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崛起 第三千三百六十四章 太荒

小说:漫画崛起 作者:黑山度 更新时间:2021-10-24 22:47: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星空深邃,月光皎洁。

  叶辰立于峰巅,静静仰看苍缈。

  映月月光,能见他眉心处,有一缕乌黑气萦绕不散。

  “永生永世,万劫不复。”

  上个天道的诅咒,至今犹在耳畔回荡。

  岁月如刀,已荼毒他一万多年。

  灭!

  随他淡淡一字,眉心永恒光绽放,强行斩灭了乌黑气,旧纪元的遗物,终是在今夜,彻底化作历史尘埃,为破诅咒,他也耗费了一万多年,终功德圆满。

  “娘亲。”

  月夜宁静,小娃娃的梦呓声,奶声奶气。

  叶辰笑的温和,肉呼呼的小家伙们,看着都喜人。

  轰!

  蓦的一声轰鸣,打破了夜的沉寂。

  而后,便见玉女峰的上空,演出的异象,雷电聚集。

  “荒帝劫?”

  太多帝被惊醒,隔着虚无遥望玉女峰。

  乃姬凝霜,该是梦中顿悟,东荒女帝道成圆满。

  “能否进阶。”

  众帝多捋了胡须,老实说,不怎么确定。

  “也不瞧瞧她是谁家的媳妇。”

  “这可不好说,封位荒帝一事,叶辰并未参与。”

  “老夫看好东荒女帝。”

  议论声颇多,都已揣手成看客。

  老一辈的至尊,基本都知瑶池的传说,上个纪元,无出帝异象,都能逆天成帝;这个纪元,多半也能缔造一段神话,叶辰家的妻,各个巾帼不让须眉。

  叶辰已拂手,将姬凝霜送离大楚。

  还是天荒,宇宙的边荒,自古,便富有传奇色彩,帝荒在那独战五帝、叶辰在那圣体大成,而东神瑶池,也是在那证道成帝,似有腐朽化神奇之伟力。

  荒帝级雷劫,旷古烁今。

  东荒女帝亦是后来居上,逆天进阶荒帝。

  对此,叶辰毫不意外,见了荒帝劫,便知能突破,如这等事,也无需他作弊,他家的小九,是很优秀的,单论修为,这么多媳妇,就属她最出类拔萃。

  “得,全了。”

  众帝干咳,天道之下,五尊荒帝齐了。

  所以说,还寻思成荒帝者,就莫再想了,没机会了。

  那日,叶辰堕入了沉睡。

  这一睡,便是悠悠百载。

  百年间,他家的小娃娃,一个不见长大,因他的封印,不止封了孩子的修为与境界,还送了他们永恒。

  以此,来夯实根基。

  第一百零一年,他睡醒了,立在山巅颇久。

  “这逼格,一万年都追不上了。”

  谢云一声唏嘘,这辈子怕是都没可能了。

  叶辰神眸深邃。

  伴着谢云一语跌落,他的混沌轮回眼,渐渐散去了。

  所谓散去,便是化于无形,再无那双逆天的眼。

  “浪费,不要给我啊!”

  熊二咧了咧嘴,真个暴殄天物。

  龙爷瞥了这货一眼,给你?给你能用的上?

  此话不假。

  天道的混沌轮回眼,谁都用不了。

  嗡!

  说话间,叶辰圣躯一颤。

  永恒的一瞬,他褪去了圣体血脉,再无特殊血统,体内璨璨的圣血、金色的帝骨,都恢复了最原本颜色。

  叶辰心中多感慨。

  他非先天圣体,是后天得成。

  自当年神窟融辰战本源,至今已有一万多年了。

  一万年的春秋。

  一万年的冬夏。

  是圣体血脉,助他一路高歌;也是圣体血脉,陪他一路缔造神话,如今褪去,怎能不感慨。

  “不要给我啊!”

  司徒南也冒出了头,啧舌不已。

  龙爷侧眸,也送了他一个斜视的眼神儿。

  天道的轮回眼,外人用不了。

  天道的圣体血脉,外人一样用不了,强融必死。

  “他,终是踏出了这一步。”

  人王捋了胡须,一话,颇多深意。

  与其说叶辰褪去了血脉,倒不如说他返璞归真了,至一定级别,血不血脉的,实则已无所谓,对战力的加成,可忽略不计了,圣体血脉虽霸道,但也是一种枷锁,这一点,很多人在成帝时,便已知晓。

  “前所未有的轻松。”

