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让主角后继有人吧! 第 14 章 头顶冒火的男主13

小说:[快穿]让主角后继有人吧! 作者:孤独的瓶子 更新时间:2021-10-24 21:05: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为了提高自己的成绩,丰椛在课上非常认真的听讲,然而他早已经毕业那么多年,知识点早就忘光了,一节课听得云里雾里。

  昨天纲吉虽然给他补了课,但是只有一上午,一上午的时间怎么可能把知识点全补上。

  丰椛手慢悠悠的转着笔,眼皮上下打架,昏昏欲睡。

  讲课的是位上了年纪的女老师,微胖,面容严肃,带着一双黑框眼镜的眼睛犀利的看着下面。看到一只手撑着脑袋的丰椛后,眼睛一眯,“丰椛同学,请你来回答一下这道题。”

  昏昏欲睡的丰椛没反应。

  老师脸色唰得黑了,再次喊了一遍。“丰椛同学。”

  泽田纲吉赶紧用手肘顶了顶丰椛,“小椛,老师喊你。”

  下一刻就要睡过去的丰椛清醒了过来,有些懵的站了起来。

  丰椛眨了眨眼睛,无意识的卖了下萌,问:“老师,什么事啊?”

  女老师严肃的表情差点没绷住,赶紧咳了一声,说道:“你来回答这道题。”

  丰椛认真的看了下黑板,再看向老师,黑珍珠的眼睛里满满都是真诚:“老师,我不会。”

  女老师:“……”妈耶,这孩子长得太犯规了。

  同学们心里:完了完了,丰椛同学要被黑面神骂了。

  然而在学生心里一向以黑面神著称的女老师,沉默了半秒,推了推黑框眼镜,说道:“不会就认真听讲。”

  丰椛:“嗯嗯好的。”

  “坐下吧。”

  同学们:“……”震惊!

  女老师犀利的眼睛在震惊的这些人面上扫了一眼,冷笑道:“那就狱寺同学上来解一下。”

  什么也没干的狱寺隼人:“???”关我什么事?

  丰椛努力让自己认真听了一节课,虽然是在听天书,但是却认认真真把该做的笔记都做了,他听不懂,可以在私下里问纲吉。

  今天的丰椛,又是在教室里霸占泽田纲吉的一天。

  到了午休,狱寺隼人提前在门口等着,就是不让丰椛和泽田纲吉两人偷偷摸摸溜走。自从丰椛来了后,狱寺隼人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十代目在学校一起吃过午饭了。他感觉自己失宠了。

  丰椛:“纲吉,我们一起去天台吃吧。”

  既然丰椛都这样说了,泽田纲吉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

  天台上,除了狱寺隼人之外,还有山本武,笹川了平,京子兄妹,蓝波,还有两个丰椛之前没有见过的少年,少年看起来比纲吉他们大上几岁,应该是高年级的人。

  其中一位少年一头黑发,丹凤眼,眉眼英俊,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就算是看到了他这个陌生人,也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

  另一位少年一头蓝色头发,形似凤梨,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微笑,倚靠在天台边,看到丰椛后,亲切的挥了挥手。

  丰椛看到这,同样挥了挥手。

  六道骸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泽田纲吉:“……”这花孔雀。小椛怎么对他这么热情啊。

  丰椛脸上带着笑容,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纲吉,你怎么还不介绍啊,我笑容都快僵硬了。”

  泽田纲吉一看,果然少年的笑容有些不对劲。失笑道:“他们就是我提过的云雀学长和六道骸。”

  丰椛恍然,昨天纲吉就已经把彭格列的成员简单给他说了一遍,其中六道骸和云雀恭弥就是提得最多的两个。

  不知道为什么,丰椛有种见家长的感觉,心里紧张,比见泽田妈妈的时候还要紧张一点。躲在泽田纲吉后面,小声说道:“我要不要主动过去介绍自己打招呼啊。”

  还是别了吧,想想都觉得很尴尬,他又没有社交牛逼症。

  泽田纲吉拉住丰椛的手,“不用担心,跟我来。”

  丰椛乖乖的跟着他。

  几人互相简单的打招呼,泽田纲吉和他们都非常熟悉,不用客套,丰椛跟在纲吉身后,只有在有人问他的时候,他才说上两句,其他时候沉默。

  六道骸应该是对丰椛很感兴趣,趁泽田纲吉和他人聊天时,溜到丰椛的旁边,“你就是阿纲藏起来的宝贝?”

  丰椛:“?”

  藏起来的宝贝是什么鬼。

  六道骸:“长得还看的过去。”

  丰椛:“谢谢哦,你也不错。”

  六道骸笑容更大了:“那你要不要移情别恋,和我试试?”

  这没节操的。

  丰椛无语的看着他,半响憋出一句前世经典语录:“你好sao哦。”

  六道骸:“???”

  丰椛好奇道:“骸学长对云雀学长也这么sao吗?”

  六道骸:“???”

  丰椛:“骸学长对云雀学长也说过试试吗?怪不得都在传……”

  六道骸:“传什么?”

