些犯难了,那龙大伟一家,是他们唯一愿意接近的一家人,而且胖丫从小就跟吕星腻在一起,算是他的青梅竹马,这样的情况,显然不能一走了之了。

  “走,过去看看!”

  吕方没有过多的犹豫,听到儿子说有打斗和哭泣声后,仅思考了片刻就立刻说道。

  顺着墙根,爷俩向前摸了五十多米的样子,吕星挡住老吕。

  “老爹,你在这等着,我从房顶摸过去看看!”

  “嗯,小心点!”

  贫民区的房子,基本都是一层的砖石毛坯房,吕星一纵身就跳上旁边的屋顶,然后蹑手蹑脚的向着胖丫杂货铺摸过去。

  “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畜生,一定会遭报应的……老天啊,你睁睁眼吧,这世道没有贫民的活路了!”

  胖丫杂货铺里,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她的旁边,一个中年男人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不是龙大伟又是谁,那撕心裂肺哭喊的,就是他的老婆安玲珑。

  此刻,安玲珑疯了一样的扑向两个私军把守的小木门,然后一次次被士兵推倒,但是她依然不肯放弃,仿佛那门后有什么东西在召唤她一般,哪怕是死也不能阻止她的冲撞靠近。

  向前跨了一步,吕星趴在屋顶上,找到一个漏风的空隙向屋里看去,屋内太阳能照明的光线有些昏暗,但是并不影响他的视力。

  一个少女瑟瑟发抖的蜷缩在墙角,面前一个全身赤裸的彪形大汉,正狞笑着:“嘿嘿嘿……一个贱民,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分,再这么不识相,老子就用强了!”

  “你这流氓,畜生,你不得好死……”

  少女的哭喊让这个恶魔更加兴奋,他嘿嘿怪笑着一步步逼近。

  龙小薇哭喊着无力挣扎,眼泪无声的滑落,这样的事情,在贫民区里已经屡见不鲜,谁能想到,如今竟然轮到她自己了。

  胖丫就是龙小薇,今年十六岁,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天生丽质让她看起来并不像是贫民区里孩子,而且一点胖的意思也没有,估计是小时候有些婴儿肥的原因,乳名被喊到现在了,

  “哈哈哈……”

  恶魔搓着手狞笑着……

  屋顶上,老吕悄默声的摸到儿子身边问道:“怎么回事?”

  “几个私军要糟蹋小薇,老爹,怎么办?”

  暗黑中,老吕有些咬牙切齿:“还能怎么办,那可是你未来的老婆……尼玛的,这世道没有贫民的活路了……”

  其实老吕不说,吕星已经准备动手了,常年在荒野上讨生活,对于杀个把畜生什么的,猎手并不需要建设太多的心理防线。

  就在吕星要动手的时候,吕方开口了:“私军有几个人?”

  “四个,一个在小薇的房间,三个在外面!”

  就在刚才,吕星想要知道房间里到底有几人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就出现了一副房间里的画面,对照了一下眼睛看到的实景,然后他就得出结论,脑海里的画面,就是眼前的景物,不过现在没时间理会这个诡异的发现。

  “直接上吗?”

  黑暗中,吕星有些迟疑,因为这可是真正的杀人,一旦出手,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听着屋里龙小薇的哭喊,老吕突然一脚踹在这货的屁股上:“臭小子,就不知道着急,再耽搁下去,怕是真的要被绿了!”

  对儿子的了解,吕方甚至要超过自己,几年前这货就能追着狼群耍二,皮糙肉厚的可以跟还黑熊叫板,这几个士兵,还真的对他造不成什么有效的威胁。

  “啊……老吕,这是你一个老爹该说的话吗?”

  被踹了一脚,这货一边嘀咕一边取下背后的弓箭,然后从屋顶一跃而下,人还没落地,一根箭矢就带着沛然大力射向房间里。

  “嗖……噗!”

  “啊……!”

  一个正对着门口的士兵,刚看到门口有一道人影出现,就被一支箭矢从额头射入,连带着整个人都被钉在了墙上,死的不能再死。

  堵在小木门口的两个士兵看到这一幕,差点都吓尿了,这箭矢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射出来的。

  就在他们还没回过神的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影随即出现在屋内,这身影似乎还带着浓重的夜色,朦胧的有些看不真切。

  “呜……砰!”

  一个士兵拔枪的瞬间,黑影手里的家伙什就兜头砸了过来,而且速度快到不可思议,他的手刚搭上枪柄,就被一根烧火棍似的弓臂正中脑门。

  “噗!”

  整个脑袋都跟一个被踩爆的西瓜似的爆裂开来,红白相间的粘稠物喷溅了旁边的士兵一脸。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被喷溅一脸血的士兵顿时就蒙圈了,他们当兵吃粮,不是没见过死人,但是眼前的这一幕,简直太暴力太血腥了。

  “别杀我!”

  反应过来的士兵噗通一声就跪了,脑袋跟捣蒜似的磕个不停。

  “好汉饶了我吧,我们当兵吃粮,也是身不由己啊!”

  “……呜……呜……咔嚓!”

  一把开山刀打着璇越过吕星,正中求饶的士兵面门,刀身直接镶嵌进面颊内十多公分。

  看着求饶的士兵缓缓栽倒,吕星耸了耸肩:“卧槽,老吕你这也太血腥了吧,直接就往脸上招呼!”

  老吕撇了下嘴,照着这货屁股上又是一脚:“少贫了,里边还有一个,难道真的想被绿?”

  s..book366402056598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劣根枷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