  这,便是叶辰如今的感觉,恍似脱下了一身负重。

  他的血脉、本源与神藏,则魂归天地。

  万众瞩目下,叶辰盘膝而坐,如神明,宝相庄严。

  三日,未见他动弹。

  至第四日,他凝练了一柄无形的剑,自斩了一刀,这等自斩,斩的非修为,而是联系,与此宇宙的联系。

  没错,他斩断了他在宇宙的印记。

  那一瞬,他不再是天道。

  那一瞬,他也不再是此宇宙的人。

  而女帝、神尊、帝荒、帝尊以及东荒女帝的身上,则都绽放了最为璀璨的光辉,叶辰自斩,不再是天道,他们却成了新天道,五尊荒帝,联合成天道。

  “这,是啥个操作。”

  太多人疑惑,弃血脉他们理解,咋还褪去了天道。

  “此宇宙,最高不过荒帝巅峰。”

  “他弃血脉、斩印记、褪天道,自是为更高的境界。”

  “这般说,就通俗易懂了。”

  众生皆明悟,若如此能进阶更高修为,自是值得,道无止境,已为荒帝巅峰的叶辰,已有资格超越荒帝,他,会走出一条...这个宇宙从未走出过的路。

  叶辰出了恒岳宗。

  与他一道的,还有东荒女帝。

  行走中,姬凝霜也褪去了仙体血脉,血脉回归原本。

  “果是近亲。”

  叶辰喃语,抬了手,将一缕还未散尽的瑶池本源,拈在了手里,瑶池仙体与上个天道,是有某种关联的,说其出自天道、说其与圣体是近亲,也没啥毛病,这也是两种血脉互换肉身,就会互开神藏的原因,只不过,相比荒古圣体而,仙体先前便缺了一种力量,或者说所有血脉都不具备,只圣体有。

  只因圣体,才是天道的嫡传。

  这些,皆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新的纪元已是新的开始。

  两人入了宇宙最峰巅。

  女帝、神尊、帝荒与帝尊,都已在那了,曾经的天道、新的五天道,于缥缈摆了茶桌,是叙旧也是论道,相互间,都有某种关系,任何力量都无法抹灭。

  “那,是大佬们的聚会。”

  不少至尊揣手,貌似只有看的份儿,根本上不去。

  足九日,此局才散。

  临走前,神尊与帝尊,还找叶辰约了一架。

  同阶对战。

  无人知成败。

  只知,神尊被挂树上了,小神尊被踹成了一坨。

  只知,帝尊也被挂树上了,小帝尊也成了一坨。

  为此,齊婳与梦魔还跑去玉女峰,给叶辰一顿好骂。

  打就打呗!

  偏偏打那个部位,这若上了床,干点啥嘞!

  “咋没把帝荒揍一顿嘞!”

  冥帝颇感遗憾,搞不好,也会把小帝荒踹成一坨。

  当夜,冥帝就被锤了。

  帝荒已是天道,冥帝想的啥,他门儿清的。

  “老夫想看的是,他与女帝干仗。”

  玄帝捋了胡须,也是一个极不安分的主。

  “去哪打?床上?”

  “嗯,英雄所见略同。”

  “该是惊天动地。”

  话题扯开,不正经的人才,都会不自觉的扎堆儿。

  叶辰走了,出了宇宙。

  自复活之后,这是他第一次出去,是寻刑字小娃、寻赵云,也是寻赵云家的宇宙,还有便是...永恒仙域,有太多未知,需他一一探寻,只为解开疑惑。

  宇外虚妄,还是那般浩瀚枯寂。

  即便他成了荒帝,即便位列最巅峰,依旧望不穿。

  虚妄深处,他默默驻足。

  若未记错,赵云他们家的宇宙,先前便是在这的,奈何此番再来,那个宇宙又不见了,多半是五尊天道,又把宇宙挪走了,至于又挪哪去了,鬼晓得。

  找寻的路,是极漫长的。

  足寻了一千年,都未见宇宙的踪影。

  倒是寻到了虚妄河。

  他一路随行,也曾真身入河中,如今他荒帝巅峰,已有这个资格了,相比当年哪!他与赵云何其的尴尬,稀里糊涂被卷入河中,到了连站都站不稳的。

  这条河,他跟了一千年。

  千年的岁月,他就躺在河中,静静的参悟。

  “原来如此。”

  千年终结,他一声喃语。

  虚妄河的秘辛,他已得了几分真谛。

  他未再跟,渐行渐远。

  宇外浩瀚无疆,他背影略显孤寂,不知走了多少年。

  峥...!