  丰椛迟疑,支支吾吾:“我不能说,骸学长会生气的。”

  六道骸笑道:“你看我像那种会为了点小事就生气的人吗?”

  丰椛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道:“好吧我说,外面都在传骸学长在追求云雀学长,请问这是真的吗?”

  六道骸:“……”

  丰椛一副我懂的,咱们都是好姐妹的样子,好奇说:“骸学长你把云雀学长追到手了吗?你们谁是攻谁是受啊?云雀学长的气场好强大,骸学长你应该压不住的吧,所以骸学长你是在下面吗?”

  六道骸笑容都冒着黑气:“这些传哪儿来的。”

  丰椛立马不说话了,小动物的直觉让他警觉起来。

  “告诉我~传哪儿来的。”

  丰椛贴着纲吉更近了。

  泽田纲吉回过头,正好看到六道骸对丰椛威胁的笑容。皱眉道:“骸。”

  六道骸耸了耸肩,直起身:“好吧好吧,这是你的宝贝,摸不得碰不得说不得。”

  泽田纲吉脸一红。“别胡说。”

  危机解除,丰椛放松下来,抬起头对上六道骸的视线,低下头含蓄的笑了笑。

  六道骸:“……”

  泽田纲吉果然是个蠢东西,连身边的人是白的黑的都看不出来。

  ……

  “蓝波怎么会在这里。”

  泽田纲吉头疼的看着被丰椛抱在怀里的蓝波,这孩子这个时候应该在家里才对啊。

  六道骸理所当然:“我带过来的啊。”

  泽田纲吉:……

  “蓝波大人看到糖果了,要吃糖。”

  “你鼻子太尖了吧。”丰椛从包里掏出一把被透明纸包裹的金黄色糖果,“这是榴莲味的糖,蓝波你吃得习惯……”

  “哈哈哈都是蓝波大人的!”丰椛还没说完,手里的一把糖果全被蓝波给抢走了,生怕丰椛会抢回去,从丰椛怀中跳出来,站到远处哈哈大笑。

  丰椛不慌不忙的又从兜里掏出了一把递给其他人。

  蓝波:“……哼。”

  蓝波有了糖果,饭也不吃了,迫不及待的打开糖纸丢进嘴里。

  软软的,滑滑的,有嚼劲,蓝波瞬间就爱上了这个味道,虽然闻着怪怪的,但是吃的人闻着不太明显。小孩儿眼睛蹭的亮起,跳到丰椛身边,“蓝波大人还要蓝波大人还要!”

  丰椛:“那你乖不乖?”

  蓝波:“乖乖乖,蓝波大人最乖。”

  丰椛摸了摸他的头顶,头发虽然是爆炸头,但是手感却很好,蓬蓬松松的。

  “乖,咋不要。”

  蓝波:“???”

  蓝波还小,还没有体会过来自大人的恶趣味逗弄,听到丰椛这么说,愣了一下,闹腾起来:“蓝波大人不乖,蓝波大人要糖!”

  丰椛:“你都不乖了,我为什么还要给你。”

  蓝波:“???”

  蓝波傻了,怎么还不能给他呢。

  丰椛被逗得哈哈大笑,捏了捏蓝波可爱的脸蛋儿,在蓝波即将发飙的前一秒给了他一颗,说:“小孩子不能吃太多的糖,今天我只给你一颗,明天再给你一颗。”

  蓝波不高兴的嘟着嘴。

  “乖。”丰椛柔声拍了拍蓝波的头顶。

  蓝波脸颊飞上一抹红晕,别别扭扭的接过了糖,“好…好叭。”

  “噫……这是什么味道,好臭!”榴莲糖的味道散了出去。

  “蓝波!你在吃什么鬼东西,好臭啊!快吐掉!”

  蓝波不屑的翻了个白眼:“这是糖果,蓝波大人才不吐。”

  丰椛解释:“这是榴莲味道的糖果,闻不习惯的人是会觉得有些臭。”

  其他人听他都这样说了也不好再说,忍耐一下等味道散了就好了。狱寺隼人余光撇到蓝波居然又打开了一颗糖准备吃,立马炸毛。

  “蓝波不准吃了!”

  如果蓝波能听话就不是蓝波了,不仅非常嚣张的吃了,还冲狱寺吐了吐舌头。

  “蓝波你死定了。”狱寺气得立马站起来。

  蓝波拔腿就跑。

  “你站住!!”

  “略略略,狱寺是笨蛋。”

  丰椛看得津津有味。

  泽田纲吉头疼之余也感觉到好笑,一般在这种时候,泽田纲吉就是和事佬,避免蓝波和狱寺没轻没重动起手来。

  丰椛看着泽田纲吉游刃有余的样子,不禁感叹:“纲吉真厉害。”

  “丰椛同学很厉害。”山本武突然说道。

  丰椛一愣:“嗯?为什么这样说?”

  山本武调侃道:“自从你来了,阿纲每天都不需要别人喊他起床,就能每天起很早上学。”

  丰椛噗嗤一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