  不知哪一日,永恒仙曲响彻。

  昔年,需他曾与女帝合力弹奏,引出过小娃。

  此刻,他一人便可做两人事。

  荒帝巅峰大神通,无论走到哪,都能入女帝的梦。

  只可惜,弹琴千年,也未见小娃来。

  宇外,静的让他颇不习惯,好似,一切都归寂了,不见刑字小娃、不见赵云、不见虚妄花、不见棺中人,亦不见两尊魔,仿佛无边的黑暗,就只剩下他一个活人,走走停停几千年,连不明生物都未见。

  人为寻到,造化却有。

  来宇外第九千个年头儿,他化身成了永恒。

  第一万年,他终是超越了荒帝。

  诸天宇宙史上,他该是第一尊太荒境。

  他足千年未动,只仰看虚无。

  超越了荒帝,自有超越荒帝的眼界,似是望见了秘辛,是有关永恒仙域的,永恒的国度,能隐约望见了,但距此,无比的遥远,比虚幻的梦还更加遥远。

  “永恒之门?”

  他收眸,喃喃自语,眸光也变的明暗不定。

  “咱回去吧!”

  混沌鼎溜烟儿跑出,上窜下跳。

  老实说,不怎么待见宇外虚妄,到处都黑不溜秋,还是诸天好,人才扎堆,有事儿没事儿还能找人聊聊,有不少女帝器,还等着它泡呢?这是大事儿。

  叶辰不语,瞥向了一方。

  足有三五瞬,他才迈开了脚步,入虚妄更深处。

  那里,有一片魔海。

  魔海中,藏着一个老相识:虚妄魔。

  因他降临,魔海翻滚,一缕缕魔雾汹涌,该是虚妄魔,感知到了强大的存在,此番,所表现的是忌惮。

  也对,他已非太荒境。

  当年一战,自斩了一刀,还险些被打灭了。

  “前辈,别来无恙。”

  叶辰淡淡道,看了魔海,又环望了四周。

  确定只虚妄魔,未见虚无魔。

  “是你。”

  虚妄魔一惊,似认出了叶辰,当年只准荒帝圆满,如今再见,竟已超越荒帝,竟已是太荒境,这特么的,他开挂了?进阶的速度,也未免快的太吓人。

  震惊之余,还有愤怒。

  当年若非叶辰,他与虚无魔多半已灭了小娃。

  那一战,他们输了。

  也是那一战,他跌落了阶位,不止跌下了太荒境,还落了一身的伤,也是无法抹灭的那种,至今未复原,偏偏在这节骨眼上,遭遇了太荒级别的叶辰。

  想到这,他转身便遁。

  打?打毛线,他一人可战不过叶辰。

  “哪走。”

  叶辰一语枯寂,伸手探入了魔海,捉出了虚妄魔。

  “给吾...灭。”

  虚妄魔一声暴喝,祭了魔海,吞天灭地。

  铮!

  叶辰未动,体内斩出了一道永恒光,劈开了魔海,连带虚妄魔,也一并劈翻了,一路横飞虚妄足八万里,那厮也是荒帝不假,奈何初阶,远非他对手。

  啊...!

  虚妄魔怒嚎,顿的变了形态,成擎天巨魔。

  叶辰无视,一脚踩了下去。

  这一脚,足够分量,踩崩了虚妄魔躯,只剩元神,就这还想逃,被混沌鼎强势镇压,任他魔威毁天灭地,也挣不脱封印,一缕缕的元神,被强势化灭。

  “门在哪。”叶辰淡道。

  他口的门,指的自是永恒之门。

  也只有跨过那道门,才能真正到永恒仙域。

  “汝,永远也不可能知道。”

  虚妄魔狞笑,许是知道活不成了,自不会吐露秘辛。

  叶辰未曾语,直接搜魂。

  遗憾的是,虚妄魔的元神深处,有一道诡异禁制,所属太荒级别,触了那禁制,虚妄魔便开始分崩离析,元神寸寸崩溃,伴着狞笑声,化了一片虚无。

  这就尴尬了。

  好不容易逮住个活的,灰飞烟灭了。

  叶辰默默转身。

  若这一段旅途,那他,便是一个虚妄的游客。

  无人为他记录之光。

  无尽的岁月,他如一只游魂,浪荡在无边黑暗中。

  奈何,想寻的人一个都未寻到。

  人间蒸发了?

  叶辰不止一次这般问,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也可能是虚妄太浩瀚,而他所走所知,皆冰山一角。

  “永恒之门。”

  他的喃语一路相随,想知的秘辛,只有去永恒的仙域,才能真正解得开,问题是,他不知那座门在哪。

  赵云多半知道。

  可那货,也不知跑哪浪去了。